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亿的牛蛙市场,如何战疫?解禁后又有何变化?

发布时间:03-1513:15

这次疫情期间,国家实施最严厉的野生动物管控措施,也误伤了很多养殖水产品,一时间对牛蛙的影响非常大。

3月4日,农业农村部紧急印发通知,中华鳖、乌龟、牛蛙等列入两个相关名录的两栖爬行类按水生物种管理,这也意味着,它们不列入禁食野生动物名录。

牛蛙原产北美,自然生长在美国洛杉矶以东的北美地区。由于个体大, 食用价值高,通过引种驯化而人为扩大了它的分布区域。

2019年国内牛蛙养殖和饲料量均在40万吨左右,养殖和饲料的产值在100亿左右,加上牛蛙流通和餐饮,业内人士估算牛蛙全产业链产值在500亿左右。

牛蛙的解禁松绑,也让从事牛蛙的餐厅和上下游供应商们松了口气,有专业人士认为,这个500亿的产业未来会成为继小龙虾之后的超级单品。

01150多家店蛙小侠的战疫措施

春节前,蛙小侠全国150多家店像往年一样,为春节期间旺季消费准备了充足原料,包括净菜、牛蛙、辅料等。每家店投入几万元,一共1000多万元。

然而23日武汉封城让全国餐饮业迅速降温,特别是“禁野令”一出,全国的牛蛙门店几乎没有顾客。

疫情发生50余天以来,蛙小侠也制定了全过程详细的应对措施:

1. 初发生疫情时

接收到政府要求做好疫情防控的消息后,及时响应政府号召,组织员工学习防护指引,包括戴口罩,洗手消毒,餐厅消毒,检测体温等措施;

制定的措施还及时检查门店执行情况,每日利用水印相机等线上工具检查汇报并修正偏差。

2月16,蛙小侠还向红十字会捐赠20万元,向广西医院损赠价值10万元的N95口罩,并向医院医护人员提供健康餐食。

2.当政府要求停业时

第一时间响应配合闭店,并响应不裁员的号召,安排员工在宿舍做好防护,保障员工每日的基本生活并发放基本工资。

每日监控员工的健康打卡,健康打卡率98%,目前无一人感染。

组织全体员工在商学院线上直播学习业务知识和生活小妙招,丰富员工日常生活。

3.接收到牛蛙禁售时

及时清理所有库存,下线所有推广,与所辖监督所保持信息的及时沟通,了解最新政策,为复工做准备。

积极配合深圳饮食协会和市人大法工委提供牛蛙相关养殖历史等资料和实物检验,帮助完善品类信息。

4.解禁后

根据各区各街道的疫情防控情况,与所辖市场监督局保持密切沟通,及时掌握复工信息。

根据市场监督局和街道以及物业的要求做好复工的人员培训,物资准备,并提交资料,并经过验收合格后复工。

采取逐步复工的方式,先开通线上外卖,逐步开放限制性堂食。堂食顾客必须测体温和消毒并登记后进入。

各店每日的消毒和员工体温监测及时展示在店门口,包括外卖的安心卡的标识,让顾客放心。

另外,部分免除加盟商管理费,与加盟商共渡难关。协助加盟商做好疫情防控和有序复工,目前复工率90%以上(以外卖为主)。

这次事件发生以来,来自社会各种声音比较多,但绝大一部分消费者,还是支持牛蛙品类的,认可蛙小侠的顾客,在舆论时期也纷纷发来鼓励和祝福。

事件之后,对牛蛙品类更加有信心,市场依然存在很大的机会点,会坚持走下去。国家的这次官宣,给了民众和行业极大的鼓舞,相信不会影响消费者对牛蛙的喜爱。

02未来布局调整:增加产品拥抱资本

经过这次疫情和牛蛙禁售风波后,蛙小侠在品牌布局上调整:

1、加快蛙小侠新石锅产品系列的市场推进步伐,未来在门店增加复合型菜品。

在2019年底,蛙小侠就已经推出了新的石锅产品系列,目的就是实现品类化差异和建立品类壁垒。

新石锅产品系列,牛蛙依然作为主打核心产品,但牛蛙产品在菜单中占比已减少到30%,这意味着有更多更丰富的复合菜品提供给顾客选择,抗风险能力得到增强。

从这次事件的发生来看,也证明蛙小侠的战略决策是正确的。

2、加强上游供应链的管控,建立牛蛙养殖标准。

这次牛蛙事件,和新冠疫情息息相关,针对疫情的发生,从某种角度来看是流通环节对食材监管不到位。

相信这次疫情带来的沉重代价,国家对食品安全的管控力度会更强。民众担心吃,又不得不吃的局面将会解决。

食品安全问题迫在眉睫。农业现状生产力非常分散,难以进行统一的规模,有质量的种养殖,农民文化程度偏低。餐企也要参与其中,一起建立种养殖标准。

构建运营成本更低的生态性产业链合作体系,学习以色列、荷兰农业,让每个生产、流通环节安全可控。

未来,一定要把农业以企业的形式来监管运营,才能彻底解决食品安全问题。

所以,加快蛙小侠自有生态牛蛙养殖基地的发展,建立输出牛蛙品类养殖新的产业化标准。

3、加速规范内部管控标准,拥抱资本,加强抗风险能力。

危机来临时,抗风险能力低的企业会倒下一批,但是市场规模还在,会给具有行业规范走在前端的企业巨大的机会。

这部分企业会成为近3年规模化发展的排头兵,有了资本助力将造就一批上市企业,中国会出现一大批1000家甚至10000家门店以上的规模企业。

疫情和牛蛙事件不会创造一个趋势,但是它会影响趋势的发展!

03牛蛙供应链的危与机

深圳鑫蛙王子专注牛蛙供应链的刘长鑫也认为,这次疫情给牛蛙行业带来了危和机,对牛蛙产业的创业者来说 ,更是危也是机。

第一个“危”是大部分的牛蛙餐厅的消费场景是堂食为主,对应的“机”是外卖外带和零售的场景。

我相信大部分的牛蛙品牌都会重视外卖场景的打造,去年我们从品尚格餐饮转做供应链的重点也是零售化超市,并成功进入了华润、朴朴、盒马生鲜这类商超体系。

第二个“危”在于价格波动,牛蛙有别于小龙虾的季节性,全年可供货,但是牛蛙价格波动大,特别是疫情影响,预测接下来的波动会更大。

“我们做供应链不做纯粹贸易赚差价的事情,基于家族13年的牛蛙养殖经验和上游源头的深度参与,我们注重帮客户规划供应,提供价格稳定性方案,这是我们的优势。”刘长鑫说道。

2018年由于市场增速太快,养殖量跟不上,创造了十多年的最高价15-18元/斤,那段时间基本上各种类型的餐馆都上线了牛蛙!

在这之前,牛蛙养殖都是小规模散乱的局面,几亩到小几十亩的都有,有养殖农户一亩地最高利润接近50万。

于是2019年涌进了金融届房地产届的从业者来大规模养蛙,可以说是行业大跃进,不完全统计养殖规模翻了4倍,导致2019年价格暴跌,最低的源头价3块多。

今年,虽然不少养殖基地撤了,不再养殖,理应价格开始回暖,但是疫情影响导致大量蛙在春节囤积,价格再次下降,源头价最低到了2.5元/斤,而正常养殖成本是4.5元/斤。

虽然目前牛蛙解禁,但是还是要有段时间的缓冲,预估接下来还将保持一段时间的低价!

那么下一段,预计在五六月份,大部分蛙经历4月最容易死亡的季节,加上很多退养的,市场恢复后可能会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加之市场回暖,新增市场比如我们专注的零售市场又会加大市场需求,势必带来牛蛙的再次涨价,下半年预估会达到10元/斤甚至更高!

这个时候的“机”需要源头端,贸易端以及品牌端的紧密配合,开发更多如我们的冷冻零售食品类牛蛙产品,规避价格振动带来的巨大影响。

鑫蛙王子是以帮客户提供牛蛙整套产品与市场规划解决方案为重点的经营方针,力求产业链上下游的健康发展。

还有一个利好,这次疫情短暂地禁售牛蛙,后面由于整个产业链的完善,让这款高营养高蛋白低脂肪的产品得以被国家层面认可,也是给牛蛙带了一个正面公关的效果。

来源/餐饮O2O 整编/小贝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