一个射书,一个盲书,两位大师同框表演,这是友谊?

二小书法

发布时间:03-2223:55

文/王呈祥

一个射书,一个盲书,两位大师同框表演,是友谊还是物以类聚?

左张强,右邵岩

人与人不同,鲁迅说:“有的专爱瞻仰皇陵,有的却喜欢凭吊荒冢。”你喜欢这个,他喜欢那个,你所喜欢的未必他就喜欢。倘你喜欢的他也喜欢,那你们很可能会成为朋友,悦耳的友谊叫“志同道合”,逆耳的友谊则叫“臭味相投”。

张强和邵岩是好友,不过,他们之间只能用逆耳的友谊来形容。张是中国四川美院的教授,邵是中国国家画院的研究员,之所以二人能成为好友,皆因有着相同的爱好——表演另类书法。张擅长“盲书”并以此闻名——把眼睛用布蒙上,在纸上或美女的身体上乱写;邵擅长“射书”且以此著称——把针管装满墨汁,在纸上或墙上乱射(见下图)。

张强盲书
邵岩射书

二人的友谊可谓“天长地久,日月可鉴”——一位出去演出时,必然会拉着另一位同往;一位受到网友抵制时,另一位则会予以袒护。好基友、好朋友、好兄弟,诸如此类的文字语言,似乎已无法形容他们的亲密关系。

前不久,“国际水墨艺术周”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建筑学院开幕,中国四川美院教授、著名两江学者张强先生受邀参加。据悉,本次张教授是以“驭墨”学术总主持的身份参会的。这头衔听起来就感觉很牛的样子,“驭墨”二字也很形象,骑在墨汁上奔驰,哈哈!以此等身份参加这样的国际艺术展,岂能忘了好基友,让他(邵岩)一并前往。

张强邵岩同框

到达比利时后,二人就像是脱缰的野马,在现场大肆表演“射书”和“盲书”。起初,邵大师在一条悬挂着的白布(也可能是白纸)上射墨,后来,张教授提笔凑了上去,在这条白布的背面写了起来(见上图)。

一个“射书”,一个“盲书”,二人同框且同时进行,场面甚是吸引人。老外大抵没有见过此等表演,所以看到后一个个都目瞪口呆,甚至有人感叹:“偶买噶!东方神奇的艺术,真让人大开眼界!”(下图便是二人合作出来的作品)。

邵岩张强合作的作品

在这场水墨艺术展上,张邵二人可谓出尽了风头,同时他们还让老外明白了什么是中国艺术。另外一方面,借此也说明了什么叫“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他们虽不是父子,但却不是兄弟胜似兄弟。

出国前,邵岩的“射书”虽然被一些投机者热衷,但是大部分民众都表示不能接受,并集体参与抵制。什么“邵岩侮辱传统文化”,什么“邵岩之行为是在扭曲书法”,什么“邵岩是艺术界的罪人”,等等诸如此类的谩骂和吐槽铺天盖地。一时间,“射书”邵岩成了全网公敌。

邵岩

对此,邵岩根本没有当回事,仅在社交平台上象征性地说了一句话,他说:“不要用你的眼光看我,因为我怕你看不懂!”之后,事情愈演愈烈,他也仅仅就是多说了一句:“老百姓根本不懂书法和艺术!”最后,事情到了没有权威专家介入就无法收场的地步,于是张教授出面了。

遭到网友这般抵制,当事人只是用语言象征性地回应一下。但张教授却非常认真,为了拉兄弟一把,他竟写了一篇数千字的文章,主要来说“射书”很有艺术性。不但如此,事后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射书”不但有艺术性,而且还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张强

有好事拉着你,有坏事袒护你,宁愿得罪天下人,也要力挺你。张强之于邵岩堪比管仲之于龅牙叔,甚至胜过《笑傲江湖》中的曲洋和刘正风!怎不叫人感叹?怎不叫人羡慕?因此有网友说: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也。

非著名哲人二小先生:对于“射书”和“盲书”,我不喜欢,甚至讨厌。不过换个角度想一想,他们俩也挺可怜的,为了坚持所谓的创新,把爹娘都搭上,整日被网友骂。尽管我们不能接受他们的创新,但是这种勇于创新的精神应该适当给点鼓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