冈村宁次:日军有无法克服的缺点,让他们无法消灭中国军队

发布时间:03-1709:58

1944年8月底,冈村宁次接到日本大本营电令:

免去其华北方面军司令,转任第6方面军司令。

第6方面军,是一个专门为打通湘桂铁路而新成立的作战序列,下辖11军、23军、34军等。

它的背景和目的,是占领湘桂一带美空军机场,消除B29对日本威胁,打通从北平到广州的南北大交通。

华南战略要地,一个是全州,一个是桂林,一个是柳州。这里重兵把守,弹药充足。

9月10日,冈村抵达湖南衡山一学校,开始指挥作战。

拿桂林,第一个要塞是全州。担任攻城任务的是11军,其司令官是横山勇中将。

渡过湘桂交界的黄沙河后,11军于9月13日把全州包围,14日,横山军队从北门冲入全州,守军撤退。

城内外大火烧了10多天,囤积的军需物资全部烧掉,一个不给日军留。

1天拿下全州城,在冈村预料之中,因为此时的中日会战,已与7年前的1937年大不同。

日本总体败势已定,盟国作战重心在太平洋,大陆作战在拖而不在歼。

所以冈村才会觉得进攻如此顺利。

经过修整,10月28日,日军南下进攻桂林。

根据冈村的计划,11军从北面出发,绕到东、南,清除外围据点后,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包围桂林。

攻下桂林后,布防较弱的柳州已不在话下,此时,从桂林南下的11军,应迅速移兵西南的宜山,阻断柳州守军向西的退路。

同时,由东南方向开来的23军,从东南两个方向阻断守军退路,来个四面大包围。

如此可全歼中方守军。

冈村步步为营,用兵布阵不可谓不凶险。

如果真如冈村所言,4战区重庆军危矣。

但人算不如天算,冈村周密的围歼计划中,因为一个日军将领而全盘泡汤。

这个人就是横山勇,11军司令。

横山勇是一个彪悍的日军中将,论作战能力在日军中响当当的,有网友称其为日军中的“李云龙”。

作为一个军司令,他带领几个师团从鄂西、常德、长衡一路打来,攻城掠地,“功高”震主,曾与中国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叫板。

后来畑俊六设第6方面军时,他曾直言大本营:把11军直接升格为方面军即可。

但最后的结果是冈村宁次当了第6方面军的司令,这让横山勇很不爽。

冈村的命令到他这里也不灵光,他总寻机挑衅下这个新上司。

冈村是一个城府绵密的领导,对横山这个刺头伺机修正。

这次柳州大战,横山勇就彻底违逆了冈村计划,让冈村抓住小辫给处理了。

横山勇

根据冈村计划,横山勇在拿下桂林后,要绕开柳州,到西边的宜山去阻断重庆军的退路。

然后,由东南来的23军田中新一攻占柳州,对重庆军进行合围。

但是横山勇见23军未到,实在不舍得让眼前这块肥肉落入田中口中,就不顾冈村宁次三番五次下令阻止,直接攻入了柳州城。

这样,从常德到衡阳,从全州到桂林再到柳州,全都是他衡山的“功绩”了。

但这一步棋,也留下了巨大的纰漏。

确如冈村所言,拿下柳州后,横山勇再去宜山追击,张发奎的主力已经从宜山离去,横山勇只得到了些无法移动的军用物资。

这令冈村宁次大为光火。

战后,他面见畑俊六时,好好告了横山勇一状,说他不听指挥,擅作主张,让方面军失去了一次围歼中国40余个师的大好机会。

畑俊六禁不住骂了一声“混蛋”。

不几日,横山勇就被大本营免去了11军司令之职,明升暗降调回了国内任他职。

桂林沦陷后

冈村后来分析横山抗命的原因,说他太争强好胜,为了争先抢功,置围歼败军的绝好机会于不顾,贪恋入城,因小失大。

冈村还说,其实,这不是横山一个人的毛病,日军都是这样。

一遇到城市,就舍弃了追击,这是日本武士“争先抢功”的精神,用于现代战场后的“功与过”。

冈村的分析可谓命中日军致命弱点。

政治理论家克劳塞维茨说,打仗的第一目的是歼灭对方军队,而不是攻城略地。

日军“抢先争功”的毛病,是日本旧武士的基因所致,也是日军目光短浅的一个例证。

日军配图

日军历来重精神而不重物质,重战术而不重战略、看小胜而不顾全局,因此狂热侵略,不计国力现实而盲目扩大战事,捉襟见肘,步步被动,最终引来毁灭性打击。

其实,不光彪悍的横山勇是如此,连谋略深重的冈村,也犯有这样的错误。

此时是1944年秋,6年前的武汉会战中,冈村任11军司令时,为了与东久迩的军队抢功入城,也是不顾国内陆相板垣征四郎的反对,一意孤行放弃追击薛岳兵团的机会,最后争得首入武汉城的“功名”。

冈村也因此得罪了陆相板垣和陆军参谋总长闲院宫。

这也是他后来黯然被调回国当军参议官的原因。

晚年的冈村,在回忆录中对这一日军短视行为反省时,隐约以带有炫耀的色彩称之为“日本武士争先抢功的精神”,看似是一种无奈,实则是日军致命弱点。

=============

参考文献:

稻叶正夫《冈村宁次回忆录》中华书局198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