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村宁次晚年曝光进攻重庆的详细计划,美国直呼凶险

发布时间:03-1908:55

一、冈村计划

从1944年4月到1944年11月,冈村宁次领兵从河南郑县打到广西桂林,只用了8个月。

打通南北铁路交通线,基本完成日本大本营规定的目标。

8个月里,冈村本人也从华北方面军,升到中国派遣军,成为侵华日军第一头目。

通过这8个月的侵略战争,冈村感觉到与7年前的武汉会战有很大不同,仗比以前好打了。

“经过六七年的抗战,中国军队经验丰富了,武器装备在美国的援助下更精锐了,但作战能力反而下降了。”

考虑到自己带领着105万大军,在结束了一号作战后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他心里很忐忑。

同时看到南方军在南亚和太平洋战场上步步后退,备受蚕食,75万大军岌岌可危,自己心里更加焦急。

他想,唇亡齿寒,若南方军失败了,打到了日本本土的话,他这个中国派遣军也没有好下场。

为此,他和诸方面军司令、参谋开会后,向大本营提出一个大胆的计划:

由他指挥直接向重庆进攻,来一个釜底抽薪,直接攻占重庆,彻底解决中国问题

日军配图

二、具体内容

这是一个要命的决定。

“中日事变”7年多了,多少人喊着彻底解决,从3个月到3年到现在7年了,都在发誓彻底解决,但事实上都没有达到目的。

现在,中国驻军的日本第一头目,直言要“直捣黄龙”,彻底改变现状,多少让日本心惊胆颤,重蹈覆辙的历史忽而再次隐隐作痛。

冈村的作战计划于1945年元旦那天拟好。

他是在和众多高级参谋一起深思熟虑后拟定的,不是泛泛而说、表表决心秀一下的那种。

具体计划如下:

1.南线

1945年3月起,由驻衡阳的第20军之40、47、116师团,由宝庆(今湖南邵阳)出发,向芷江进击,然后由芷江沿川鄂交界处一带,一路向北,用1个半月的时间占领重庆的涪陵。

在涪陵休整后,于5月中旬渡江,与另外一支部队一起围攻重庆。

这是第一条线路。

冈村计划示意图

2.西线

另外一支主力,11军的3个师团,在3月下旬从广西宜山出发,一路向北直取贵阳。在贵阳西的安顺作战役警戒后,5月中旬北上泸州,渡江,然后直达成都。

3.东线

还有一支备用的军队,就是驻武汉的34军,根据需要可抽调师团,从宜昌出发向西取万县,抵达重庆东,与20军一起围攻重庆。

兵分三路,齐头并进,百万大军就这样想把重庆彻底解决。

时间只需4个月。

这个“煌煌大作”,当时就震惊了东京大本营。

日本二战大本营

三、凶险也!

10天后,冈村的高级参谋带令从东京回来,告诉冈村:大本营不予批准。

令冈村“全力准备应付美军在中国沿海登陆,确保本土国防资源。”

冈村垂头丧气,大为不解。

“这是大本营缺少精明军事家,日本前途没有指望了。”冈村喃喃自语。

根据他的设想,此举即便不能彻底歼灭重庆军,也能使重庆投降。

退一万步,其扑灭重庆的阵势,也可以牵制盟军把重心调整到中国大陆,从而可以避免日本本土受攻击。

而根据自己的判研,美军是不会在南部来一次“诺曼底登陆”的,所以拿下重庆他信心满满。

即便美军万一登陆了,也成功吸引了攻击日本本土的兵力。

但是,大本营明显是害怕了。

冈村认为,他们下达的“应付美军在中国沿海登陆”的重心,说明了对世界局势的不了解,对中国兵力和美军战略重点的错误估计。

但命令既然下达,他只能服从。

有心想找几个军司令和参谋合计合计,来个联名上书,再次要求北上作战,但看到几个军司令也不太热情,自己空留一腔“热血”,重庆作战只得作罢。

实际上,冈村的最后一击到底是否可行呢?

这从魏德迈的战后报告书中可窥一斑。

魏德迈是1944年10月接替史迪威到重庆履职的,职务是驻华美军司令兼中国战区参谋长。

魏德迈

11月10日,在桂林和柳州都被冈村大军攻占后,魏德迈紧急致电美国陆军参谋总长马歇尔:

“毫无疑问,目前中国的情况是严重的,而且在继续恶化。”

魏不无担忧地说,柳州一陷落,贵阳亦甚危急,如果贵阳失守,日军下一个目标,则是作为美军空军基地及援华空运唯一终点的昆明,以及陪都重庆本身。

这将可能造成中国政治及军事上的瓦解。

魏德迈因此建议重庆,立即把在印度受美式装备训练的5支中国远征军,紧急调回国内支援贵阳。

尽管如此,魏德迈在战后看到冈村宁次的这一作战计划后,还是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直呼凶险。

“限于运输能力,(5个美式装备师)至多有2个师可运抵重庆,故日方若进攻,或可成功。”

他还说,其实“比重庆更重要的是昆明,该地是物质集中、补给的唯一枢纽,倘陷敌手,即使再顽强的中国军队,也将举手投降。”

魏德迈的分析与冈村的计划利弊吻合,可见冈村最后一击甚是凶险。但大本营之所以不予批准,里外考虑了很多。

四、冈村的计划,能改变历史吗

现在看来,冈村计划仍然难以实现:

①路途遥远,动辄千百里,险山峻岭,易守难攻;

②中国军并非冈村想象得那么不堪一击,当退无可退置之死地而后生时,势必再来一次“淞沪会战”或“台儿庄”。

③打赢的日军并没有得到胜利的果实,占领地越多,分散的兵力就越多,而中国军队力量一直未受致命打击,速战速决仍难以实现。

④低估了中华人顽强抗日的决心。

⑤美军B29已经可以直接轰炸东京,若牵制重庆不成反被重庆牵制,冈村就无法“确保本土国防资源”,日本败得更快。

⑥盟国重心已调整到日本,德意已倒,只剩日本,苏联磨枪擦剑,《日苏中立条约》如同空纸,日本早已没了未来。

总之,冈村的计划对日本来说,胜算没有凶险多,信心没有绝望多,历史不会因为冈村的奇袭计划而扭转方向的。

===========

参考文献:

稻叶正夫《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1981

李黎明; 祝国红《魏德迈来华“调查”及其对美国的对华政策之影响》 唐都学刊2005-08-20

李德福《侵华恶魔 冈村宁次》世界知识出版社199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