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伊始,耿飚就缴获一件宝物,没有它,红军在湘江可能全军覆灭

发布时间:03-2016:29

在李德、博古的瞎指挥下,红一方面军历经整整一年血战,付出极大伤亡代价,最终仍然被迫踏上漫漫长征路。放弃中央苏区,到湘西会合红2、6军团,是李德、博古酝酿了几个月的战略决策。在这期间,决策内容虽然严格保密,但是相关的准备工作却在秘而不宣地进行着。紧急扩红,为各军团补充新兵,筹集粮食,每人携带5至7天的粮食,动员群众突击制作大量的草鞋、布鞋,甚至还准备了棉衣。

长征开始前,红1方面军各部队均得到了人员和物资补充。虽说有的部队因为撤出战斗后领取物资的时间不足,有些物资存量也不太够,导致部分指战员的物质携行量未到规定数,就匆匆踏上了长征路。但是总的说来,大家都多少得到了些补充,心里总算踏实些了。唯有一样,却让很多人忧心忡忡,那就是子弹。

取得了前四次反“围剿”胜利的红1方面军,武器装备水平其实不差。尤其是在第四次反“围剿”中,红军一举围歼了陈诚的精锐主力第11、第52、第59这3个师,武器装备得以极大改善。不过,武器成色虽新,质量虽好,但是缴获的子弹却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打一发,少一发。历时一年的第五次反“围剿”,除了温坊等极少数战斗中缴获了一些子弹外,其他时候红军都在与优势之敌拼消耗、拼老本。

中央苏区的兵工厂倒是也能复装子弹。只不过,这些复装子弹里装的是土造的硝盐,是用从茅房墙壁上刮下来的尿碱为原料制成,其药力差,燃烧慢,且燃烧不均匀。而同样因为原料稀缺,红军兵工厂早先还能用从民间搜集来的铜钱冲制子弹头,到五次反“围剿”后期,因为消耗量实在太大,只得改成将缴来的电线剥去绝缘皮,将里面的铜芯拧成弹头。

显然,这样的弹头是很难啮合膛线,不但初速低,而且打出去后不久就会失稳,在空中翻起跟头来,到后来,连电线也耗光了。红色兵工战士们只好用竹子削成弹头状,凑合着复装子弹。这种竹制弹头,有效射程也就百米左右。再远一点,竹制弹头就翻滚横飞,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长征出发时,如果按账面上的数据计算,红军每支枪平均有87发子弹。但是实际上,其中苏区兵工厂复装的电线弹头、竹制弹头子弹占多数。有鉴于此,红军一般都将缴获的子弹尽可能集中起来供轻、重机枪使用。步枪手们,一般只留有几颗缴获的子弹供关键时候使用,剩下的只能靠复装子弹充数。反正有总比没有强,也正因为如此,红1方面军长征之初,还携带了大量梭镖。这不仅仅因为诸如中央教导师这样新组建的部队枪械不足,也因为老部队仍然需要配一些这种过时的冷兵器,以弥补近战火力的不足。

红1军团第2师第4团系由井冈山时期的红4军28团发展而来,是南昌起义军余部的血脉,是整个红1方面军中响当当的主力团。时任团长的耿飚,其实在长征出发前就患上了疟疾,但是他找到师长陈光、师政委刘亚楼软磨硬泡,硬是抢到了领兵为全军开路的重任。他们在信丰一带,突破了粤军余汉谋部布设的第一道封锁线。

耿飚其实并不清楚,当时军委已经通过秘密渠道,与余汉谋达成了“借道而走”的协议。余汉谋此举倒不是同情革命,而是在南雄、水口战役中领教了红军的厉害后,为求自保而不得不作出如此选择。当然,这种事情双方都严格保密,要是被南京方面提前获悉,对红军和粤系军阀来说都绝非好事。只是这样一来,部署在苏区、白区交界处的粤军前沿部队未能及时得到通知,红4团仍要通过顽强的战斗,才能硬生生地从粤军构筑多年的碉堡封锁线上为全军撕开一条生路。

