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岁学网红做直播,贫困县长们为带货拼了|百家故事

真实故事计划

发布时间:03-2012:57

本文收录于百家号精品栏目#百家故事#中,读百家故事,品百味人生。

近年来,“县长直播”渐成风潮。全民直播时代,镜头为乡镇的发展带来了更广阔的想象空间,越来越多的基层公务人员走进直播间,用屏幕为乡亲带去便利与服务。而在此次疫情期间,直播间里的县长为了“带货”,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

当县长走进直播间

刚接过收音麦克,周林还有些紧张,嘴里念叨着“嗯,是,刚才有人猜对了,那个我、我是四川人”。

四周声音嘈杂,五场农产品直播正在长春欧亚大卖场中同时进行。工作人员大声说着:“今天非常荣幸,能请靖宇县副县长来到我们直播间。”周林像是没有听见,直直地盯着直播屏幕。

两分钟后,趁工作人员发放优惠劵的空档,他从桌子上拿起一罐蒲公英茶,瞬间放松不少,像是回到主场,流利地介绍起蒲公英茶的加工流程,“东北地区土质肥沃,土壤有机质含量高,所以长白山产的蒲公英根茎较粗……”偶尔有网友送出卡通墨镜,挂在脸上。

为帮助靖宇县上万名农户销售农产品,副县长周林在抖音开启了人生中第一场直播。

靖宇地处长白山西麓、松花江左岸,为国家级贫困县,盛产优质人参、红松籽、榛子等山货,村民们也大多以此为生。

春节前后本该是销售旺季,然而受疫情影响,商贩无法进村收货,村民们采来的山货只能堆在家里,加工好的产品运不出去,厂商资金回笼也出现困难,传统商业模式近乎停摆。

负责扶贫工作的周林为此焦头烂额。2月28日,县工信局发来通知,需要他录制一条推广红松籽和榛子的短视频。那时他刚从北京返回县里,还处于居家隔离期,只好站在客厅的白墙前,左手举着一盒榛子,右手举着一袋红松籽,呼吁各地采购商前来合作。

图|周林正在推广农产品

简单的两条视频引来不少网友留言——“这县长可挺实在”、“县长出来推荐一定靠谱”,副县长身份为产品带来了流量和可信度,3月7日中午又一则消息传来,他受邀参加抖音推出的“战疫助农,县长来直播”活动。这让周林意识到,机会来了。

第一次直播,网友的热情超出他的预料,一千张优惠劵瞬间被抢光。介绍完灵芝,他低头看了会儿弹幕,又顺手抓起一把红松籽送到镜头前,兴奋地说着:“你们看野生红松籽的外表皮,它不是那么光亮……”

千里之外的直播间同样热闹,“我现在就是县长中的李佳琦”,广西平南县县委副书记杨大东在镜头前开了个玩笑,看见网友留言让他真的学一下,他立马笑呵呵地回应道:“Oh my God!买它买它买它。”

为了帮助村民多多销售农产品,杨大东在直播间现场上演“吃播”,甚至还动手做了一张牛奶枣面膜,直接敷在脸上。

受疫情影响,各地农产品大多面临滞销难题。云南红河州,100吨红皮土豆急需售卖;在四川金堂县,900吨萝卜销售遇阻;广东长岭村还有400万斤黑皮冬瓜正面临烂在地里的风险......

许多农村博主拍下身边的真实情况寻求关注,而在此情况下,用抖音直播也成了解决滞销难题的方式之一。不少县长、县委书记选择借此机会,走进直播间,各出奇招,为当地农产品“代言”。

图|虎林市市委副书记正在直播

一场直播助农接力赛正在进行,黑龙江省虎林市市委副书记韩冬云对着镜头品尝蜂蜜,河南省光山县副县长邱学明直播卖起了咸鸭蛋,陕西省宜川县县委书记左怀理介绍稠酒功效时,直接唱起了陕北民歌,“滚滚的米酒捧给亲人喝,咿儿呀儿来吧哟……”

直播倒计时

即便是县长,想用直播带货也不是件轻松事。策划直播流程、联系当地农户、安排销售工作,直播开始前五天,左怀理就带着团队开始了紧张的筹备工作。

疫情发生后,宜川县近5万吨苹果面临滞销。下乡调研期间,左怀理听说村里有个年轻小伙,通过抖音一天卖出了20多单苹果,突然有了新想法,他还没接触过直播,但潜意识里觉得这事能成。在延安市商务局的牵线下,五十五岁的左怀理决定也去“带个货”。

