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一个月我才知道,老公是意外,婆婆是真爱:好大一个坑

禾田飞歌

发布时间:03-1213:42

做你的#情感#树洞。点击上方“关注”,你的故事,你说,我听

禾田飞歌 |原创文章

周国平曾说:好的婚姻是人间,坏的婚姻是地狱,别想到婚姻中寻找天堂。

既然是人间,就有着人间的悲欢与苦乐。人间实苦,才让我们向往天堂。吃多了苦的人,总是贪恋着别人给予的一点点甜,哪怕是裹着蜜的罂粟,也会因为贪恋那一点点温暖而心甘情愿地堕入深渊。

婚姻于女人而言,犹如女人命运的转折点。遇到好的婚姻,说平步青云也不为过,它能够让女人拥有生活与爱情的幸福。而坏的婚姻就是炼狱,不仅没有幸福,还会失去很多生活中最普通的温暖。

但又有谁能够在婚前就能看到婚姻的未来呢?因为在进入婚姻之前,女人很少能用理智来对待爱情、对待婚姻,她们有为爱勇往直前的一腔孤勇,执着于爱情带来的温暖与幸福之中,而无法辨别感情的真伪,就这样任性地让自己掉进去,幸福着或者痛苦着。有人幸福,共度白头;有人痛苦,半道分了手。

有时看看女人的婚姻,有的是先天不足,在婚前就犯了选择的错误;有的是后天乏力,没有学会用心和经营。

不管如何,女人的婚姻幸福与否,大多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而一旦认识到自己在婚姻中犯了错,及时抽身,才是最佳的方式。

学会切断,学会舍弃,学会一个人在孤独中走出来,这不是薄情而是自爱。

魏莱(化名)决定离婚了。当她和老公江涛(化名)办完离婚手续后,魏莱对江涛说:“我真想暴打一顿你这个人渣。”

而江涛的回答让她认清了这段痛苦的婚姻,彻头彻尾都是自己为自己挖的坑,亏得当初自己还乐滋滋地往下跳,现在被伤得体无完肤。

听听江涛到底是怎么回答她的:“大姐,从头到尾都是你自愿的,你不也挺开心的吗?你一个女人,连个孩子都保不住,我要你也没什么用,难道要怪我呀?”

魏莱是一个在穷苦人家长大的女孩子,骨子里就带着自卑和怯懦,即便是成年后依旧是一副营养不良弱不禁风的样子。同龄人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却不见魏莱谈恋爱。实际上,是魏莱自卑,她自己说过:“谁能看上我这样条件的人呢,对谁来说不是一种负担呢,我就慢慢等一个愿意要我的傻子吧。”

其实,在魏莱的心中藏着一个人。那个人是她大学里的初恋,也是伤害过她的人。她一直记得男友提出分手的理由:“魏莱,谢谢你给了我美好的校园恋情。我们马上要进入社会了,我们都要现实一点。我们两个不般配,纯谈恋爱还可以,但要组建家庭,还是有差距。就这样好说好散吧。”

在魏莱进入社会之后,她也承认,当初男友伤害她的话,其实说的就是一个事实,她家穷,与男友家不配。

只是当时她觉得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所以魏莱努力地工作,空闲时间里也做兼职,她让自己忙起来,多多地挣钱。进步和赚钱成了她快乐的原动力,在潜意识里,魏莱能依靠的人只有自己,变有钱和变优秀才能给自己安全感。

魏莱的努力让她在这座城市里站稳了脚跟,自己给自己安全感,她做到了。不过有时,初恋的身影还会出现在她的脑海中。

所以,在魏莱在收到初恋发来的好友申请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再一次与初恋建立了联系。

其实魏莱的初恋,就是她后来的老公江涛。

大学毕业之后,江涛在亲戚的帮助下,从事一份文职工作。到底混得怎么样,一看江涛的那种状态就知道。

再次见面那天,江涛正在和朋友喝酒。桌子下面全是空的啤酒瓶,一碰就叮叮当当响成一片。江涛胸前的衣襟都被啤酒濡湿了。

看到魏莱来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想去拉魏莱的手,被魏莱故作不经意地躲开了。江涛也没在意,忙拉过一张凳子,让魏莱坐下。

其实在魏莱看到江涛的那一刻,她就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看他。江涛一脸的颓废和落魄,完全没有大学里阳光的样子。

但碍于面子,魏莱没有马上离开,陪着他们把酒喝完。江涛已经有些醉意了。

临近散场,江涛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按了接听键,直接把听筒放在了魏莱的耳边。

魏莱一听声音,是江涛的母亲,马上打了声招呼:“阿姨你好,我是魏莱。”

江涛母亲明显一愣,马上接着说:“唉呀,是莱莱呀。江涛可算把你找到了。再找不到,他可是要继续混下去了。找到就好,找到就好。好好好,莱莱呀,别生气他喝酒啊,他以前不这样。有时间你来家,阿姨告诉你。”

听了江涛母亲的话,魏莱的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像糖针,尖利地疼、甜丝丝地疼。

就这样,两人又走到了一起。有人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可魏莱却觉得这回头草也不难吃。

在社会上混过几年的江涛,哄人的本事大涨,让魏莱感觉他一直没有忘记自己,一直把自己放在心里。

江涛妈妈也说,江涛后来也确实交过几个女朋友,谈了没多久都分手了。但在江涛妈妈眼里都不如魏莱好,不如魏莱懂事听话还明事理。江涛也说找不到大学时那份恋爱的感觉。

“所以,莱莱啊,江涛一直就没有忘记过你。你们又在一起了,阿姨真的很高兴。”

