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0年,马家军残余人员又回来了,他们妄想东山再起

发布时间:03-1918:44

青藏交界的唐古拉山这一带,当年是美国中情局空投的重点地区,他们对青藏公路极其重视, 在公路两侧多次空投特务,CIA负责远东行动的机构设在菲律宾的克拉克空军基地,飞机从泰国或孟加拉国的机场起飞,空投下来的人员,有经过训练的叛匪骨干,有国民党派出的电讯人员,有在境外收容的马家军残余。其中1959年的“百合花组”5人在青海天骏县空降后,联系当地的牧主头人,发展了18个人,几个月后被藏族牧民木多发现,叫来解放军一网打尽。1960年的“玫瑰花组”4人空投在青藏公路上的不冻泉,周边是大片无人区,一个人也联系不到,三天后却撞上了解放军骑兵,全部被俘。

本文重点要说的是1960年2月13日空投到青海果洛州的“蓝钟花组”。这个组一共5个人,组长范中权,是康定人。不过,别看他是组长,真正的核心人物是副组长马培良和联络官马文山。这两个人都是马家军流亡人员,当年西路军西征时,此二人手上血债累累,自知解放军不会饶了他们,因此铁了心与我为敌。马家军被解放军击败后,这两个人逃了出去,后被美军看中招纳,进行了特务训练。美国人派他们两个人回来青海,任务有两个。一是与正在叛乱的马家军残余人员接上头,聚拢旧部以图谋所谓的“东山再起”;二是与西藏叛匪接上头,和他们合作,一起协同作战。这两个马家军认为:“青海人民在水深火热中,一见天上降落的救星,便会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报务员和译电员是岳正武和黄春阳,都是浙江人,其中的报务员岳正武后文再说。

这个“蓝钟花组”的空投点本来是甘青川交界处的黄河大转弯处,飞至果洛州的玛沁县上空时,美军领航员看错了地标,以为到了目的地,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在飞机上就催着特务们跳伞。结果这个“蓝钟花组”着陆后比对地图才发现地点不对,落地时副组长马培良还摔断了一条腿。经发报请示,美国人指示他们迅速离开着陆地点,潜入森林。可是这个命令难以执行,因为如前所述,摔断腿的副组长马培良才是“蓝钟花小组”真正的核心人物。前一个任务联络马家军叛匪残余还好一点,另一个联络员马文山也可以去完成。可后一个任务联络西藏叛匪,就只能依靠马培良了。

因为他是“蓝钟花组”里唯一会藏语的人,没有他就无法和那些叛匪交流,能听懂其他4个人说话的只有政府工作人员和解放军。所以虽然处境困难,其他4个特务却不能丢弃马培良,背着走也得带上。更让这5个特务头疼的是,和他们一来空投的大量黄金、银元、食物和武器装备,其中仅枪支弹药就足够装备一个连的,如果随便遗弃那显然直接就暴露目标了,只好就地掩埋。但冻土地面挖坑非常困难,结果这5个人挖土掩埋这批物资就用了4天,再背着断腿的副组长马培良在高山深谷中寻路,15天过去,这个组才离开了降落地点不到10公里。

当“蓝钟花组”在高山深谷中艰难度日之时。我们这边在他们2月13日空投之前,果洛州委已经接到上级的通报:在10日至13日之间,将有美蒋特务进行空投。为此州里成立了反空降斗争小组,州委书记任组长,解放军、武工队、民警、民兵已调集完毕,牧民也已发动起来,州县的打猎队全部派到重点地区。打猎队就是佯装打猎的武工队或民兵,发现可疑目标随时就会报告。空投的当天,玛沁县的电话就报到了州里:凌晨3点,有飞机在玛沁上空盘旋,飞得很低,牧民的牛群受到惊吓,争相狂奔拥挤不堪,造成一头公牛被挤死,一头母牛流产,飞机去向不明。

