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男自信过头欲强占妻子房产,怂妻发威,婆家鸡飞蛋打

禾田飞歌

发布时间:03-1113:37

做你的#情感#树洞。点击上方“关注”,你的故事,你说,我听

禾田飞歌 |原创文章

自信是个好东西。

爱默生曾说:“自信是成功的第一秘诀。”罗曼·罗兰也说:“先相信自己,然后别人才会相信你。”

自信是对自己有信心,坚信自己有这个能力抵达自己的理想。就像树上的小鸟从来不害怕树枝断裂,因为它有翅膀,它相信自己的翅膀。即使树枝断裂,自己也能飞离险境,飞向天空。

小鸟的自信建立在它自身有这个能力的基础之上,自己有这个实力。

而人的自信也同样如此,自信自己有这个能力;即使现在还不具备,但也相信自己通过努力可以获得,这才是我们应该正确理解的自信。

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却常常见到有些人的自信,却是建立在盲目之上的,没有认清自己却又认为很优秀而高估自己的能力,从而夸夸其谈、从而想入非非,他们往往陷入自己营造的一种虚幻的优秀中,根本无法正确客观地认识和评价自己的不足。

有了这样的认知,他们表现出来的状态就是目空一切,目中无人,总认为自己是对的,自己懂得最多,别人都得以他为尊,都得围着他转。

要是真有这么优秀还好,可事实却只是他的自以为是。盲目自信的人,在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上都是这样的。但是在现实的世界里,自以为是的盲目自信,终究会自尝恶果。

在陈昊(化名)看来,自己的确是个很优秀的人,也当得起周围人的关注和爱护。

陈昊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县城,从小到大学习就很好。在家里,父母姐姐宠着他;在学校,也是老师眼里的乖宝宝,凡是需要为学校拿荣誉的事,总是会优先派他去,而陈昊也总是不负众望,在他所在的那个小地方,总是为学校赢来了光荣。

所以陈昊打小,小胸脯就挺得高高的,傲娇得很。

大学四年,他比城市学生更多刻苦和努力,学习成线非常优异。在学校的大力推荐下,他有了一份好的工作,算是凭自己的努力留在了城市,成为这座城市的一分子。

他一面努力地工作,另一面,内心却是在膨胀。他对自己有一种迷之自信。这种自信表现在工作和生活中,总是标榜着自己的学识和能力,喜欢发表言论,不管是不是自己的领域,引来同事的反感,而他却不自知,却认为别人在嫉妒,认为是自己“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但他却忽略了人们只可能会嫉妒那些真正有能力的人,只对那些动不动就标榜自己很厉害很专业的人嗤之以鼻。再说,厉不厉害应该是别人来评价,而不是自己来评价。

可陈昊就是这样自信,认为自己什么都能,他说什么都是对的,说什么别人都要听,连对他的婚姻也是如此。

邱秋(化名)是陈昊的小学妹,对他的刻苦和成绩佩服得五体投地,是邱秋先追的他,这也是他甚为骄傲的一件事。

在他看来,邱秋的追求更能证明自己的优秀,因为邱秋是城市姑娘,长得又漂亮,现在却倒过来追自己,那绝对是自己的魅力。

邱秋是家里的独女,家境还不错,父母一直在做生意,早年挣了一些钱。虽然近几年父亲的生意受网络冲击比较大,但依然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邱秋母亲很有投资眼光,这些年,她把挣的钱大部分都用来买房子,然后再倒腾一下,出租的出租,出售的出售,每年也能挣不少。

邱秋父母对这个颇有学识、能说会道的准女婿还是蛮欣赏的,比较满意。

直到说起婚事,邱秋父母才对这个准女婿有了新的认识。

在陈昊看来,自己这么优秀,又是邱秋上赶着追自己,邱秋家不是应该拿出十足的诚意吗?不是应该早向他表达自己的诚意吗?

