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第一杀手王亚樵是被兄弟老婆害死的?美国人披露过另一种内幕

发布时间:03-1819:53

今天来聊聊戴笠追杀王亚樵的另一种内幕。

1935年,王亚樵与他在国民党“改组派”中的庇护人李济深、陈铭枢等人在香港密谋,决定锄杀蒋介石,以救国难。之后,王亚樵派他的左膀右臂华克之率孙凤鸣、贺波光、张玉华潜回南京,主持成立晨光通讯社,假扮记者,以采访为名,寻机刺杀。

1935年8月,华克之等人刺探到情报,蒋介石将从武汉返回南京,暗杀小组决定在蒋介石从火车站回黄浦路官邸的途中行刺,但当蒋介石车队经过时,车速太快,暗杀小组无法看清蒋介石到底在哪辆车上,只好作罢。

不久,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在南京召开四届六中全会。会议开幕式有一个环节,委员会成员们到台上排队,让官方和媒体的摄影记者拍摄他们出席大会的照片。

蒋介石本来也应该参加照相仪式,但开始拍照时蒋介石正在厕所里,于是其余的知名人士便簇拥到二号人物汪精卫周围。当摄影师准备拍摄时,持有晨光通讯社记者证的孙凤鸣利用藏有手枪的照相机,通过镜头射出了子弹,汪精卫当即受伤倒地。

汪精卫倒地后,会议厅一片混乱。汪精卫的警卫开枪击中了孙凤鸣,张学良和张继跟着冲上前去,并将之摔倒在地。

汪精卫被刺后,伤势虽不致命,但汪精卫老婆陈璧君对此却不罢休,他愤怒地指控蒋介石策划了这场谋杀。蒋介石对这一指控感到恼火,他找来戴笠,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找出幕后真凶。

讲这一段历史,大多都忽略了戴笠锁定真凶的过程,而直接跳转到了戴笠对王亚樵的追捕,其实锁定王亚樵的过程是极其重要的部分。

接受蒋介石的命令后,戴笠亲自审问了受伤的刺客孙凤鸣(在很多讲述中,孙凤鸣开枪之后死掉了,其实没有),当务之急,戴笠要弄清楚孙凤鸣究竟是怎么搞到记者证作为正规记者出席开幕式的。

孙凤鸣不是有信仰的革命志士,但他足够狡猾,他没有在酷刑下硬扛,而是将戴笠的调查方向引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孙凤鸣招供说,他在力行社里有策应,这种说法暗示了蒋介石就是幕后;随后,孙凤鸣又说,他在十九路军、中央军事学校都有兄弟。

根据孙凤鸣的供词,戴笠深入调查,结果得到一个惊人的发现,力行社总书记酆悌的助手陈光国居然是同谋。

蒋介石闻讯大惊,为此他在枪毙陈光国的同时,差点要了酆悌的脑袋。

酆悌之所以能保住性命,来源于戴笠随后的发现。戴笠没有轻信孙凤鸣粗略的供词,在酷刑之下,孙凤鸣又陆续供出了晨光通讯社的成员,包括社长华克之、主编张玉华以及部门主任贺波光。

得到这条线索后,戴笠的军统和陈立夫的中统立即展开了联合抓捕。很快,张玉华在南京沧州饭店企图跳窗逃跑时,跌断一条腿被军统抓获;同时,中统特务在审讯了贺波光的女友后,在丹阳一带抓获了贺波光。

但华克之却在军统、中统特务赶到英租界之前,逃之夭夭了。

虽然没有抓获最关键的人物,但因为知道华克之是王亚樵的左膀右臂,王亚樵作为幕后真凶便逐渐浮出了水面。

为了掌握强有力的证据,戴笠随后又一次对孙凤鸣、张玉华施加酷刑,终于这两人又供出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王亚樵心腹、与在香港的“改组派”有密切联系的余立奎是同谋。

关于王亚樵之死,网上流行的说法是王死于兄弟老婆的手上,这并不准确。准确的说法是,王亚樵死于女人之手,但不是一个,而是好几个。

戴笠锁定幕后真凶的突破正是来源于孙凤鸣老婆崔正瑶的叛变。在四川路新亚酒店被军统抓获后,戴笠罕见地直接参与了对这个女人的刑讯逼供,最终崔正瑶不仅出卖了余立奎,而且还供出了改组派成员周世平和胡大海等人。

王亚樵联手改组派的刺杀阴谋彻底付出水面后,戴笠立即对王亚樵展开了疯狂追杀。

1936年7月,迫于戴笠疯狂追杀的压力,王亚樵在李济深的帮助下,离开香港,来到梧州,住进了省长黄旭初的一座宅子里,并且接任了梧州陈铭枢部队的特务警察的领导职务。

在许多人的印象中,戴笠一路追杀王亚樵是一场猫和老鼠的危险游戏。在上海,在香港是这样,但等到王亚樵到了梧州后,并非如此。在王亚樵看来,梧州是桂系的地盘,戴笠的军统很难有所作为,他是安全的。

有一种流行的说法,供出王亚樵在梧州行踪的是余立奎的老婆余婉君,而且王亚樵跟余婉君有不正当关系。在梧州,戴笠之所以能成功截杀王亚樵,那是因为余婉君配合军统上演了一出色诱大戏。

但写《间谍王》的美国历史学者魏婓德却披露了另一种内幕。

戴笠的得力干将郑介民在成功抓捕并策反了余立奎的老婆余婉君后,这个女人只是说出了王亚樵在梧州的一些情况,但她并不是色诱大戏的主角。

主角是王亚樵的小老婆金石心。

在魏婓德披露的内幕中,王亚樵在梧州很自信,根本不把已潜入梧州的军统特务放在眼里,在适应了梧州的生活后,他便把小老婆金石心安顿在了河边天东街14号的一家客栈里。

那年秋天,金石心乘坐西河摆渡船去香港买衣服,刚到香港,她就被军统特务陈质平抓获了。

前有孙凤鸣、余立奎的老婆叛变,这一次王亚樵的老婆也叛变了。

在陈质平的攻心下,金石心很快叛变并加入了军统,并开始接受军统内部最精明能干的外勤特务王鲁翘的领导。

1936年11月17日,王鲁翘和金石心渡船回到梧州。

四天后,11月21日,王亚樵和桂系两个军官在外面玩,酒醉之后,三人一起去了天东街14号。夜里11点左右,王亚樵达到金石心住处不久,枪响了,一共五声。

当警察和保安队冲向出事地点时,刺客和金石心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在地上发现了王亚樵的尸体,身中三枪,并且被捅了两刀。

蹊跷的是,王亚樵被刺杀后,梧州地方当局封锁了现场,并且很快中止了此案的调查。

这不免让人联想,王亚樵之死,极有可能是死于军统和桂系的联手谋杀。

背叛王亚樵的远不止女人,还有兄弟,还有同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