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邪恶的寡妇村:100多个妇女成立组织,15年间,谋害300余人

发布时间:03-1116:29

1914年到1929年期间,在匈牙利Nagyrev小村庄里,有一个名为“天使制造者”的组织,名字虽然听起来很美,但事实上,它却是一个极度邪恶的组织,整个村子包括邻近的村子,有300多人沦为该组织的牺牲品。

朱莉娅·法策卡斯

“天使制造者”的领导者就是上面这位——朱莉娅·法策卡斯(Julia Fazekas)。1911年,朱莉娅来到Nagyrev小村,至于她多大年纪、从哪儿来,没有人知道。村里人只知道朱莉娅是助产婆,进村没多久,她的丈夫就突然患病去世了。奇怪的是,朱莉娅并没有太伤心,相反,她很快就找到了第二任丈夫,可两年后,第二任丈夫也同样染上疾病去世了。就这样,朱莉娅顺理成章的继承了丈夫的所有财产以及土地。这让同村的妇女既羡慕又怨恨,羡慕的是朱莉娅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得到了富足的生活;怨恨的是自己一无所有,家里除了脾气暴躁的丈夫,就是需要赡养的老人,生活压力很大。

Nagyrev村里的妇女

由于村里妇女们几乎都饱受家中人口众多的困扰,她们开始自发的实行计划生育,而朱莉娅就从助产婆变成了流产婆。再加上村里只有朱莉娅一人懂医,妇女们无论大病小病都会去找她,渐渐地,朱莉娅俨然已是妇女们心中的神灵般的人物。

第一次世界大战

一战爆发后,村里的男人陆续离开村子,到前线参战。男人们一走,每日更加繁重的劳作,让妇女们苦不堪言。而恰好此时,政府将附近一块地设为了战俘营,不少协约国的士兵都被关押在这里。为了减轻压力,有几个妇女想出了一个绝妙的办法:她们开始和俘虏们谈情说爱,甚至献出身体,而作为回报,这些俘虏需要帮她们干活。一传十,十传百,这种做法很快就在附近的几个村庄盛行开了,有的妇女甚至同时和几个俘虏交往。

这种无忧无虑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战争结束:战俘离开,丈夫们回来了。然而妇女们早已习惯了之前的生活,眼前缺胳膊断腿的丈夫,更让人生厌。但是在那个年代,女人是无法提出离婚的。在不断的争吵后,她们不约而同的找到了朱莉娅,希望寻求一种可以彻底摆脱自己丈夫的方法。朱莉娅告诉她们:“我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可以让那些男人永远离开你们。”

Nagyrev村里的妇女、毒药

朱莉娅先是把捕蝇纸泡水,然后再蒸馏,就这样,她就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砒霜,朱莉娅所说的办法就是让妇女们用砒霜毒死丈夫。在朱莉娅不断的怂恿下,第一个妇女做出了尝试,其瘫痪的丈夫很快就一命呜呼,为了更加逼真,朱莉娅还若有其事的到场做了查看,确定他是“自然死亡”。

有了第一次的成功,村里的妇女们开始竞相模仿,第二起、第三起……很快村子里的男人越来越少,往日轻松的生活似乎又回来了。但是她们并没有开心多久,因为还有一家老小,怎么办?于是乎,同样的悲剧在老人、小孩身上上演,在15年的时间里,有300多人死亡,Nagyrev村庄只剩下100多个女人,成了名副其实的“寡妇村”。

Nagyrev村里的妇女

而对于男人们死亡的原因,村里的妇女十分有默契,从不对外提起。如果不是被人发现,恐怕这些秘密也会被她们带到坟墓里。

那么,这场阴谋又是如何败露的呢?对此外界一直流传三种说法:

其一,村里有两个幸存者,他们怀疑是自己妻子下毒,于是暗中观察,终于发现了真相;

其二,附近镇上的一个学医的学生,在村庄里偶然发现一具尸体,从他的死亡特征判断是中毒而亡,从而东窗事发;

妇女们被捕

上面两种说法虽然合情合理,但没有确切的证据支撑。只有第三种说法,更具说服力。

事情是这样的:1929年,匈牙利的一个警局收到一封匿名信。信中提到Nagyrev村庄近几年村民的死亡都并非自然死亡,而是有人一手策划的。

警局局长看完信后,十分重视,派了两名警察去当地调查。在和几个年长村民谈话后,朱莉娅引起了警察的注意。于是,警察将朱莉娅带回讯问,但狡猾的朱莉娅拒不承认。与此同时,另一批警察在她的家中搜到了大量捕蝇纸、砒霜。为了一网打尽,警察假装找不到证据,释放了朱莉娅。

而朱莉娅刚回到村子,就开始一家家敲门,告诉妇女们:“警察已经盯上我了,现在不要轻举妄动。”朱莉娅自以为安排妥当,可谁知,警局一直派人在她身后跟踪,通风报信这一幕,恰好为警察提供了疑犯名单。

妇女们被捕

几天后,朱莉娅将妇女们聚集在一起,想把坟墓里自然死亡的和被毒死的尸体调包。但她们的计划落空了,赶来的警察将这上百名妇女逮捕归案。

此刻,真相大白。朱莉娅自知罪孽深重,难逃一死。就在被抓的当晚,在监狱里服下了随身携带的砒霜,毒发身亡。而其他那些妇女,根据罪行轻重,也被判了有期、无期以及绞刑。

关于茱莉亚的报道

案子虽然破了,不过,那封匿名举报信是谁寄的,至今无人知晓。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