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成为吹哨人?是他将曼城的秘密昭告天下

足球周刊

发布时间:03-2210:26

曼城被欧足联禁赛让所有人再次见识到“足球解密”网站影响力之大,而网站操盘手鲁伊·平托如今却面临着葡萄牙当局的指控以及可能长达25年的监禁。这位31岁的年轻人身上有着太多谜团。

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天,鲁伊·平托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反常。

自从将匈牙利的布达佩斯认定为第二故乡后,这个出生于加亚新城的葡萄牙男子,便远离了自己长久支持 的俱乐部——波尔图。借助于大学的交换生项目,主修历史专业的他开始在此地学习、生活、融入异乡,他说,这个城市的一切都值得热爱,他希望自己能永远住在这里。

如果不是便衣警察的突然出现,一心琢磨着家事的鲁伊·平托,本应该跟父亲和继母享受完一顿丰盛的大餐——就像过去几年的每次聚会一样。2019年1月16日,在那一天的傍晚到来之前,鲁伊·平托的日常平稳有序,他在自己家中迎来了父母,在厨房的忙活,然后又去附近的超市买了点东西。

然而,就在那条每天都要经过的老街上,与父亲并肩而走的鲁伊·平托,突然被两个陌生人挡住了去路。 从身份证、衣服口袋到背包,犹如电影情节的搜身检查一样不落,不再需要更多的博弈了,那张写满匈牙利语的欧洲逮捕令,让鲁伊·平托心知肚明。几分钟后,这个被戴上手铐的葡萄牙男人,在九位警察的监视下,回到家里打包了自己的东西,还上交了3个U盘和14块移动硬盘。有个警察告诉他:“你永远都不会回到这里了。那一刻,自称从没有隐藏过身份的鲁伊·平托破功了,他不再是那个 “足球解密”网站的操盘手、那个让足坛大佬们心惊胆战的“约翰”了。全名为鲁伊·佩德罗·贡萨尔维斯·平托的他,必须要直面来自现实世界的各种诉讼。

扳倒曼城

过去一年,年至而立的鲁伊·平托已经没有人身自由,他在布达佩斯接受了“软禁”,目前又在里斯本市中心的看守所,等待着法院的开庭。不过,他的故事仍在传播,他得到的球迷支持层出不穷,而那些由“足球解密”和权威媒体公布的秘密文件,依然在“狩猎”着隐藏无数秘事的超级豪门和世界足坛。

近日,BBC的王牌节目《当日比赛》,为英超积分榜上半区的欧冠资格战推出了新版宣传片:习以为常的 “争四大战”,突然变成了“争五大戏”,从目前第5名的曼联,到升至第10位的伯恩利,区区4分的差距,提前预定着本赛季冲刺阶段的主线剧情。

两年欧战禁赛,3000万欧元罚款——这份由欧足联开出、曼城签收的“情人节礼物”,既是城市足球集团的噩耗,也成了其它球队的希望。据说,伴随着“争五大战”的硝烟弥漫,一些英超俱乐部认为,违反财政公平政策的曼城,理应在国内赛场也受到相应的惩罚。

专注于球场的曼城将士或许并不完全清楚,这张重量级罚单的酝酿与产生,已经跨越了整整六年。早在2014年5月,欧足联就对高举金元大旗的曼城严加看管,在认定俱乐部存在违规行为之后,4900万镑的罚款和报名人数的削减,宣告了相关调查的结束。

而事态急转直下的拐点,发生于2018年11月初。作为深得鲁伊·平托信任的合作伙伴,得到大量私密邮件的德国《明镜》周刊,连续四天发出了长篇报道,第一次将曼城规避财务公 平政策的“长弓计划”公之于众:包括肖像权收入的遮掩,以及自掏腰包的巨额赞助。虽然曼城俱乐部与欧足联调查组的博弈旷日持久,但是这些绝对真实的、硬核的秘密资料,最终成为了欧足联对“蓝月亮”施予处罚的直接证据。

对于鲁伊·平托和《明镜》周刊而言,此番出自欧足联的重罚,足以被视为“吹哨人”和媒体正义的胜利。只是,鉴于纷繁复杂的的处境,这样的胜果注定无人喝彩,总会被贴上 “黑客”或“敲诈者”标签的鲁伊·平托,首先要应付针对自己的指控。

二月最后一周,鲁伊·平托与律师代表对葡萄牙当局提起的诉讼,见诸报端。他们认为,在葡萄牙对接匈牙利进行引渡和开启法律程序的过程中,存在着不当行为,葡萄牙方面的一 些行动非常具有攻击性,并不符合欧盟法律的相关规定。从2019年1月被警方带走至今,自称对葡萄牙司法制度毫无信任的鲁伊·平托,与其律师团不止一次上诉,但截至目前,绵长的博弈还是难分高下。

曾经的“球痴”

作为鲁伊·平托的代理律师之 一,曾经为阿桑奇和斯诺登效力过的威廉·博尔顿大名鼎鼎,在他看来,“对于欧洲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史无前例的案子。我不能解释他是如何拿到那些文件的。我唯一能说的是,这个故事的源起在于对足球的热爱,当他发现自己获取的信息,就是伤害足球的元凶时,这就产生了一 种多米诺效应。无论舆论有怎样的传言,至少在他的态度中,我没有看到任何贪婪。”

