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贤妻,夫不遭横祸”,这几个故事才让人真正理解了其中含义

山川文社

发布时间:03-1814:52

腐败,一般指由经济社会发展而引起的公职人员在职位上作风不正、行为不正而引起的政治和社会问题。古代朝廷处理的腐败案中,经常会遇到一些“夫妻组团”的贪腐案件,而且,这样的案子不在少数。

这些“大老虎”的夫人们以她们丈夫的名义来敛财,为自己的家族谋取利益,她们的罪行实在是罄竹难书。这样的事情,让我想到了那句古话,即“家有贤妻,夫不遭横祸”。唐朝张鷟在《朝野佥载》中,不仅记载了一些真实的史料,还说明了这句古话的含义。

《朝野佥载》中有这样的记载:

有一天,李畲让手下把自己的俸禄粮食送回家去,他的母亲测量了一下粮食,发现多了三石。她比较好奇,急忙询问下人。下人回应:“按照以往的惯例,朝廷为官员发放粮食,测量的时候并不会将冒尖的部分去掉,所以,每次都会多出一些。”接着,她又询问:“粮食运回自己家需要给多少运费?”下人回复:“给官员家送粮食不需要运费。”

李畲的母亲听了非常生气,一定要下人把多出来的粮食和所需的运费给官府带回去,同时,以此训责了自己的儿子。后来,李畲不仅主动将发放粮食的仓官给治了罪,还要求后续的粮食必须按照规定发放,不得多出一丝一毫。其他官员知道这个情况后,都感到非常难受,他们知道这些事情,却没有勇气去揭发自己,也不愿意跟自己的利益过不去。

我们常说,教育孩子最好的方式是言传身教,即:以身作则为孩子做榜样。所以,李畲能做个高官,完全是自己母亲教育得当。后来,李畲能够名留青史,也与这个有关。可以说,李畲是幸运的,他有一位好母亲,教导他做一个正直的人。

话说,在武则天时代,一位掌管果蔬种植的官员,也因为有一位劝人向善的亲戚,幸免于难。在《朝野佥载》中,记载了这个官员的故事:

这个官员叫侯敏,那时候的朝廷里有一位叫来俊臣的酷吏,他仗着自己手里的大权蛮横无理,其他大臣都对他有所畏惧。虽然,侯敏也畏惧这位权臣,但是,却经常跟他套近乎,似乎想借助来俊臣的势力谋取自己的利益。侯敏的老婆董氏知道了这个情况后,立马进行了劝止。

董氏不仅规劝自己的丈夫,还向他说明来俊臣是朝廷的奸臣,一旦他们衰落,那么,些依附他的大臣肯定会最先受到牵连,所以,作为君子应该远离这样的奸臣。之后,侯敏听从了董氏的规劝,跟来俊臣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但是,侯敏突然的疏远,却引来了来俊臣的不满。

于是,来俊臣便向武则天弹劾侯敏,说他担任上林令不称职。武则天听信了谗言,将侯敏贬到外地做了县令。侯敏从京官降成地方的小县官,心里自然有想法,甚至,都想弃官回家。但董氏却对侯敏说,赶紧去赴任,不要迟疑。于是,侯敏就去外地报到了。

当时,他在给州将递交名片的时候,不仅故意写了很多错别字,还用错了格式。

对此,州将非常生气,说:“这样的人怎么能当好县令。”于是,就将他的公文搁置起来。公文被搁置,侯敏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整个人非常郁闷。董氏看到丈夫这个情形立马规劝道:“现在只能待在涪州,暂时不要去上任。”不得已,他们在涪州住了五十天。

在这段时间里,侯敏即将前去任职的这个县出事了。有人说是那里匪徒作乱,将县长及其家人全部杀害了;有人说是来俊臣派人前去,杀害了这个不知死活的侯敏。反正,侯敏是保住了性命,这还要感谢上级将他的文书扣了下来。后来,来俊臣被人诛杀,他的所有党羽都受到了牵连,不是被杀,就是流放。

如果,当时侯敏没有听从妻子的话,那么,受到牵连的官员里必然有他。侯敏的妻子懂得审时度势、明辨是非,她多次帮助丈夫化解危机,完全可以成为“贤内助”的典范。

来俊臣被击杀,则得益于狄仁杰及吉项对武则天的劝谏。而且,官至凤阁鸾台平章事的吉项,也有一个“贤内助”。在《朝野佥载》中,记载了他娶这位“贤内助”的小插曲:

据史料记载,吉项的父亲原本想给吉项娶崔敬的大女儿为妻子,但是,崔敬的老婆却不满意这位未来的女婿,坚决不同意。此外,崔敬的大女儿也不愿意,迎亲的轿子已经到了家门口,她还躺在床上不起来。两家人的处境有些尴尬,这时,崔敬的小女儿挺身而出,登上了出嫁的车轿,嫁到了吉项家。

之后,吉项便得到了一位有胆有识的“贤内助”。在妻子的规劝下,吉项向武则天进言,揭发了河内王的不法罪行。这个河内王就是武则天的侄子,吉项此举不仅惹怒了武则天,还被贬到了温州做官。原来的吉项,并没有那么不畏权贵,反而是一位阴险毒辣的人。

所以,吉项能完成自己人生的转变,完全得益于“贤内助”的帮助。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张鷟的这本《朝野佥载》,虽然,有很多让人诟病的东西,但是,因为记录了很多唐朝真实的历史事件,所以,常常会被包括《资治通鉴》在内的书籍引用。张鷟敢于揭露武则天时期朝政的黑暗、官吏的腐败、酷吏的蛮横不讲理、百姓的疾苦等事情,让我们看到了“盛唐”的另外一面。

历史最在乎真相,而张鷟却给了我们真相,而且,还都是些正能量的真相。

参考资料:

【《朝野佥载》、《资治通鉴》、《旧唐书·列传第一百三十六·酷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