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往事: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发布时间:03-2106:10

1

民国有名的那些人,很多人的道德水平照现在看就是渣男渣女级别的,包括很多大师。

比方说郁达夫和他夫人王映霞的纠葛,简直可称为一场大戏。

王映霞号称杭州第一美女,郁达夫抛弃原配孙荃抱得美人归。

王映霞生活过得很好,据说每月有二百块的生活费,二百块在当时是一笔巨款,当时陆续在大学教书,每月不过二百块钱的工资,在大学当图书管理员每月不过十多块。

为了挣钱郁达夫需要出外谋生。

郁达夫有位仰慕者叫许绍棣,当时任浙江省教育厅厅长,他很仰慕郁达夫的文才,经常来拜访,但是郁达夫忙啊,经常不在家,1936年郁达夫孤身下福州,家里只留下王映霞一人,这样许厅长来了,更是需要她热情接待了,一来二去这俩人打得火热。

郁达夫知道后大怒,发表了著名的寻人启事:

王映霞女士鉴:乱世男女离合,本属常事。汝与某君之关系,及携去之细软衣饰现款契据等,都不成问题,唯汝母及小孩等想念甚殷,乞告以住址。郁达夫谨启。

后来经人劝说,郁达夫和王映霞和好,离开杭州,一起去了新加坡。

许绍棣娶了孙多慈。据说孙多慈也是王映霞介绍给许绍棣的。

孙多慈是徐悲鸿的学生,曾经插足徐悲鸿和蒋碧薇的感情,但是在父亲的干涉下孙多慈于1940年嫁给许绍棣。

1949年孙多慈随许绍棣去了台湾。

1953年在台湾中山堂孙多慈再次见到当年的情敌蒋碧薇,两位当年的情敌见面,两人都失去了那个男人大约没有恨了吧,蒋碧薇和她说的第一句话是:

“徐悲鸿已经在北京逝世了,师母对不起你们俩。”

孙多慈悲痛欲绝,为徐悲鸿守孝三年。

王映霞和郁达夫到了新加坡后,没多久再次离家出走,和郁达夫彻底决裂。

一个美女见识过权贵的世界后,很难再过文人清心寡欲的日子。

就像有人建议千万别让自家媳妇去金店工作,因为她每天看到别人家的老爷们三万五万给媳妇买首饰,再回家看看自家爷们每月三千五的工资,他会心理失衡的。

当年郁达夫要去杭州落户时,鲁迅曾经力劝郁达夫不要回杭州,郁达夫没听,看来鲁迅先生真的睿智。

2

大清重臣直隶总督北洋大臣端方,手底下有一得力干将叫陶宝骏,这哥们别的本事没有,贪钱是把好手,在大清朝贪了数十万两的银子,这些钱存在他上海一个相好姘头那里,那女人是上海滩名妓,名叫沈秋水。

辛亥年,大清完。

陶宝骏回到上海,想到自己老家镇江拉起一帮人来啸聚一方,反正他有的是钱,民国那会儿有枪就是草头王,陶宝骏有钱,有钱人枪都不是问题。

时任上海都督陈其美知道了这个消息,他觉得陶宝骏这个雷得排。

一天陈其美摆了鸿门宴邀请陶宝骏,陶宝骏大约觉得自己算是一号人物,大摇大摆的来了。

陈其美不是项羽,没有妇人之仁,干脆利落的枪毙了陶宝骏。

陶宝骏一死,他数十万贪污款就落到了沈秋水手中。

沈秋水有一个恩客,知道钱落到她手中时,向她求婚,表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

这人叫史量才。

娶了沈秋水,陶宝骏的钱也就姓了史。

男人有钱必须要创业,1912年,史量才与张謇、应德闳、赵凤昌等人以12万购买了《申报》,史量才出任总经理。

这种故事其实在历史上一直在重复出现,所以有些人辛苦捞钱,挣得钱却未必是自己的。

3

《再别康桥》是现代诗的典范, 即使现在看依旧是精品。

徐志摩写诗是把好手生活中却未必。

为了追求自己心中的爱情,徐志摩抛弃了发妻张幼仪,开中国近代史离婚先河。

当时张幼仪已经怀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徐志摩让她去打掉,张幼仪说有生命危险,徐志摩说了那句著名的话:

“坐火车也是可能会死人的,难道你就不坐火车了!”

这句话把徐志摩牢牢钉在民国第一渣男的位子上。

和张幼仪离婚后,徐志摩再没有管过他的两个孩子,全心全意寻找自己灵魂的伴侣。

追求林徽因未果后,徐志摩搭上了有夫之妇陆小曼。

一番折腾,林陆结婚。

这是一段不被祝福的婚约,徐家反对,徐志摩老师梁启超的祝福词几近破口大骂。

婚后花销大增,徐志摩四处奔波挣钱。

1931年为了听林徽因的演讲,徐志摩图便宜搭乘邮政的一班飞机,罹难,年仅34岁。

徐志摩去世四年后,陆小曼和翁瑞午同居。

离婚后,张幼仪成了女企业家。

徐志摩去世后张幼仪给徐志摩的父母养老送终,抚养徐志摩的儿子长大成人,编撰出版了《徐志摩全集》, 1954年征得儿子同意,张幼仪再婚。

她晚年曾说:

我这辈子从没跟什么人说过“我爱你”。如果照顾徐志摩和他家人叫做爱的话,那我大概是爱他吧,在他一生当中遇到的几个女人里面,说不定我最爱他。

徐志摩一辈子都在追求完美的爱情,这种爱情或许早就在他身边了,只是他没有发现。

文:薛白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