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村宁次求和,蒋介石3个条件呛得他一句话说不上来

发布时间:03-2108:54

一、一番心里话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战后,冈村宁次被国民政府重新聘为军事顾问,不是偶然的。

“反对扩大”“反对汪伪政权”“反对大东亚战争”,是战后冈村的自我标榜。

反对卢沟桥事变,是因为他认为日本侵略的“最佳临界点”,是1933年的《塘沽协定》,既牢牢确保了伪满安全,又不越过长城。

反对汪伪,是因为汪是蒋的对手,而汪没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没有武装的政权,是维持不久的。

他说,通过汪伪政权“逼迫重庆政府的想法,是根本不了解中国的人才会作出的。”

鉴于这种想法,他对蒋一直暗中联络,企图谈和。

1940年,他在日记里说:“(占领武汉后),日本面临的是,应如何与重庆商谈改善关系,然而却热衷于扶持汪工作,完全把事情弄颠倒了。”

“扶汪,只会让蒋更抗日。”

“日本政府和陆军当局,看错了蒋的民族主义性格和他的实力。”

这番心里话,在他晚年回忆录中公开发布,想来受聘国民政府军事顾问之时,也会向中方如此倾诉,令蒋十分受用,为合作奠定了信任基础。

另外,早在投降前,他就与重庆有着频繁的联系。

这在他战后写的回忆录中,也有明确的记载。

二、谈和4条线

第一次联系是在1942年底,当时的他是华北方面军司令,驻北平。

在系列大扫荡之后,他开始找汉奸殷同等,与重庆的王芃生接头。

秘密谈和的信息收发地,就设在殷同家里。

冈村亲自派自己的通讯兵驻守那里。

他说,北平与重庆,每周交换电报一两次,但“对方态度强硬,计划没有什么实际效果。”

后来,冈村胜任第六方面军,打通大陆南北交通线,即“1号作战”,之后又升为中国派遣军总司令。

在这个过程中,冈村一直挂念着“以战迫和”,所以与重庆的联系始终未断。

这就是冈村所说的第一条谈和线路,也是最早的、最没效果的线路。

1944年7月,东条英机下台,小矶国昭组阁,开始了以“和平”为使命的第41任内阁。

小矶的谈和渠道很多,其中大陆日军与重庆方面的联系,全权交给了中国派遣军头目,冈村宁次。

冈村快马加鞭,立即组织他的参谋研究方案,最后推出3条新的谈和线路。

具体哪3条,冈村在回忆录中未详述,但一次与重庆密使的“0距离”接触,则记得很具体。

战时日本写真

三、3个指示

1945年2月,冈村的密友,退休后在上海伪政府当顾问的船津辰一郎,到南京冈村官邸,带来一条惊天好消息:

上海一个叫袁良的人,带来重庆口谕,需要面见冈村当面转达。但考虑到不便来南京,所以请冈村到上海会面。

2月14日,冈村及其贴身参谋、船津辰一郎、袁良在上海秘密会面。

据冈村说,当时在场的还有陈仪。

陈仪是日本陆士毕业,被称为中国的“日本通”,由他传达重庆秘密使带给冈村的3点意见:

“①中国与美国不可分离,但我认为中日合作对大东亚至关重要;

“②因此,拟于适当时机为日本讲话。拯救日本非我莫属,然日本人误解我的本意,实为憾事;

“③望相互尽力克制。”

冈村听了未当面回应,事后和参谋判研,认为口信真实性可靠,但决定不予以回应,因为对方“出言狂妄”

日军在北京

四、1个焦点

此时的冈村,其实心里已有谈判的底线,但被这次口信压得喘不过气来,干脆“不予理睬”。

“我方下最大决心提出的条件为,中国派遣军亦可撤至山海关(需时1年),而对方认为撤至山海关仍不满足,要求撤至釜山。”他事后回忆说。

这就是说,日本要想谈和,必须从中国大陆彻底退兵,包括满洲,一兵不留。

这个条件,早在1941年日本决定与美国开战前,就曾在内阁激烈讨论过。

当时的陆相东条英机大喊,坚决不能听美国的,坚决不能从中国撤兵,否则“事变成果毁于一旦,‘满洲国’也将遭遇危机,进一步讲,会威胁到我们对朝鲜的统治。”

威胁了朝鲜和满洲,就动摇了明治维新以来日本扩张的所有“成果”。这是日本天皇裕仁也不同意的。

满洲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后来,东条替代近卫文麿上台组阁,向美国偷袭。

可以说,日本10年前宁愿退出国联,10年后宁愿向全世界宣战,也不愿退出满洲。

死也要死在侵略扩张的道路上,那就让他快点死吧。

所以,1945年2月的冈村,所能让步的最大的底线,是退兵到满洲,而不是放弃满洲。

这就决定了他的谈和是不会有结果的。

日军投降

五、一声感叹

满洲是中国的地盘,不能因为日本自视为解决日本人口和资源危机的“生命线”,就可以拿走的。

对于蒋的“出言狂妄”,冈村在战后才知道有开罗会议在为其撑腰,

而自己长期居住战地,对开罗会议决定毫无所知,所以在谈判中自己也不妥协,导致日军最终失去保全的机会。

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讨论反攻日本,以及打败日本后的国际局势,要求任何盟国不得单独与日本媾和,必须逼迫日本无条件投降。

在这种大背景下,冈村求和一次次碰到硬钉子。

冈村晚年叹曰:“蒋介石当时所讲确是真心话,但直到停战后我才知道。”

“如此条件在当时(我)不屑一顾,但以后考虑,作为投降条件,当然要撤至釜山。”

=============

参考文献:

稻叶正夫《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1981年版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