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亲中新娘与闺蜜捉弄新郎,新郎被激怒:你是嫁我还是嫁闺蜜

禾田飞歌

发布时间:03-1313:03

做你的#情感#树洞。点击上方“关注”,你的故事,你说,我听

禾田飞歌 |原创文章

记得在看电视剧《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的时候,心里为凉生难过。

其实与凉生青梅竹马长大的姜生,眼里心里是有他的,姜生对凉生感情绝对是在兄妹情之上。

尽管凉生心里爱着姜生,却自以为是地认为姜生的身边,不应该只有他,姜生还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圈子,生生地将姜生放走。

当他终于意识到心中所爱,并向全世界大声示爱之时,姜生已经被他的自以为是推得远远地,再也回不来了。

在感情中,我们总是小心翼翼地想对对方好,为对方着想,自认为自己的选择就是对方希望的样子。

其实并不是。爱,不是以自己希望的方式去爱,而是以对方希望的并且自己也能接受的方式去爱,相互的尊重才能构成爱的内核。

斯科特·派克曾这样定义爱:爱,是为了促进自己和他人心智成熟而不断拓展自我界限,实现自我完善的一种意愿。

自我界限、自我完善,心智成熟,才能促成感情的成熟。

我们常在爱里犯的两个错误,一是,其实对方只想要一个苹果,而你送出了一车香蕉,自认为香蕉更好吃,以自以为是的方式去爱TA;二是,无论苹果香蕉我都要,我还要更多,因为你爱我,你就应该做到。也许这样说不够准确,而是在爱中为所欲为,认为无论自己怎么做,TA都会爱到底。

前者为骄,后者为作。

我们总是自以为是地爱着对方,而且在潜意识中认为,因为有爱,无论我怎么做,对方都不会离开,都会包容、接纳,才敢放纵地以这种方式去爱。

每个人都渴望着爱情,但不是每个人都懂得什么是爱情。所以有人体会不到爱,感受不到爱,她们就像嗷嗷待哺的婴儿,需要爱人时时刻刻捧她在掌心,满足她的所有要求,这才算是爱。

而真正的爱,是需要关闭五识,用心去体会的。

琪琪(化名)与雷名(化名)的分手很惨烈,是在雷名接亲的路上。还没将新娘接到婚礼现场,小两口就闹起了离婚。

分手原因看似不过是琪琪提了个要求,雷名不愿意为她做到。但了解他们恋爱经过的人都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分手,不过是失望积攒到了一定程度的决绝而已。

雷名比琪琪大5岁,在遇到琪琪之前,已经被家里催婚催得头大,所以在遇到琪琪以后,非常珍惜这段感情。

而那时琪琪刚刚工作不久,单纯活泼。一身的阳光与灿烂。在她一进公司的那天,就吸引了公司单身男士的注意,在她身边总是围着有心有意的男同事们。

雷名比这些男生都要大一些,沉稳持重,对琪琪的关心比那些年轻的男同事们来得实在温暖。

他经常在琪琪遇到难题的时候,默默地为她找到问题的症结,并给出解决的方案。而在问题解决之后,他又退回到自己本该在的位置,静静地远远地关注着琪琪。

若即若离的关心,让琪琪很心安,因为她知道,只要她回头,雷名一直都会在。

这种暧昧的味道一直在她与雷名之间氤氲。在琪琪厌倦了那些年轻同事喧嚣的追求之后,她与雷名走到了一起。

因为雷名比她大,一直就很包容她,宠着她,把她当成掌心里的宝贝,有求必应,随喊随到,寸步不离。

在雷名的宠溺中,琪琪开始有些任性起来。因为雷名的宽容,琪琪总认为无论她提出多么过分的要求,雷名绝对不会拒绝她,因为他心疼她、爱她。

事实上也是如此。

记得有一次,雷名刚出差回来。为了解决手上这件难缠的差事,雷名身心疲惫,想早早回家休息。

可琪琪不愿意,她想让雷名陪她逛街,因为那天有个品牌的限量款正式发售,她想抢到,拉着刚下飞机的雷名去排队。

在队伍中,雷名站着都能睡着,但琪琪却认为他心不甘情不愿,就在队伍里对雷名大发脾气,让雷名很尴尬,还得陪着小心地哄着她。

还有一天半夜,雷名刚刚把琪琪送回家准备休息,琪琪又给他打电话,说想吃家附近的麻辣烫,但不敢出门去买,想让雷名再返回来给她去买,把雷名折腾了半宿。

琪琪越来越会使小性子了,只要雷名有点怨言,琪琪就睁着大大的眼睛,很无辜地看着雷名说:“你不是爱我吗?爱我不就应该这样做吗?”