第一次直播,要面对陌生网友、带动气氛、回答随机问题,这让他有些紧张,担心说错话、冷场、网友不感兴趣,最担心的还是不能帮农户将苹果推广出去。那几天,他没少排练直播时要说的话。

唯一不用担心的是如何介绍苹果,在陕西农村长大的左怀理对那些果实太过熟悉,家乡栽种着漫山遍野的苹果树,工作后经常下乡与果农打交道,他随口就能说出宜川苹果“个大、质脆、色艳、味甜”的优点与分级标准。

宜川苹果连续5年通过了全球最严格的农药残留检测,这是让这位县委书记无比骄傲的事。倒数直播那几天,他抱着个朴素念头,想通过这次直播,让农户们的好苹果卖个好价钱,就像“好女儿要找个好人家”。

图|左怀理正在连线直播(左一)

正式直播前,光山县副县长邱学明早早跟粉丝“打好了招呼”,他站在田里,戴着蓝口罩,往镜头前一凑,预告自己的直播时间与内容,提醒“铁粉”们记得去看。

在县里统筹发展电商业务六七年,五十七岁的邱学明自认比年轻人还懂这套“带货”流程。

光山曾是国家级贫困县,县里的黑猪腊肉、麻鸭咸蛋、跑山鸡备受好评,但苦于没有宣传、销售渠道,一直鲜为人知。邱学明为此尝试了各种营销方式,他和同事评选出“光山十宝”、“光山十小宝”,借此推广县里的特色农副产品。

两年前看到短视频平台兴起,邱学明也顺应潮流试了试。他给自己起了个“特行者001”的网名,寓意特立独行,要求自己每天在田间地头里奔走,和农户交流问题,或者干脆拿着手持云台,直接现场帮农户宣传售卖。

图|邱学明的社交网络

从那之后,他的“带货”事业更加红火,一场直播就帮贫困户卖出了近7万枚咸鸭蛋,逐渐成了当地有名的“网红县长”。

如今,邱学明每天早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出手机,看看网友们在视频下的留言,了解农户们还有哪些需求。直播开始前,他反复提醒自己,记得要好好感谢下粉丝与平台——经过这几年的发展,2019年5月光山已经正式退出了贫困县行列。

被按下暂停键的人

为了这场“战疫助农“的直播,各地县长、书记纷纷做着准备。到了直播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周林忙完手头工作,连夜开车去了长春。前不久刚下了场大雪,车窗掠过山脉,四下白雪皑皑。

2018年12月,中国医药集团有限公司指派周林到靖宇县挂职副县长,负责扶贫和农产品销售工作。在那之前,他对东北的印象还是沃土千里,平原无际。

成为扶贫副县长是他职业生涯中特殊的一段,从北京中医药大学毕业后,周林先后做了七年科研、四年国际贸易,一直生活在北京与海外,对各类药材如数家珍。

他形容自己此前的工作像是处于社会的河流分支,得到任职机会后,他也想到海里看看人们生活的源头。

来到靖宇县他才知道,原来东北也有着重叠的山岭,像是他的家乡。只是不比四川的温润潮湿,这里气候更加泠冽。他住在单位宿舍,每天到办公室上班,每周下乡三四次,维持着三点一线的生活。

图|周林在查看农产品(右一)

平日与周林打交道最多的是各村农户、县里的农产品经销商和电商企业负责人。提起这位远道而来的副县长,做山货生意的满孝荣连连感慨“是个做实事的人”。

满孝荣在东北收购了十几年松籽,见惯了山里人为了生存辛苦劳作。野生松籽长在树木顶端,杆子够不到,必须由专门的工人爬上去采摘,攀登设备很少,几乎只能靠人的四肢力量爬上十几米高的树干。早年间还有人坐氢气球摘松籽,不慎飞走,下落不明。

这次受疫情影响,百来万的生意瘫在手里,成堆的松籽堆在工厂无法销售,常年合作的农户也受影响。满孝荣心里着急,不愿与人多谈,直到那天县里打来电话,通知他可以参加此次直播活动,帮他完成销售。满孝荣这才算稍稍放下心来。

