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如织的磁器口 有一座抗战无名将士墓 墓前跪着汪精卫和陈璧君

发布时间:03-2218:56

磁器口,今天几乎是每一个到重庆旅游的游客必去的打卡胜地。这里以保存完整的旧式街道和各种重庆特色风味小吃吸引着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而就在磁器口喧嚣的背后,金蓉巷与幸福巷之间的空地上,有着一座抗战无名将士墓,而在这座纪念为国捐躯的中华儿女的墓前,一边还摆放着一个双手被缚,跪在地上一男一女两尊铁制人像。

这两尊铁铸跪像就如同岳飞墓前秦桧夫妻跪像一样,是投敌叛国的汪精卫和陈璧君两口子。因为游人较少会逛到此处,别说外地游客,就连许多重庆本地人也未必知道这两尊跪像的存在。那么这两尊铁铸跪像又是怎么来的呢?

1938年12月19日,任国民党副总裁、国民参政会议长的汪精卫在河内发表“艳电”,公开投敌。随后1940年3月30日,汪精卫又在南京成立伪中央政府,充当了日本侵华的傀儡政府,并干尽了祸国殃民的勾当。汪精卫也就此从曾经为了推翻满清不负少年头的英雄,成为了人人唾弃,不齿于人的汉奸卖国贼。

对于汪精卫的叛国投敌行为,遭到了包括重庆市民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反对和谴责,在声讨汪精卫的游行中人们用滑竿抬着一只狗,上面写着“汪精卫”三个大字。同时一人手持大刀,不断地做着砍杀狗头的动作。但人们还是觉得不能解气。

1940年初,有人提议为了声讨汪精卫投敌叛国的可耻行径,并让他从此遗臭万年,建议修建无名英雄墓,并在墓前浇铸汪精卫夫妻俩的铁像。这个提议获得了社会各界的热烈响应,其中冯玉祥将军更是大力支持,并积极奔走联系各界人士参与。在当时的重庆,人们纷纷解囊形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建墓铸逆”运动。

2月25日,重庆抗战建国无名英雄墓暨汪逆夫妇长跪铁像建墓铸逆委员会举行了筹备会议。吴稚晖、张继、郭沫若、沈钧儒、张万里等党政要员和社会名流及重庆市市长吴国桢出席。会议一致推举冯玉祥将军为主任委员,张继为副主任委员。

为了进一步向广大群众宣传“建墓铸逆”运动的意义,国民党元老吴稚晖还专门写了一篇名为《建墓铸逆像缘起》的文章介绍。在文章中吴稚晖在文中写道:“同胞们!注意呀:卖国贼汪精卫、贼婆陈璧君,一对狗男女!这种狗彘不良的蠢家伙,我们实在气他们不过,杀他们,剐他们,还出不了心头之气,终得叫他们永远跪在我们抗战英烈的将士面前,跪在我们壮烈牺牲的义士烈女面前,跪在我们受伤的英雄面前。”

1940年3月29日,重庆各界在都邮街举行了“建墓铸逆开工典礼”,这天也是汪精卫伪政权在南京举行“还都大典”的日子。在现场墙上绘有汪精卫、陈璧君、褚民谊、王克敏、周佛海和梁鸿志的画像,并写上了“遗臭万年”四个大字。在开幕仪式上,张继发言致辞:“汪逆夫妇,降敌卖国,出卖全国民众,举国共弃,行都民众发起铸逆运动,铸成汪逆铁像,用铁炼锁住全身,令其跪无名英雄墓前,以为后世汉奸者戒,如此忠奸辩,是非明,公理昭著 。”

在1940年4月20日的《新华日报》上刊登了两封关于“建墓铸逆”的读者来信颇有代表性。

一封是嘉陵江边乡村小学生的来信,他们在信中这样写道:“我们平日的生活都很痛苦,但是,我们对于妥协投降的汉奸尤其汉奸头儿--汪逆夫妇,都恨之入骨的。这次我们看到贵报登载建墓铸逆捐款运动,我们便不胜雀跃了!我们便自动的把我们小身体担炭或做工得来的钱都捐出来,一共凑得十余元。”这些小学生在自己捐款的同时,还自发的组织募捐队到附近乡村四处劝募,又募集到了三十六元。在信中这些小学生还写道:“(人们)虽有不同的生活环境,但是他们的爱祖国、爱战士、恨寇奸、反投降的坚持抗战的信念是一致的。 ”

还有一封是来自当时重庆电力公司曾家岩办事处六十四名职员的来信:“日寇东侵,三年于兹。其处心积虑,用在亡华。幸赖前方将士之英勇抵抗,浴血苦斗,始得保我大好河山!凡属黄帝子孙,固未能稍忘。然汪派汉奸,竟丧心病狂,置国家民族之生存于不顾,而投降妥协,妄立傀儡的政权,实为无耻之极,罪恶之尤者。同人等为响应‘建筑抗敌无名英雄墓及铸造汪逆夫妇长跪像’特集微资相助,以示同申义愤,而略表爱国之情。”他们共捐款81元。

汪精卫夫妇跪像由著名的雕塑家王临乙负责设计,做出的泥塑模型在1942年1月25日公开在磁器口凤凰山教育部美术教育委员会内向民众开放展览。当时重庆市民从四面八方涌来参观,一边看一边对着泥塑的汪精卫夫妇塑像吐口水唾弃,但这样人们还是觉得这样不够解气,于是拿起石头砸,举起扁担砍,一顿猛操作后将汪逆夫妇泥像打成了一堆烂泥,以至于很多老百姓都没来得及看到。

于是人们希望早日将汪逆夫妇铁像铸成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就在民众热情如火的同时,这时候的国民政府却想冷处理。因为汪精卫毕竟是作为国民党副总裁的身份投敌,如果铸造起铁像跪在墓前,毕竟让国民党感到脸上无光。所以整个铸造铁像过程一拖再拖,老百姓的那点捐款本来就十分有限,再加上物价飞涨,货币贬值,最终这场声势浩大,正气凛然的建墓铸逆运动竟然就此不了了之了。

进入21世纪后,为了弘扬爱国主义,唾弃那些卖国分裂分子,重庆沙坪坝区政府根据当年王临乙制作的抗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和汪逆夫妇跪像设计图纸,按照原图要求使用上等材料制作了抗战无名将士纪念碑,并用纯铁浇铸了汪逆夫妇跪像。

至此,当年重庆人民翘首以盼了一甲子的汪精卫和陈璧君两人终于跪在了抗战无名战士墓前。只不过现在安放的地点过于偏僻,以至于很少为人所知。希望以后大家再前往磁器口游玩的同时,别忘了去拜一拜抗战无名将士墓,唾弃一下民族罪人汪精卫和陈璧君!

参考资料:

1940年4月29日 《新华日报》

1942年1月23日 《中央日报》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