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会做官,但不能和张之洞比,为什么?在关键环节张太精明!

发布时间:03-1612:20

曾国藩说李鸿章一辈子拼命做官,言外之意是李鸿章为官有道。而如果跟晚清另一名臣张之洞比起来,其实李鸿章还是差点意思。在晚清那几位名臣中,论真正会做官,张之洞当属第一人,正因为如此,他受到的批评不多,而且最得善终。

李鸿章能起来,归根结底还是逢乱世,踩着曾国藩的肩膀挣得了战功,张之洞不同,他是踏着标准的官场阶梯上去的,相当聪明,相当不容易。

同治年间,清流是朝廷一景,人称“青牛”,经常激清扬浊,讥讽时政,抨击权要,尤其好跟那些办洋务的地方督抚为难。但清流也常因为敢谏而弄丢乌纱帽,总之混清流,一般是叫好不叫座,可张之洞初入官场时虽号称青牛“牛角”,但他这个牛角却并没有因好顶人而丢官,反倒是赢得了官场名声,步步高升,这在当时的官场,简直是凤毛麟角的奇迹。

张之洞是怎么做到的呢?

有人评价说,这个青牛的牛角,不但没有把人抵痛,有时还正好搔到痒处,用现在的话说,此人的情商极高,办事会变通。

举两个张之洞前期的事例。

1875年,四川东乡县知县孙定扬违例暴敛,激起乡民众怒,进城申辩,而孙定扬反诬乡民造反,四川提督因此不分青红皂白率兵进剿,烧屋毁寨,残杀无辜四百多人,酿成特大冤案。案发之后,由于事牵西太后特别宠信的四川总督吴棠,任凭言官怎么弹劾,朝野上下如何沸腾,就是平反不了。

而张之洞出面,则十分聪明地绕开了吴棠,将直接责任人孙定扬顶罪,结果立竿见影,冤案平了,大家皆大欢喜。

又比如1880年,宫中出了件惹得朝野大哗的事件,事情虽不大,却关乎慈禧太后的脸面。

有一天,慈禧太后让太监给她妹妹(醇亲王福晋)送几盒食物,可是送东西的太监没按规矩携带腰牌,宫中也没有事先跟守门的护军打招呼,结果护军不放行,太监恃宠跟护军吵了起来,愤激之下摔掉食盒,跑回去报告慈禧太后说是护军无礼,不仅不让他出去,还砸了东西。

慈禧太后闻言勃然大怒,立即下令罢免护军都统,并将当值护军交刑部拿问,欲办重罪。

此事由于事关已有跋扈之势的太监,所以自首席军机大臣恭亲王以下,反应强烈,一致认为慈禧太后处置不当,可是慈禧太后因为脸面想要几个护军的脑袋,也是事出有因,结果这事就结了死结,僵在了那里。

张之洞是怎么解这死结的呢?

他不像众多谏官那样一上来就把矛头指向太监的跋扈,暗示慈禧太后宠信太监,人家从慈禧太后的自身安全出发,引嘉庆朝林清事件为前车之鉴,说明宫门护卫制度严格是有必要的。如此入情入理地解这死结,既让慈禧太后觉得有理,又让慈禧太后有台阶下,最后护军得以保全性命,涉事的太监也受到了惩罚,又是一个皆大欢喜。

可以说,这阶段的张之洞,既有博取名声的魄力,又有赢得事功的能力,绝非吴可读那样以死犯谏的言官可比。

外放之后,张之洞做官的目标策略亦务实而高明,他不再以博取名声为第一要务,而是换成了博取封疆大吏的事功,但有一条,不管是博取名声,还是赢得事功,都得以保住身家性命为首要前提。

正因为如此,在封疆大吏的任上,他才能把洋务办得有模有样,以至于过了半个世纪,毛主席还说中国的重工业不能忘了张之洞,论洋务功业,他是不输李鸿章的。

但与此同时,遇到乱世的官场漩涡,他又能做到毫发无损,不坏前程。

戊戌变法时张之洞的表现就是鲜明的例证。实际上,张之洞是支持变法的,但支持的同时他又时刻关注慈禧太后的脸色,绝不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所以,当慈禧太后翻脸,发动政变,杀掉戊戌六君子时,他才没有受到任何牵连,依旧好官照做。

戊戌变法后,张之洞又亲手扑灭了自立军起义,毫不手软地杀掉了自己的学生唐才常。不久,他又在武昌识破了导致官民恐慌的“假光绪案”,将有宫中太监配合,长得很像光绪的冒牌货押回北京,从而避免了慈禧太后的一次统治危机。

然而,就在慈禧太后连同所有人都认为张之洞是死心塌地的保后派的时候,他却在北方闹义和团,慈禧太后公然向所有列强宣战的关键时刻,联合李鸿章、刘坤一,大搞起东南互保来。

有野史说,抗命之时,幕僚草拟奏章上有这样的话:臣职守东南,不敢奉诏。张之洞言道:这老寡妇得吓她一下,改成臣坐拥东南,死不奉诏!

这说明了什么?

张之洞的忠是有底线的,慈禧太后是主宰时,他是保后派;慈禧太后自身难保时,他是保己派。还是那句话,身家性命是第一位的。

说到身家性命,张之洞还有一点亦很精明,他不像李鸿章、曾国藩那样愿意为清廷鞠躬尽瘁,背负骂名,简而言之,他把名声看得很重,无论是眼下的还是身后的。

因为是这样一个心态境界,所以在晚清那个洋人牛气冲天的时代,他坚决不跟洋人交涉谈判,不像李鸿章,拼命做官,每遇危局就站出来跟洋人谈判,最后背了多少年也洗不掉的“汉奸”骂名。

这一点,当然可以说张之洞滑头,但张之洞为了名声,也有值得称赞的地方。

从曾国藩开始,到李鸿章,内心都有掌控军队,做军阀的想法,但张之洞不,他也努力练兵,但却不把军队看成是自己的夹袋中物。

所以,从两江总督任上调离时,他把辛辛苦苦练成的自强军留给了刘坤一;回到湖广总督任上,他又练成了湖北常备军,1906年调京入军机时,再次交了出去。

晚清有这样一种评价,说张之洞有学无术,袁世凯不学有术,岑春煊不学无术,其实,看懂张之洞,他不仅有学,而且有术,当然你也可以说他是高级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身家性命、身后名节、不朽事功,哪个都不能少!

所以论境界操守,他其实又比背负骂名的李鸿章差点意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