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画家用人体表演“蠕动书法”,是让人享受还是遭罪?

二小书法

发布时间:03-2123:04

文/王呈祥

美女画家用人体表演“蠕动书法”,是让人享受还是遭罪?

当某些事物发展到一定极限时,想要更进一步是非常不容易的,书画就是这样。而书画家在承上启下的过程中,倘若方法方式不正确定会“走火入魔”,那个用针管表演“射书”的绍延,那个闭着眼睛写“盲书”的张强,那个用毛笔瞎写“乱书”的王冬龄,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蒋涵萱

前不久,网友又爆出一位书画“走火入魔”者,而且还是一位女子,她直接用自己的身体当作工具写书法!将身体蘸满墨汁,然后趴在宣纸上蠕动,场面与《唐伯虎点秋香》中唐寅摆弄祝枝山的镜头很像,不过她的动作幅度要比祝小得多,和蛆爬似的,一缩一伸很是另类,虽然搞笑,但又让人觉得不堪入目。

据了解,此人名叫蒋涵萱,毕业于杭州师范大学(马云也曾是这个学校毕业的)美术学院,曾在美国加州洛杉矶分校进修中国古代美术史,不但善于书画而且还会摄影,蛆爬之场面,则是前不久她在欧洲一项国际艺术会上的表演(见下图)。

蒋涵萱用身体在创作

为了能够充分发挥,这次表演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类似连体短裙的黑色衣服,80%以上的腿都在外面露着,据说要不是主办方有规定,就不穿了(这画面也忒刺激了)。然后将自己的身体正面涂上墨汁,踉踉跄跄步入事先铺好的宣纸上。此刻,她缓缓俯下身,慢慢趴下,双臂打开撑在宣纸上,身体笔直,其状就像我们日常所做俯卧撑,最后双臂伸开成匍匐状,便开始了表演。

当时的表演盛况具体是什么样,我们未到现场,故而无法知晓。不过,从网友提供的照片来推测,无非是身体一伸一缩,一进一退,或利用双手在纸上转圈,或用臂膀蹭,或用手拍打,总之就是将身上的墨汁都蹭在纸上即可。蹭到什么时候结束呢?从纸的一端蠕动到另一端。

蒋涵萱用身体在创作的作品

(上图)这便是她用身体蠕动出来的作品。两条粗壮的线条是用大腿蹭出来的,边上的五指花是用手拍打按压出来的,这与我们上面的推测基本吻合。

最终蠕动出来的作品是啥玩意儿,又是否具有艺术性,也许用近来网络上的一句流行语能回答:“一般中国人不用来看,就让老外来看,看完还要问他ok不ok?够的不够的?哈啦瘦不哈拉瘦?”说到这,我竟然没有忍住笑了,请原谅。

蒋涵萱

回想一下她的创作过程,总感觉怪怪的,一圈围的都是观众,把所有目光聚焦在她那蠕动的身体上,这场面不禁让人想起耍猴,真不知当时她的内心是怎样,若是我肯定会无比煎熬。

事实上,蒋涵萱是一位比较传统的青年画家,以往她绘制的“峥嵘岁月系列”和“水墨写意系列”件件不离传统,看下面两张作品,便可得知。

蒋涵萱以往的作品
蒋涵萱以往的作品

为何这次要一反常态呢?难道真如开头所说那样,作品已无法再突破,因此“走火入魔”?或许是,或许不是。不过,看看这次一同参会的中国的其他代表,或许从中能找到答案。

据悉,中国代表除蒋涵萱外,还有那位以“射书”著称的书法家邵岩,以及那位以“盲书”闻名的川美教授张强。偶买噶!难怪她会一反常态,原来是与这两位搞到了一起。俗话说“跟着啥样的人,自己就会变成啥样的人”,有此二人助阵,不另类不蠕动都难。

右一蒋涵萱,右二邵岩,左一张强

非著名哲人二小先生:无论用什么样的形式去创作艺术品,我们都应该予以尊重。但是,请切记:艺术是让人享受的,不是让人遭罪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