雷名很无奈,对这个小女友真是又爱又恨。

不管琪琪怎么作,好歹雷名求婚成功,琪琪愿意嫁给他。两人开始开开心心地筹备婚礼。

当然这个过程中,琪琪也作过好几次,雷名忍了下来,毕竟马上就要举行婚礼了,他也不想中间再出什么问题。

好不容易一切都准备就绪,只等婚礼了。谁能想到,就是琪琪的一句话,把前来接亲的雷名惹恼了,一场好端端的婚礼泡了汤,两人还没站上婚礼现场,就闹了离婚。

和所有新郎一样,雷名既开心又担忧地坐上接亲的花车。因为听过很多接亲出状况的事情,也经历了琪琪在婚前的刁蛮,雷名多带了一些钱作为防备。

到了琪琪家,倒是非常顺利,该给红包的给红包,该开门的开门,改了口敬了茶,下面就该抱着新娘子出门了。到了这一步,雷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正准备弯下腰抱新娘时,琪琪的闺蜜卫卫(化名)在琪琪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只见琪琪捂着嘴,笑得花枝乱颤,连连点头。

卫卫很神气地从新娘身边站了起来,还故意清了清嗓子,拿着腔调问雷名:

“雷名呀,你爱我们家琪琪吗?”

“爱啊,当然爱。”雷名回答,心里在猜测她们俩到底想干什么,但也太在意,毕竟在这里的流程算走完了。

“到底有多爱呀?能证明一下吗?”卫卫边说边看向琪琪,两人笑得很诡异。

“爱得死去活来呀。”雷名以为就是要个保证,怎么表达得猛烈一点也不为过。

“做牛做马都行吗?”

“还做牛做马呢,挖心挖肝都行。”雷名也开着玩笑。

“那好,这样,你现在就趴在地上给琪琪当马,让琪琪坐你背上,你绕屋子两圈我们就让你带走。”

这话一出,满屋的人不怀好意地笑了,大家起哄让雷名跪下。

雷名心里一颤,马上想起了婚前琪琪买项链的事情。

为了省钱,雷名新房的漆是自己刷的。那天,他正刷得起劲,琪琪给他打电话,非得让他现在、立刻、马上去买条项链,说是她看到表姐结婚时的项链了,比她现在买的这条还要好看。她想要与表姐相同的那条项链,一分钟都不能等。

雷名没办法,丢下刷了一半的漆,按琪琪给的图片去买,送到琪琪手里后,马上赶回新房继续刷,他怕耽误时间久了,颜色斑驳不好看。

刚拿起刷子,琪琪又打电话来了,开口就没说好听的,说他买的款式和图片不一致,让他马上去换。

雷名真想撂挑子不干了。琪琪这么任性,以后的日子依然会这样摩擦不断,一点点小事她就能燃起一堆的火。

当卫卫提出这个要求后,雷名突然觉得这个婚结得好没前途。

“琪琪,我就问你,这是你的意思吗?你是和我结婚呢,还是跟你朋友结婚?你到底听谁的?”

琪琪把头一扬,还是如以前那般神气:“雷名,就算咱俩结了婚,卫卫也依然是我的好朋友。我们是一个意思。”

雷名一听,转身就出了门。新娘的家人都追了出来,想拉住雷名。可新娘在后面说:“别拉他,长本事了,居然想走。想走就走啊,不结拉倒。”

可是看到雷名越走越远,琪琪慌了,顾不得刚才的傲娇,提着婚纱追了上去。可雷名对她说:“婚不结了,我真是给你脸了”,坐上车就走了。

琪琪哭了好多天,终于拗不过生气的雷名,在离婚书上签了字。

后来雷名向公司辞了职,去了北京。据说混得风生水起。而琪琪也因为同事在背后指指点点,没法在公司待下去了,也被迫辞职,不得而知。

感情中最怕的就是自以为是,自以为爱TA,自以为被爱,而表现得肆无忌惮。

而真正的爱,是要时时站在对方的角度,时时换位思考。不能总是从自己出发、为自己考虑。当你足够了解对方,那么站在对方的立场,或许会有另外一种全新的视角和收获。

感情中,不是你认为,也不要我认为,而是两个人共同认为。

所以说,人不能太自私,总是要在替对方多想一想。也不能总是以自以为是的方式来爱对方,因为这不是爱,而是在强加给对方你所谓的爱。

图 | 图文无关,如侵必删

END

今日互动话题:

你听过因新娘的刁难而让婚礼泡汤的事情吗?

请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如喜欢此文,请动动手指转发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