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一对90后小夫妻零彩礼裸婚,喜迎双胞胎后发现其中一个不对劲

黑土影像

发布时间:03-2219:30

我叫刘慧敏,家住安徽省宿州市埇桥区,和爱人双方家庭也都是一穷二白,当初为了能在一起,决定裸婚、零彩礼举行婚礼。婚后不久我便惊喜地发现自己怀孕了,第一次孕检就得到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双胞胎。

这个消息让全家人都特别开心,从此我就成了重点保护对象,整个孕期都被小心翼翼呵护着。去年5月,我在我们当地医院产下双胞胎儿子,哥哥取名杨思同,弟弟叫杨思正。图为两兄弟新生儿照片。

哥哥杨思同出生便身体发黄,医生说是新生儿黄疸,慢慢都会褪去,但还是开了药服用。几天后哥哥的症状并没有好转,看着儿子皮肤越来越黄,我们便来到皖北某医院,住进新生儿监护室。孩子开始每天照蓝光并且配合药物进行治疗,直到满三个月黄疸还是不。紧接着孩子开始排白便,小便反而越来越黄,我们感觉问题不简单。图为哥哥杨思同在医院。

我们匆忙来到徐州市某医院进行检查,最终在这里被诊断为“先天性胆道闭锁”,肝脏已经出现硬化,医生建议进行葛西手术。但手术后情况一直不见好转,反复高烧、拉肚子,我和老公杨文捷又开始在各大医院间奔波治疗。在天津市某医院住院20天,各种高级抗生素联合使用,终于退烧,可是医生说孩子的肝硬化已经达到四期,必须进行肝移植才能好起来。

我看着孩子不发烧了,精神也变好了很多,以为会慢慢好起来,可是就在我们出院的当晚,儿子又开始高烧抽搐,昏迷不醒。这次直接住进重症监护室,血小板和血红蛋白急剧下降,还做了腰穿手术。因害怕孩子烧成脑膜炎,也因病情一直控制不住,医院开始让我们再次转院。我们又跑了几家医院,都不肯接收孩子,最终来到上海仁济医院。

在上海仁济医院住院期间,孩子仍然每天低烧,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黄,精神也很差。b超结果显示孩子肺部出现严重感染,肝脏已经开始血流逆肝,脾肿大,腹水严重,医生建议我们尽早做移植手术。没敢再耽误下去,第二天就开了各项检查进行配型,最终老公和儿子配型成功。

听说老公要捐肝,公公婆婆开始的时候一直阻拦,害怕会对老公的身体造成影响,也害怕儿子挺不过这一关,最后人财两空。经过我和老公很长时间的沟通讲解,捐肝并不会对大人有太大的影响,最终才同意。图为夫妻俩守着还没有手术的大宝。

配型成功让我们看到了孩子生的希望,可是之前的治疗已经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移植的费用实在是掏不出来了。我开始打电话借钱,大部分亲戚朋友已经帮我们很多了,这一次也都拿不出多少钱来。

眼看着孩子一天比一天严重,作为父母却无能为力,我着急了。我跑到孩子的主治医生那里,和他说明了家里的情况,他看我们可怜,也是看孩子实在是太严重,好心给我们担保允许欠费手术。当时我感动得说不出话,只是一直说谢谢,我很庆幸遇到这么好的医院和医生。

去年的12月25日,在孩子仍然有肺部感染的情况下,和老公同时被推进手术室,进行了肝脏亲体移植手术。那一天我等在手术室门外,心中牵挂着两个最亲爱的人,眼泪再也控制不住。

还好手术一切顺利。手术后儿子直接被送进重症监护室,老公手术后恢复得不错,睁开眼睛就问我儿子的情况,完全忘记了自己也刚刚做了一场大手术,第二天甚至还试图说服我跑去另一栋楼探视孩子,在我的多次拒绝下才彻底死心。

由于我和老公带着大儿子四处求医,小儿子只能狠心断了母乳,交给也有一身病的婆婆照顾。大儿子第一次住进重症监护室不能探视,我就抽空回老家看一眼小儿子,本以为他会委屈大哭,可他竟然完全不认得我,就连抱抱他都不肯,当时的心情真的特别难受,十月怀胎,却给不了他陪伴和爱,希望他长大后能理解妈妈的不容易。

很期待我们一家可以早日团圆,那一定会很幸福,可是接下来的治疗费用又难住了我。医院欠着费,后期的抗排异治疗也需要一大笔费用,如今老公刚刚捐肝,也没办法出去上班,一家人彻底断了经济来源,我和孩子该何去何从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