女人,总是会被表面的言行所迷惑,江涛的一些混账言行,魏莱也选择了原谅。

魏莱曾给江涛约法三章,不让他再喝酒,不再跟不三不四人的鬼混。江涛嘴上答应,却屡教不改。一被抓包,就会马上承认错误,加倍地对魏莱好,这让魏莱觉得江涛很在乎自己。她相信,只要给江涛时间,他是会慢慢改过来的,她后悔自己没有早点与江涛重逢,也许在自己的帮助下,江涛早已经变得很好了。

一旦女人把自己当圣母的时候,她就太相信自己的魅力,而忽略了人的本性。魏莱也是这样,她想要拯救江涛,却没想到被江涛推下了深渊。

在这个过程中,江涛妈妈也起到了神助攻的作用。每当魏莱有些泄气的时候,江涛妈妈总会给她打气:“魏莱呀,我发现江涛最近好了很多了,他还是听你的话的。你真有这个能力呀。快点嫁过来吧,阿姨都等不及了。彩礼呀陪嫁呀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只要你们好好地在一起生活,阿姨是什么都不求了。”

在与江涛分开的这几年,江涛父亲去世了,家里就江涛一人挣钱,再加上自己又贪玩儿,其实家庭底并不厚。而魏莱这些年一直没闲着,她的父母也一直在外面打工赚钱。这样一比较,其实两家经济条件相差无几,这也给了魏莱一些自信。

所以,当魏莱发现自己怀孕时,她同意了江涛的求婚。两家一合计:魏莱家没要彩礼,也不准备陪嫁,而是由两家各出10万元,作为小家庭的启动资金。江涛家新装修好的房子就作为两人的婚房了。

婚后没多久,大概也就是刚过一个月,江涛旧态复萌,又开始在外面吃吃喝喝,直到半夜才回家,微信不回电话不接。

即使是回到家,不是躺在床上装睡就是沉默不吱声,让魏莱分辨不出他是真的喝醉了,还是在逃避魏莱的问题。

魏莱也很无奈,自己怀着孕,总不至于要跟他撕破脸吵架吧。她压下所有的不高兴,认认真真地跟江涛谈了一次。但也只管得了几天。几天之后,江涛照样夜不归宿。

多说几次,就变成魏莱一说就承认错误,但就是不改。魏莱没辙,只能求助婆婆。

但婆婆却说自己真管不了江涛,说她以前也劝过江涛,他老是这样,已经吓跑了好几任女朋友。结果以后再给江涛介绍,人家一听这种情况都吓走了。婆婆还感谢魏莱念旧情,对江涛好,愿意嫁给江涛,了了自己一桩心事。现在又有了孩子,你们就好好过吧,别生事儿,好吗?

魏莱一听,真是觉得这场婚姻是江涛和婆婆联合起来给她下的套。但现在又能怎么样呢?婚也结了,孩子都有了,只有硬着头皮往下走。

一天晚上,准备睡觉的魏莱接到了江涛的电话,电话里,江涛急切地要求她赶快带钱到唱吧,他出了点事。

原来,江涛和朋友们喝多了酒,把唱吧里的设备弄坏了,老板要求赔钱。

当魏莱把钱送到后,双方又因为言语上的争执而动起手来,混乱中,魏莱被人撞倒流产了,而江涛也因为故意伤害,与唱吧私了,赔了不少钱。

魏莱一个人躺在医院里,直直地盯着天花板。结婚时间不长,魏莱却觉得自己身心疲惫。

就算是这个时候,她都没有想过要与江涛离婚,她还在犹豫是不是要把这些事告诉父母,让父母给她个意见,可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更要命的事情又发生了,她的手机里出现了两张聊天记录的截图,是江涛和一个女孩暧昧又露骨的聊天记录,上面还明晃晃地显示着江涛给那个女孩的转账截图。江涛出轨了。

只是懒散不求上进,魏莱觉得自己可以忍,可出轨,是碰到了魏莱的底线,她不能容忍。

从江涛的好友申请到被撞流产,再到出轨,魏莱知道自己犯了个天大的错误。其实她爱的放不下的,是那个曾经对他体贴备至的江涛,而非现在这个沾染了一身不良嗜好的渣男。

江涛一直没有离开他身边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说明他的价值观早就出了问题。而自己却觉得自己可以拯救他,简直太可笑了。

终于想明白的魏莱提出了离婚,哪怕自己人财两空,也不能任由自己在泥潭里挣扎。

爱对一个人有多重要,“很多人谈恋爱或者结婚都是想找一个人为自己遮风挡雨,后来才发现所有的风雨都是这个人给的”。

好的感情是疲惫生活里的一束阳光,而魏莱偏偏选择了一支箭,让它直挺挺地往自己心窝里射来,在心底扎下深深的创伤,可这本是可以避免的伤害。

只因她对过往感情的留恋,高估了自己的能量,以为江涛会为爱而改变,但事实上,需要陪伴才能长大的人,永远都是个娃,因为他永远都学不会责任和担当。

一个人要改变,得由他发自内心想改,对自己和对方寄托了过多的期待,都会陷入深深的失望。

婚姻是自己的,人是自己选的。一旦选错,生活每天都会被乌云笼罩,阴沉沉的喘不过气,直到最后把人变得癫狂失去自我。

从烂泥一样的婚姻中及时抽身,才是对自己的爱护。

暂时的贫穷和能力差都不要紧,有一颗不断进取的心和努力做事强大自己的行动,永远不会错。

愿魏莱能忘掉伤痛,吸取教训,趁着年轻,从头来过,勇敢地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图 | 《天气好的话,我会去找你》剧照

END

今日互动话题:

多年恋爱,婚前却发现两人不合适,你会继续结婚还是选择分手?

请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如喜欢此文,请动动手指转发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