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巢兵败被杀,数十名姬妾被俘获,唐僖宗处置她们的方式令人不齿

发布时间:03-2118:14

公元884年,农民起义领袖黄巢战死于虎狼谷,结束了他轰轰烈烈的一生。

黄巢虽然是农民领袖,但其出身却并非农民,而是一个私盐贩子。凭借贩卖非法的私盐,黄家积累了大量财富。由于家境殷实,黄巢受到了最好的教育。因此自幼年以来,黄巢便饱读诗书,且精通骑射之术,是远近闻名的神童。

据说,黄巢5岁就会写诗,而且出手就不凡。他以菊花为题,随手便撰写出一个千古名篇:

“飒飒西风满院栽,蕊寒香冷蝶难来。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在很多人看来,黄巢的这首诗,说明他从小就有炽烈的反抗精神和权力欲。甚至有心理学家认为,黄巢可能天生就有反社会人格。

黄巢长大后,曾参加进士考试。与后世的洪秀全一样,黄巢同样名落孙山。不过和只会写打油诗的洪秀全不同,黄巢确实有诗才。黄巢没有考上进士,确实有点不公平。其后,黄巢又参加了几次考试,仍以失败而告终,在极度的仇恨之下,黄巢再次祭出一千古名篇——《不第后赋菊》: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此后,黄巢彻底放弃了科举之路。他要造反,要推翻不公而腐败的政权,他要通过“满城尽带黄金甲”而成为青帝,从而让象征着自己的“菊花”与桃花一起开。

公元874年,黄巢贩卖私盐的“同事”王仙芝在濮阳造反,自称“天补均平大将军”,而早就心怀异志的黄巢,也率众造反,队伍很快就扩大至几万人。他们流动作战,连续攻占河南、山东多个州县,黄河流域为之大震。

公元877年,王仙芝兵败被杀,黄巢继承了他的位置,成为了起义领袖,自号“冲天大将军”。而黄巢根据唐朝藩镇林立的特点,发明了历史上著名的流动战术。而黄巢,也成为了中国第一个大流寇。一路上,黄巢率领起义军避开唐军主力,在诸藩镇之间转移腾挪,避实就虚。

公元878年,黄巢先是率军杀到浙江,然后又攻入福建。第二年,黄巢一路向西,杀进了岭南,并一举攻占南方重镇——广州。在广州,黄巢大肆杀戮当地的阿拉伯和波斯商人,根据阿拉伯史料记载。在广州,有20万穆斯林被杀。

公元880年,黄巢率领60万大军浩浩荡荡地打过长江。各藩镇为了保存实力,对黄巢的进军听之任之。到了当年契约,黄巢攻陷了东都洛阳,逼近长安。

唐僖宗见洛阳失陷,心知近在咫尺的长安已不可保。于是他和自己的祖宗李隆基一样,仓皇逃亡成都,而黄巢也兵不血刃的杀入长安,建国号为“大齐”。起义军宣称“黄王起兵,本为百姓”。因此黄巢在长安大肆杀戮唐朝的宗室和官吏,剥夺了富户的财产。

当然与百姓均富不过是黄巢的托词,他们所抢掠的财富,自然都落到了自己的腰包。不仅如此,黄巢还将达官显贵的妻子、女儿掠为自己的姬妾。正如韦庄《秦妇吟》所述:

“华轩绣毂皆销散,甲第朱门无一半。含元殿上狐兔行,花萼楼前荆棘满。昔时繁盛皆埋没,举目凄凉无故物。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

然而黄巢之所以能攻破长安,并非他的军事才能有多么出众。他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完全是因为各藩镇的纵容。黄巢攻占长安并称帝后,很快便成为各藩镇的众矢之的。因此,黄巢攻占长安是其事业的顶峰,也是他末日的开始。

为了镇压黄巢起义军,唐朝向游牧民族——沙陀部落求援。而沙陀酋长李克用率领4万骑兵,驰援于关中。很快,诸道援军云集于关中,对长安形成围攻之势。在长期的围困下,黄巢军的兵源和粮食供应都成了严重的问题。

到了公元882年,黄巢帐下大将——朱温向唐朝投降,农民军因此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一年后,义军被迫撤离长安,又在长安、河南转战了一段时间。

黄巢在长安的失败,让他失去了一呼百应的能力。公元884年6月,黄巢与唐军激战于泰山虎狼谷,最终被杀,而他的姬妾也全部被俘。

根据《资治通鉴》记载,黄巢在他最后的时刻,确实已经山穷水尽了:

巢众殆尽 ,走至狼虎谷 ,丙午,巢甥林言擒斩巢兄弟妻子 ,将诣时溥; 遇沙陀博野军,夺之。

而在黄巢战死前,还有一段神奇的童谣:

“黄巢走,泰山东,死在翁家翁。”

而黄巢,也确实死在了一个居住在泰山的翁姓人家的屋内。

黄巢死了,其妻妾的命运同样让人感叹。据《资治通鉴》记载:“上御大玄楼受之。宣问姬妾:‘汝曹皆勋贵子女,世受国恩,何为从贼?’”

简单翻译来就是,唐僖宗得意洋洋地亲审黄巢妻妾,并义正辞严地指责她们:“你们都是勋贵之家的女子,世代受国家的恩惠,为何要委身于贼?”

一位黄巢的姬妾们自知必死,慨然说道:

“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

也就是说,黄巢如此狂悖,国家以百万之众,尚不能敌,而且还丢掉宗庙,逃到巴蜀。陛下你不能击败贼寇,反而指责一女子,你将那些公卿大臣置于何地了?

这名勇敢的女子,将唐僖宗骂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活像一个霜打的茄子。他挥了挥手,将她们尽皆杀戮于市场。监斩官怜悯于这些女子,为了让她们减轻痛苦,于是让她们在死前喝了许多酒。

其他女孩们边哭边喝,不久在醉卧中受死。最后唯独那位羞辱僖宗的姬妾“不饮不泣,至于就刑,神色肃然”,最终从容赴死。正所谓“十万将士齐卸甲,竟无一人是男儿”。唐僖宗的失败,却拿一群弱女子来开刀,实在是可笑至今,可鄙至极。

《资治通鉴》中黄巢姬妾的命运,并非源自于《旧唐书》《新唐书》这样的正史,而源自于《锦里耆 旧传》。很显然,司马光想借这段记载,讥讽那些色厉内荏、外强中干的庸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