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年,赛金花真的通过瓦德西拯救了京城吗?一位名人目睹过真相

发布时间:03-1519:36

1900年,八国联军攻进京城后,的确很野蛮,而且这种野蛮还带有一定的预谋性。

那年月德国军队远征一向是有军妓随军的,但1900年进攻京城这一次,他们却没有带女人。很显然,他们凭借枪炮优势,对迅速占领京城有着相当的自信,并且认为京城中一定不缺包括女人在内的战利品。

八国联军占领京城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金银玉帛和女人是他们抢掠的重点,甚至连他们号称要保护的中国教民,也遭到了凌辱,这一点就连他们的最高指挥官瓦德西也得不得承认。

在度过了战争初期的动荡和混乱后,八国联军的士兵从大索三日的亢奋中渐渐平复下来,各国列强对京城实行分区管理,着手恢复秩序。很荒诞也很讽刺的是,京城最早恢复的商业活动,竟然是娼业,不仅著名的八大胡同生意火爆,就连一向偷偷摸摸搞地下活动的暗娼也活跃了起来。

赛金花与瓦德西之间的流言就是在这种背景下流传开来的,那一阶段,各国洋人与京城娼妓的确生意不断,来往频繁。

赛金花本姓赵,赛金花是她的艺名,此女原是苏州娼家的一名“清倌人”,也就是雏妓,当时的艺名叫傅彩云。

十六七岁时,傅彩云被同治朝的状元洪钧看中,纳为小妾。后来洪钧被任命为清廷驻俄、德、奥、荷四国公使,由于洪夫人不乐意远行,于是状元公洪钧便带着她出国上任,驻节德国首都柏林。

据说,在德国期间,傅彩云邂逅了风度翩翩的“日耳曼绅士”瓦德西,并谱写了一段一见钟情的风流韵事。

几年后,洪钧回国,不久病死,傅彩云遂离开洪家,在上海、北京等地重操旧业,先名曹梦兰,后名赛金花。由于“状元如夫人”的头衔十分有卖相,赛金花很快成了京城名噪一时的名妓,经常与公子王孙、达官贵人相往来,人称赛二爷。

八国联军攻进京城时,赛金花正好在京城,住在八大胡同之一的石头胡同,此地正归德国管辖。

就这样,赛金花与昔日的露水情人瓦德西重逢了,两人一起住进仪鸾殿,朝朝暮暮,卿卿我我。

其间,仪鸾殿燃起的一场大火,让两人之间的轶事显得十分真实。据说,见大火烧来,瓦德西挟着赛金花从窗户一跃而出,将英雄救美演绎得淋漓尽致,而赛金花借此更向世人证明了一点,她在瓦德西心中相当地有分量。

之后,流言便成了光辉事迹。

说是赛金花不停地在瓦德西枕头边吹风,不仅制止了联军的大屠杀,而且保护了皇宫免受焚毁,甚至还有这样的说法,在议和的关键阶段,在李鸿章束手无策的时候,幸亏有赛金花出面成功劝说克林德夫人(克林德系义和团运动时的德国驻北京公使,后被义和团杀死)接受了立碑道歉的条件,慈禧太后和光绪帝这才逃过一劫。

诸如此类的流言一传十,十传百,赛金花俨然成了京城中的巾帼女英雄,上至公子王孙,下至贩夫走卒,无不传扬。

而作为当事的女主角,赛金花则一直知趣地在流言中顺水推舟,因为这些流言对她有价值,只要流言不衰,她的生意就能一直红火下去。

那这些流言到底是真是假呢?

其实只有稍微盯一盯这些流言的细节,很容易就能发现其中的破绽,或者也可以这么说,正是因为这样的流言充满了太多不可思议的巧合,所以它注定只能是故事。

赛金花在德国时,瓦德西根本不是流言中的年轻绅士,那时他已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另外,偌大一个德国,邂逅哪有那么容易,而且还是一见钟情式的邂逅。

瓦德西做八国联军统帅驻京城时,已经是年近七十的老人了,哪还有那么大的兴致,哪里还能不顾颜面地厮混,至于火海中跳窗,那就更不太可能了。

其实,当时就有人站出来拆穿过这些流言,而且可信度极高。

作为同文馆的学生,后来因帮助梅兰芳走出国门而闻名的戏剧理论家齐如山,当时就在京城。

在京城,齐如山因为懂外语,没少跟洋人打交道,并因此与洋人做了不少生意。齐如山说,他曾亲眼所见,赛金花只是与一群德国下级军官厮混在一起,有一次,看见瓦德西经过,吓得连头都不敢抬。

如此说来,以审视的眼光看,加之可信之人的证词,赛金花与瓦德西的流言不可能是真实的历史,这样的流言之所以流传,那是因为当时的国人有一种可悲的心态,衰败的王朝,男人无用,只能寄希望于女人来行民族大义,力挽狂澜。

这样的情结,自明末清初时就有,像李香君、柳如是,只是到了清朝快完了,又轮到赛金花头上罢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