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九一八事变:东北军兵受命不抵抗挺着死,关东军轻易占领沈阳

发布时间:03-2220:11

【日军进攻北大营】1931年9月18日晚10时,关东军秘密炸毁了南满铁路线柳条湖段,并把三具身穿中国士兵服装的尸体放到现场,反诬是东北军所为,“九一八”事变爆发了。(这是一组反映九一八事变现场的老照片,是日本人拍摄)

【抗日志士被抓捕】众所周知,“九一八”事变爆发后,东北军执行不抵抗命名,结果关东军在短短几个小时里,就兵不血刃地占领沈阳。“不准抵抗,不准动,把枪放到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这是东北军收到的命令。

【日军进入慰安所】资料显示,“九一八”事变发生时,张学良远在北平,坐镇沈阳指挥的是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中将参谋长荣臻。60年后,当张学良获得人身自由时说:“我那时在北京,在医院养病。当时病刚好。那天我请英国大使去看梅兰芳唱戏。我听到这个报告,立刻回到家里下命令。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形,我不明白,所以我当时是……”

【关东军在集结】大家注意,第二天老照片中文字注释部分,最后出现了省略号。这并不是笔者有意为之,而是张学良在接受采访时自己没有说。晚年的张学良在回答“九一八”事变问题时,他显得格外谨慎,似乎有很多难言之隐。

【抗日志士被抓捕】“九一八”事变时,东北军独立第七旅驻守沈阳,参谋长是赵镇藩。赵镇藩后来回忆时说,“经过反复研究,我旅决定对于日军的进攻,采取‘衅不自我开,作有限度的退让’的对策。如果敌军进攻,在南、北、东三面待敌军进到距营垣七八百米的距离时,在西面待敌军越过铁路时,即开枪迎击;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全军退到东山嘴子附近集结,候命行动。”

【日军翻墙进入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面对关东军的挑衅,独立第七旅制定了应对策略:一、官兵一律不准归宿;二、加强营垣工事;三、继续加强侦察;四、为了防止敌军伪装我军官兵进行偷袭,特将我军官长改变姓名,更换符号颜色,放在兜内,以易于识别。

【日军占领沈阳兵工厂】沈阳兵工厂是张作霖最大的心血,也是张作霖成为“东北王”的最重要依靠,一度有着亚洲第一兵工厂之称。当沈阳沦陷后,关东军直接占领了这座规模极大的兵工厂。据粗略统计,关东军从兵工厂运走时日军抢走各式步枪95000多支、机枪2500多挺、手枪2600多支,大炮50多门,各种枪弹18亿多发、炮弹50万多发、还有大批火药、地雷以及各种器材、半成品等。如此轻易被日军占领,太令人痛心了。

【日军兵工厂前摆拍】当远在北平的张学良,接到沈阳沦陷消息后,似乎不为所动。多年之后,张学良也承认了这一点,“我嘱切戒我军勿乱动,速与日本顾问妹尾、柴山向日方高级将领交涉制止,由交涉者即向日本林总领事处接洽交涉……天晓之后,除报告政府请示外,我派员向日本北平使馆矢野代办交涉,彼答以不知其详。”

【东三省官银总号大金库(中央银行)】“九一八”事变时,沈阳究竟有多大损失,已经无法损失了。1932年出版的《国闻周报》纪念号,详披露了“九一八”事变对当时的沈阳经济造成的损失。粗略计算,“公私方面的损失合计至少200亿大洋。”

【日军在沈阳城内设置路障】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20万东北军执行不抵抗政策,致使东北大好河山轻易落入敌人,这是令人无比痛心的一件事。至于“九一八”事变东北军究竟为何不抵抗,张学良究竟又有什么难言之隐,也许永远是一个谜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