左怀理的直播也比想象中顺利不少,三个小时的直播,他帮当地农户卖出了18万斤苹果。直播快结束时,他忍不住感慨:“黄河遇见宜川形成壶口瀑布,牡丹遇见宜川形成靓丽风景,宜川遇见你们……”

宜川县苹果种植大户强江琦跟着看了一会儿,看到书记直播间不断涌入的人数,松了口气。往年春节是他最忙碌的日子,除夕那天他还安排着1000多个订单的发货,可疫情像是突然按下了暂停键。

全县封闭,没有了物流,100万斤苹果滞留在仓库里,“一天运不出去,就亏一天的钱”。苹果产业依赖销售的资金回流,马上就到苹果树施肥的关键期,一旦错过,4月果树开花后很难结果。他未来一年不会再有收入。

强江琦没有别的办法,只能一遍遍给物流公司打电话,再得到一个预料之中的答案。库里的苹果个个圆润饱满,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2月17日,他偶然看到了“战疫助农”活动,试着发布了苹果滞销信息,没想到第二天就接到了同城20多家采购商的电话,随后一周他陆续卖掉了20多万斤苹果,总算是攒下了开春施肥的资金。

而现在通过直播,更多的人看到了他们的困境,也在想尽办法帮他们解决难题。

在一场售卖春见粑粑柑的直播中,看见当地果农因为滞销突然崩溃落泪,镜头另一边的抖音主播决定将直播时间“无限延长”,尽力帮果农多卖一点产品。最终,那场直播持续了22个小时。

再到苹果成熟时

在基层摸爬滚打了27年,邱学明熟悉光山县的每一寸土地,每一户村民。在他的记忆里,这座县城也有过辉煌的时刻。

光山县盛产麻鸭,20世纪90年代,一度是河南最大的羽绒服装加工基地,当时还流传着“十万大军出光山,羽绒飞舞滚财源”的口号。然而到了2013年,光山相对廉价的羽绒服因款式老旧等原因逐渐被市场抛弃,做羽绒生意的人,一半都赔了本钱。

2014年,邱学明在光山“羽绒大市场”遇见了一位20多岁的网店经营者,没用过网络购物的邱学明不信羽绒服在网上能卖得动,那位网店主却告诉他“羽绒服滞销的症结不在质量,而在销售渠道”。

邱学明逐渐改了想法,带着同事琢磨起互联网营销,如今光山羽绒服的销售额已经突破70亿。

实在的收益给了他继续探索直播的动力,现在每次遇到记者采访,他都要强调一遍,“做直播就是为了给老百姓做点事,在直播间你把我当成推销员,当成什么都没关系。”

近年来,“县长直播”渐成风潮,在抖音上,更多和邱学明抱着同样想法的基层干部乐于走近镜头,用屏幕改变传统官民互动模式,缩短政务工作与大众的距离。在直播间,他们不再是遥不可及的官员,而是一条连通各方的纽带,一位真实可感的人。

来到靖宇县后,周林也逐渐觉得“县长”的称谓变得有些不同。去年冬天,他代表县里下乡慰问贫困村民,在亮甸子村遇见一位瘫痪在床的老乡,他给老爷爷带去了一床新棉被。刚将棉被盖在老人身上,老人的妻子瞬间掉了眼泪,拉着他的手,说不出话。

那些眼泪让他心酸,其实一床棉被对老人来说也算不了什么,但那几乎是个决定性的瞬间——他在靖宇县的任职期限是两年,在离开前他还想再为村民多做点事。

图|周林下乡走访

在宜川县工作八年,左怀理养成了关心天气的习惯。苹果最怕冰雹,每年一到冰雹频发的季节,他都提心吊胆,惦记着要提前为果农们搭建好防雹网,将灾害损失降到最低。

那些果实总是牵动着他的心情,这八年左怀理带领全县人民大力推进苹果产业发展,由过去注重苹果产前、产中,转变为更加注重产业后管理,延长产业链条,提高苹果附加值。

以前为了卖苹果,他带着同事走遍了全国各地,四处寻找经销商、谈合作,希望能为果农带来更多的收入。

而今年,他打算好好研究下直播,马上又是四月,快到了苹果开花的季节。

- END -

撰文 | 马延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