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号背后的野心:腾讯自救式突围,单季收入首破千亿!

张书乐

发布时间:03-2111:21

文|张书乐

3月18日,腾讯控股发布2019年财报。腾讯2019年Q4收入1058亿元,单季度营收首度破千亿;全年营收3772.89亿元,同比增长21%,净利润943.51亿元,同比增长22%。这是腾讯集团在2018年9月底调整组织架构后交出的首份年报。

在腾讯四大主营业务板块中,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营收1013.55亿元,增长强势,逼近网络游戏的1147亿元营收,分别占总营收的27%和30%。社交网络和网络广告(包括社交广告和媒体广告)紧随其后。腾讯表示:“我们的战略重点是进一步深耕消费互联网并巩固领先地位,拥抱产业互联网机遇。”

同时,腾讯近期在短视频、在线影视和游戏等泛娱乐领域的变化,也备受媒体关注。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郑婷婷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在以下三个问题上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其一,微信的视频号能否和快手抖音作出差异化?

今年3月,微信悄然上线“视频号”,且入口就设在“朋友圈”下面,重视程度可见一斑。业内认为,微信选择在此时开通视频号,是腾讯长期以来在短视频业务上的诉求所致,也是疫情突发之时,信息得以快速生产和流动下的一次决策加速。

愚以为,最大的差异化来自其算法首先依靠微信关系链的熟人和半熟人网络,依靠群落属性接近的原则,形成第一波有效地精准达到,进而随着每一个打开看的用户而再次传递给该用户的圈层,逐步通过涟漪扩散,形成相对精准的用户触及。

而且随着每一次传播过程的数据采集,进一步丰富人物标签,为未来涟漪状态下的传播的用户优选,提供参数。

这是微信的先天优势,而且有可能打破信息茧房这个算法推荐的老问题。

其二,腾讯视频亏损30亿元,比爱奇艺少70亿元,原因有哪些?

值得注意的是,腾讯视频业务亏损大幅缩窄,全年营运亏损减少至30亿元以下,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相比之下,爱奇艺2019年运营亏损达93亿元。财报中指出,“我们在投资及生产自制内容方面逐渐纯熟,尤其是在电视剧、动画片及综艺节目方面。我们将自有IP拓展至不同内容形式,如将网络小说《庆余年》改编为电视剧并大获成功。”

愚以为,尽管缺少自己自制节目(网剧、网大、网综)上能够承继的品牌吸引力,但庞大的版权库,则让其较之优爱有更多的吸引力,同时在使用体验上腾讯也较之优爱更贴合用户。

此外,在刺激用户购买和消费的能力上,以及周边产品衍生链,特别是游戏领域的直播、赛事和内容的更加丰富,在泛娱乐和游戏用户高度重叠的状态下,都具有复合效应。

其三,腾讯游戏寻求出海,并且一直在收购国际顶级游戏工作室,这是否会进一步拉大优势并形成垄断地位?

出海和精品化本身就是游戏产业里的主流趋势,而腾讯游戏在依托自身社交渠道的分发优势后,一直都是买买买和造造造双料出击。

据不完全统计,过去十年内腾讯在海外游戏市场共发起超33笔投资并购交易。

2016年6月,腾讯收购Supercell的84.3%股权,价格为86亿美元,公司整体估值为102亿美元。Supercell此前开发了著名的《部落冲突:皇室战争》《部落冲突》《海岛奇兵》和《卡通农场》等游戏,仅2015年,Supercell的营收就达到23.26亿美元,纯利润达9.64亿美元。

此外,近年来,腾讯也陆续收购Epic Games(持股48.40%)、动视暴雪(持股6%)、CJ Games(持股28%)、Riot Games(持股100%)、Supercell(持股82.2%)等公司。

腾讯依靠其强大的资本优势,买进好工作室为了造好游戏,同时内部养蛊,同类型多款游戏同时竞争,左右互搏下杀出一个爆款,进而不断的通过爆款来稳定其地位。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