红4团不愧是百战雄师,他们突破第一道封锁线时,战法很巧妙。先让尖兵连对敌实施偷袭,击溃敌前沿警戒部队后,逼近敌碉堡射击死角,一边喊话要求对方投降,一边喊打喊杀,直惊得碉堡里的敌军忙不迭向上级救援。等增援之敌离开交通壕,在附近埋伏的红军便迂回包抄,断敌归路。

对于被压制在开阔地带的敌增援部队,红4团并不急于消灭,而是不紧不慢地收紧包围圈,逼得这伙敌军继续呼救。等更多的增军出动后,红4团迂回部队便乘虚冲进那些守军已所剩无几的碉堡里,轻取这些红军前进道路上最令人头痛的障碍。在这之后,红4团各部才一齐发力,将陷入合围的出援之敌悉数给收拾干净了。

惊觉第一道封锁线被红1方面军轻易突破,蒋介石立即下令在湖南桂东、汝城至广东城口一线,构筑第二道封锁线。这些封锁线上的堡垒工事,是此前就已经构筑好的,只是无甚正规军,主要由当地民团武装守备。粤军自第一道封锁线上败退下来后,蒋介石急令他们占领第二道封锁线。可能是觉得粤军不太可靠吧,他又同时令湘军火速南下,协同粤军阻挡红军。

在突破第二道封锁线的那几天里,由于红军、湘军、粤军都在运动中,战场形势一时变得错综复杂,开路先锋红4团也因此饱受困扰。有时候捕获敌军尖兵,供称前面是粤军部队,等耿飚组织起进攻,打完后却发现打的是湘军第26师。诸如此类的乌龙事,几乎每天都有好几起。

有一次,红4团前卫连侦察到前面一个小村子里驻有敌军,等冲进去才发现敌人已望风而逃。耿飚也不打算在此久留,便安排向前追击。突然,后卫部队报告说发现敌情,敌军顺着红4军行军路线追上来了,耿飚立即下令部队隐蔽待敌。结果没过多久,敌军的一个挑夫队大摇大摆地进了村子,悉数成了红4团的俘虏。

红4团指战员们问挑夫队的带队军官:军需品都是送给哪路敌军的?可笑的是,对方自己也不清楚,声称上峰说只要送给“追剿”红军的部队就行。再问他运的都是啥军需品?他回答说是子弹。

听到“子弹”这两个字,红4团指战员们高兴坏了,这可是红军最急需的“宝物”。可不是嘛,国民党正规兵工厂出产的子弹,对红军来说可是宝贵的战略物资呀。于是,耿飚下令,给每位挑夫发3块大洋,让他们各自回家,赶紧远离战场。红军战士们则砸开子弹箱,将崭新锃亮的子弹尽力往子弹袋和口袋里塞。

耿飚自己也装了满满3条子弹带的手枪子弹,每条子弹带装了300多发子弹,直到长征过了雪山还没舍得打完。在两河口红1、红4方面军会师时,耿飚将其中1条装得满满的子弹带,送给了红4方面军红30军88师师政委郑维山。郑维山高兴坏了,因为这在红军中,是弥足珍贵的礼物。

红4团发了这么个“意外之财”,也没忘了兄弟部队。耿飚令人将剩下的子弹上交师部,陈光闻讯也喜出望外。红2师不久后在湘江之战中顽抗阻击湘军,为全军脱离险境立下了汗马功劳。这其中,过第二道封锁线时“白捡”的这批子弹,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蒋介石这个运输大队长,当真是实至名归。

本文作者:忘情,“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这才是战争”允许,任何媒体、自媒体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读者欢迎转发。友情提示:本号已加入版权保护,任何敢于抄袭洗稿者,都将受到“视觉中国”式维权打击,代价高昂,切勿因小失大,勿谓言之不预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