数日后,部队技侦部门又在当地发现了可疑信号,范围明确后,方圆100公里被围了个水泄不通。3月1日,果洛州机关打猎队的藏民公保等人,在玛沁县西南10余公里的草滩上发现两顶崭新的绿色帐篷。一见是绿色帐篷,公保等人就犯了嘀咕,要知道当地牧民的帐篷都是黑牛毛做的,突然出现绿色帐篷,绝对有问题。公保等人当即走了过去,帐篷里有5个人,一个断腿的斜躺着,说着半生不熟而且是外地口音的藏语,声称他们是生意人。可是这些所谓的生意人不仅没有带牦牛马匹等必须的运输工具,连牧民的冬草场夏草场是怎么回事都不懂,只是急着让公保帮忙找牦牛,并许以重金。公保差点笑出了声,心道:这特务也太好抓了,一个疑点就够,竟然这么多。于是公保笑眯眯地跟对方说:你等着,我这就回去把牦牛给你带过来。

2个小时后,公保回来了,带来的不是牦牛,而是一支50人的干警和民兵,州委书记亲自带着来的。“蓝钟花组”见势不妙,赶紧往山里跑,很快就被包围。喊话叫他们投降,他们居然开枪拒捕。既然敢开枪,那就不客气了,20分钟短暂交火后,范中权、岳正武和黄春阳扔了武器出来投降。但两个马家军残余分子马培良、马文山依然负隅顽抗,他们心里明白得很,他们两个投不投降都是死路一条。见还有两个特务不肯投降,干警和民兵们开足火力扫射,马文山被打成了马蜂窝,断了腿的马培良趴在地上躲过一劫,但随即被活捉。我方仅耗弹360发,人员无伤亡。起获的枪支、黄金、珊瑚、大洋、食品、降落伞包等物装了满满两卡车。两个狂妄的马家军残余所梦想的“东山再起的光辉伟业”,仅20分钟就被粉碎。话又说回来,当年的美国中情局的情报官员不明白,这种看似精心策划的秘密空投,在人民战争面前,形同在阿尼玛卿雪山上裸跑。

本来这事也就这样告一段落了,然而时隔多年又起波澜。事情出在当年的报务员岳正武身上。被抓获后,岳正武被判了16年,关进了青海省第一监狱。但是这个人很不老实,中途越狱,被加了10年徒刑,坐了整整26年牢。出狱后他在浙江的哥哥家里待了几年后,终于在1992年回到了台湾。他以为熬过了冰天雪地里的劳改,度过这凄凉的漫漫岁月,自己是个英雄,回去后会大受表彰,享受殊荣,安度晚年。

可是他回去的这个时间不好,他在1992年回到台湾时,当年那个“中美联合情报中心”早于1979年关门,档案全由美方带走了,台湾伪政府对他的经历以无档案可查为由,不予承认。这下对岳正武来说如同五雷轰顶,无奈之下甚至只能乞讨度日。后来他写了一本自传讲述了那段经历。不过搞笑的是,在他的自传中,他摇身一变,从报务员变成了组长。接下来的故事更是神话, ,岳正武说那次围剿,就他一个人跑了。然后在随后的两个月时间里,孤身一人、没有粮食、语言不通的他任命了五个纵队司令,十多位上校大队长,拉起了7000人的队伍,仅藏族的贴身卫队就有60人。他带着这支队伍和解放军打游击。屡次以少胜多,解放军只要一看见他就整连整排的投降。

在最后一次战斗中他被解放军包围(这点比较奇怪,他不是说解放军一看见他就投降么),中弹倒地,60名藏族卫士全部杀身成仁,就此被俘。不过他也挺不好意思地偷偷塞了一句:醒来后我问自己是哪天被俘的,他们告诉我是3月1日,我觉得不对。哈哈哈,这位岳先生,还真逗呢。

凭着这本“传奇”回忆的稿费,岳正武终于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后来经多年奔走,岳正武终于得以中尉军衔退役,算是保住一份退休金。这个时候的他再也不提“传奇”经历了,反而说了一句很明白透彻的话:我对今天两岸政局的看法,千万不能加深对立,因为仇者快,亲者痛, 尤其是美国,它们的取向是如何对它们有利,不管别人要付出什么代价。今天的两岸关系除了走向和谐,没有任何选择,我们不能再被别人伤害了。

本文作者:徐渡泸,“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