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孕期检出罕见连体婴儿仍坚持妊娠,俩孩子出生后结果悲剧了

黑土影像

发布时间:03-2208:39

我叫于海法,今年31岁,家住山东省金乡县卜集镇。很不幸,我刚出生的双胞胎女儿是连体婴儿,在上海儿科医院等待手术。妻子还没出月子,目前住在某妇产科医院,我每天只能奔走于两院之间,希望把母女三人串联起来。现在最想的是早日将两个女儿“分离”,可是太难太难了。

我与妻子李玉秀自由恋爱结婚,婚后我在老家建筑工地打工,砌砖、拌水泥、浇混凝土什么工种都干,平均一天能赚130块钱左右,虽不富裕但生活幸福美满。去年7月底,妻子惊喜地发现已意外怀孕近两个月,既然是上天恩赐的礼物,我们欣然接受。

然而意外发生,这次不是惊喜而是惊吓。妻子怀孕4个月时在金乡县人民医院产检,被查出胎儿疑似是联体双胎。为了进一步确诊,我们来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最终确诊为:联体双胎。

妻子情绪十分低落,她十分珍惜肚子里的两个小生命,看着她哭红的双眼,我也心软了。妻子的无创DNA产前检测结果显示“低风险”,意味着孩子患其他疾病的可能性低。经过咨询医生的意见,未来做分离手术是可行的,我们决定留下两个孩子。

我们谨遵医嘱按时产检。我们在前来检查的家长中显得那么与众不同,因为我们每次产检都需要主任医师会诊,每次都忐忑不安,生怕孩子出问题。

妻子怀孕七个月时,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经检查,两个孩子肝脏相连,且其中一个心脏有问题。我们随后去了山东省立医院,诊断结果与齐鲁医院一致。

医生询问是否终止妊娠,我们犹豫了。如果继续妊娠,孩子出生后可能会在分离手术时夭折,甚至坚持不到出生的那天。但终止妊娠仍需要将孩子生产出,然后清宫,这对我妻子来说太过残忍,对她的身体也有很大的损伤。

回到家妻子掩面而泣,突然她感觉到一阵胎动,仿佛是孩子在告诉我们:“爸爸妈妈,别放弃我们!”妻子心头一紧,如果此时结束孩子的生命,实在于心不忍。

2019年12月,我们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妇产科医院求医,医院联系了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的专家会诊,医生对我们说:已经到这个月份了,尽力救治。我们总算吃了一颗定心丸,我们相信医院,相信医生。

今年2月17日,妻子在妇产科医院剖腹产生下两个女儿,宝宝们总重6.17kg,当天就被转入儿科医院重症监护室。妻子生产后脂肪液化伤口不愈合,住院治疗至今。

因特殊时期,医院不允许家属陪床,我们也请不起360元一天的护工,妻子只能一个人住院自己照顾自己,作为本该陪在她身边守护她的丈夫,我深感内疚。

我们分别给宝宝起名叫于沫含、于沫妍,希望她们能成为内敛又美丽的女孩子。经过精心护理,小女儿妍妍情况比较好,有心脏问题的大女儿含含不太稳定,奶量也小。医生建议等宝宝满月且身体指标合格后再实施分离手术及含含的心脏手术。有人建议,如果放弃大女儿,治疗费也可能会减半。

这让我心情沉重,但看着宝宝相互拍打对方的小脸蛋,含含还吃着妍妍的小手,我哭着笑了。坚定地告诉医生:她们都是我的心肝宝贝,我一个都不能舍弃!

我现在儿科医院附近租了一个房间,每天六点出发去妇产科医院拿母乳,八九点赶到儿科医院送给宝宝,然后再把奶瓶送回妇产科医院,单程16公里,每天至少跑个来回近60多公里。

如果给妻子送日用品时间就会很紧张,需要10到11点或15到16点放到医院门口。从女儿出生至今妻子没有见过宝宝一面,我没办法让她们相见,只能每天送“爱心速递”把她们娘仨联系起来。

含含和妍妍的手术迫在眉睫,治疗费却已达十万之多。医生告诉我,分离手术和大女儿的心脏手术预估需要15-50万,分离后宝宝的身体情况无法预测,严重的话可能50万都不止。

我第一次感觉到万分害怕和无助,害怕失去宝宝,更害怕没钱支撑她们的治疗。看着宝宝嗷嗷待哺的样子,我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倾家荡产也要治好两个宝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