软禁、黑客、7000万份保密文 档、3.4TB的打包信息、死亡威胁,还有可能判决的25年监禁……不知道在等待开庭的日子里,从波尔图大学文学院肄业的鲁伊·平托,是否会怀念那些只为足球而痴迷的尚好青春。

说来有些唏嘘,鲁伊·平托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就是从足球比赛开始的:评论员的言语和球员的名字,构成了他对文字的初识。而从4岁起,他已经开始在周末之夜对着电视机翘首以盼了,那些反复播放的比分、进球和助攻,都被他记到了自己的数据本上。每一个从小与足球为伴的孩子,大多都拥有过这样的故事。

11岁那年,鲁伊·平托的家庭遭遇重大变故,由于罹患晚期淋巴癌,他的母亲玛利亚不幸离世。自那之后,这个鞋匠的儿子完全变了,他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却再也找不回以前其乐融融的日子。很快,失去方向的鲁伊·平托开始逃课、自闭、通宵上网,他在学校里如同隐形,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唯独在波尔图登上欧冠王座的日子,他才找回了久违的快乐。一位高中老师回忆说:“鲁伊·平托本可以成为班上最好的学生,但没办法,他并不愿意这么做。”

进入大学后,逐渐拓宽认知的鲁伊·平托,对于葡萄牙的社会现实感到失望,目睹着或近或远的劳苦奔波和一无所有,他不再认为这里是适合自己奋斗的地方。2013年,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鲁伊·平托在交换生的 项目中无缘巴黎或伦敦,而是选择了欧洲著名古城——布达佩斯。这样的决定没有让他后悔,多瑙河畔的心旷神怡,让他感受了一个个微风沉醉的夜晚。

但在当年9月,短暂回到家乡的鲁伊·平托,卷入了一起银行诈骗案, 由于个人账户出现了两笔反常的大额交易,采集银行服务器数据(自称在研究离岸银行的运作体系)的他被怀疑运用了“黑客”技术,为自己谋利。2014年夏天,坚称是系统出错的鲁伊·平托与银行达成和解,前前后后, 他没有遭到任何具体的指控。

“我没有犯罪!”

时至今日,没有人知道喜欢过C罗的鲁伊·平托,究竟是怎么搞到那些邮件的。他说,自己并非独来独往的 “黑客”,只是汇总着那些从权威消息源得到的资料,仅此而已。而这样 的辩白是否属实,同样无人知晓。按照鲁伊·平托的说法,他之所以要来趟足球世界的浑水,是因为受到了国际足联腐败案的触动,“那些人让我看到了,这个圈子出现了太多非法的东西。”他的行动随即开始。

鲁伊·平托的第一个下手对象Doyen Sports Investments, 是一家注册于马耳他的体育投资公司,依仗于对第三方所有权的把控,活跃于各个转会交易中的灰色地带。在一次跟随波尔图死忠球迷远征观赛时,鲁伊·平托听到了这家公司的事情,不久后,他便通过一阵神秘的操作,获取到了自己需要的资料。

不同的人为鲁伊·平托贴上不同的标签,有的人视他为英雄,有的人则想把他扔进监狱。

彼时,鲁伊·平托并没有第一时间对外公布结果,他只是通过聘请的律师,向Doyen Sports Investments 和相关俱乐部(包括里斯本竞技)开出了交换信息的价码——他的律师甚至与对方见面,但交易并未成形。虽然在事后辩解称,自己就是想看看,“为了不让秘事泄露,他们到底愿意掏出多少钱”,并且顺带验明文件的真假,然而葡萄牙人涉嫌欺诈的行为,终究促成了那张欧洲逮捕令的产生。

“赚钱从来不是我的目的,我就是想揭露他们的真实面目。”在去年“软禁”期间接受采访的时候,鲁伊·平托一直在反复强调着:他从没有通过获得私密资料的方式,换取过任何钱财——“我不是黑客,我更没有犯罪。”

2015年9月29日,来自葡萄牙《纪录报》的专栏作者——安东尼奥·巴雷拉,收到了“足球解密”对外发出的第一封邮件。出于职业的本能,这位经验丰富的媒体人点开链接,一句网站的葡语欢迎词随即映入眼帘: “欢迎来到足球解密”。很快,安东尼奥·巴雷拉的直觉告诉他,这些从天而降的文字和合同,应该都是真的。

三个多月后,当“足球解密”声名鹊起时,鲁伊·平托结识了《明镜》周刊的记者拉斐尔·布施曼,他们在匈牙利的布达佩斯第一次见面,然后在某家塞尔维亚餐厅一起看完了皇马对罗马的欧冠比赛。临别之际,鲁伊·平托塞给了布施曼两块移动硬盘,世界足坛的蝴蝶效应就此展开。

葡萄牙足球从不缺少流量担当: C罗、门德斯、菲利克斯、穆里尼奥,还有现在的鲁伊·平托。有的人要把他扔进监狱,有的机构想与他通力合作,有的俱乐部仍在担惊受怕。

充斥着野蛮游戏的足球世界,或许还将受到“足球解密”的影响——公平?透明?迟来的正义?哪怕只有一 点也好。只是,鲁伊·平托与畅想之中的安稳生活(他本来要在2019年2月搬到巴黎),可能越来越远了。

“你对足球太狂热了,它会把你的生活彻底毁掉的……”很多年以前,鲁伊·平托的父亲曾对他这样说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