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7岁男童患重症被禁食后仅剩29斤,向母亲讨口吃却被狠心拒绝

黑土影像

发布时间:03-2215:49

“我儿子骨髓移植后肠胃严重受损,吐血、尿血,被禁食整整20天没吃东西,暴瘦13斤。胸前肋骨和后背脊椎骨都清晰可见,轻轻一碰就疼得哭。” 李娜说的是她7岁的儿子费宇航。

今年2月初,宇航进入移植仓进行干细胞移植术,在仓里发高烧并吐血、腹泻。20天后出仓,当即就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费宇航移植后不幸感染了EB病毒和巨细胞病毒,并伴有严重的膀胱炎,这些并发症把这个只有7岁的孩子折磨得不成人样。全身皮肤黝黑没有一点血色,坐着腰疼、躺着背疼,可怜至极。

李娜来自安徽省明光市石坝镇,因家境并不优越,婚后坚持工作并照料家庭,丈夫费忠旺老实勤劳,一直在工厂上班。

儿子费宇航的出生,给这个平凡的家庭增添了许多欢笑声,但小宇航的一次常规体检,却成了这个家庭的命运转折点。

“你家孩子血常规异常,建议去上一级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医生短短两句话让李娜背脊发凉,深感事态严重。从此,一家人开始了长达4年的求医之路。直到现在,宇航仍徘徊挣扎在生死线上。

李娜带着孩子进行了全面检查,最后被确诊为:再生障碍性贫血(范可尼)。这是一种罕见的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性血液系统疾病,虽是良性但极为严重,患者可能会死于感染或因血小板低造成的内脏出血。唯一根治的方法是“骨髓移植”,但费用高达50万甚至更多。

李娜听到医生宣布结果后泣不成声地把孩子抱回了家。年近60岁的爷爷费学知不忍孙子就此丧命,卖掉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外出打工帮人扛肥料、卖水泥,以求孩子能够得以治疗。费忠旺下班后也开始找零散活,只要能挣钱多辛苦他都愿意,一家人铁了心要救治年幼的孩子,没有退路。

去年12月,李娜夫妇带着小宇航和40万元来到北京,为孩子寻求生机。经配型及查体后,于今年2月3日进入移植仓进行干细胞移植手术,由费忠旺抽取干细胞回输到儿子体内,这一天他们足足等了4年。

“移植仓里就孩子一个人,他很害怕,但也非常坚强,从不在我视频探视时哭泣,我知道他是怕我伤心。”李娜说,极力想要活下去的宇航在仓里的情况并不好,出现发烧、吐血、拉肚子情况十分危急。

2月24日,小宇航出移植仓当天,李娜颤抖着双手签了病危通知书,差一点就与儿子阴阳两隔。

宇航因肠胃严重受损,被禁食长达20天,仅靠静脉输营养液维持生命。宇航肚子饿得实在无法忍受时,就祈求妈妈给一点米饭,但被李娜残忍拒绝。“宇航20天瘦了13斤,躺在床上一直喊饿,喊到声音嘶哑,可我没办法给他吃啊,万一肠胃再受损会要他的命。” 李娜说。

现在的宇航极度虚弱,坐一会儿腰疼,躺着背部疼。“我给他做清洁护理时,想要给他翻个身,可轻轻一碰他就疼得直哭,7岁的孩子只有29斤,瘦得皮包骨,我心里好难过啊。” 李娜说。

现在最让她焦急的是他们带去的40万元从进仓到现在,短短1个多月就花去35万元。李娜说一天费用最高时高达到1万多元,现在医院账户上的余额已所剩无几。而带的40万,其中30万元都是借来的,现在他们已经借无可借了。

李娜除了要面对儿子病情的不确定性,接下来还要想办法把费用跟上,李娜想到这些就彻夜难眠。她日夜在病床前照顾儿子,丈夫负责买菜送饭到医院,唯一的收入就是家里的公公打小工一个月约2000来块的收入,可这点钱还不够宇航在医院一天的费用。

“孩子只是出现感染就花了这么多钱,孩子要是再遇上排异,该怎么办?接下来的路又该如何走下去啊?” 李娜陷入了深深的恐慌。

“妈妈,我想回家了,我还能好起来吗?” 看着儿子躺在病床上虚弱地问,李娜忍不住流下了愧疚的眼泪。不能给孩子一个好身体,现在连他的治疗费用都没有,李娜陷入了绝望。而宇航的病虽严重却是良性,挺过现当前就能像个正常孩子一样生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