所以在邱秋父母问他婚事怎么办,房子怎么买,彩礼该怎么要,要多少合适时,陈昊总是顾左右而言它,不是说自己家境不太好,就是在强调自己的优秀,假以时日一切都会好的。具体婚事怎么办,买不买房、怎么买;按他老家的习俗,彩礼应该怎么给、给多少;婚礼应该怎么办,一句不提,让人摸不着他到底想干什么。

邱秋父母心里急,但又不好表现出来,是自己女儿中意他。

他们能等,邱秋可等不了,她一直催促父母赶紧跟陈昊家谈,想早点嫁给陈昊。陈昊那么好,生怕夜长梦多。

邱秋母亲却因为陈昊一直端着架子,对陈昊有些意见。她劝邱秋要矜持:“邱秋啊,我看陈昊这个人,真是有智商缺点情商;或者说,他对你并没有那么深的感情。结婚这样的事,哪能不好好谈点具体事项,老说自己优秀自己努力,那这个婚他到底是想结还是不想结呀?他到底买不买房?给不给彩礼?婚礼到底怎么办?总得说句话吧!你别这么着急行不行?”

直到邱秋急了,主动去问陈昊,他才神在在地说:“我这么好的一个优质资产,你家出一套房子,怎么也是相配的吧?再说,我们是要过一辈子的,这一辈子我会为我们家贡献多少,难道你没有算过吗?”

邱秋也单纯,不就是要一套房子吗?反正家里不止一套,先拿出一套结婚,也没什么,父母一定会答应的。见邱秋同意去找父母谈,陈昊又说了:“最好过户到我们两人的名下。”

这个条件,邱秋父母开始没答应,后来经不住邱秋软磨硬泡,答应把一套房子作为陪嫁给邱秋,过户的事等他们结婚后再办。但是彩礼一定要给,多少都无所谓,表示个意思就行。

这样各退一步,婚礼终于举办了,邱秋高高兴兴地嫁给了陈昊。

婚后,邱秋把陈昊伺候得很周到。每天换着样地给他做好吃的,给他洗衣服还熨好搭配好放衣柜里,皮鞋擦得锃亮。

爱他,就要给他自己全部的爱与关怀。而陈昊并没有觉得什么,因为他认为自己值得邱秋这么对待。

但他还惦记着一件事,那就是房子过户问题,催着邱秋赶紧去办。

邱秋父母却没有答应邱秋,而是对邱秋说:“这个房子在你们结婚前已经转到了你的名下。为什么他非得这么急地转房产,我们不大相信他。如果你们能一直好好过下去,不说是这一套,我家所有财产都是你们。你就给他说,已经过户了,其它不要多说。”

邱秋照母亲的话告诉了陈昊。陈昊想看房产证,但邱秋说还在办,已经备过案了。

陈昊很开心,立马给婆婆打了个电话,邱秋听他在电话里说:“妈,你和姐姐来吧。我有房子了。”

邱秋心里不大舒服,但说不出哪里不舒服。陈昊注意到她的异样,不以为然,只说了一句:“我妈想来看看我。我不能不让她来,对吧?”

邱秋还能说什么,只能同意,但她对陈昊根本不与她商量就自作主张感到有些不高兴。

但自从婆婆和大姑姐住进家之后,邱秋才意识到,陈昊原来并没有那么爱自己。

以前两人生活,为陈昊做什么都是邱秋心甘情愿的。可现在婆婆和大姑姐住了进来,每天的吃喝,也全由邱秋来负责。邱秋还上着班,下班还要给闲在家里的婆婆和大姑姐做饭吃。邱秋忍不住有些抱怨,可陈昊说:“你爱我,就要爱屋及乌呀。她们是我的亲人。没有她们哪里来的我,你应该感恩。”

这样的小摩擦一直不断。婆婆和大姑姐看到陈昊的态度,也越发大胆起来。

有一次,邱秋感觉身体不舒服,就让陈昊起来给他母亲和姐姐做早餐。陈昊伸手摸了一下邱秋的额头,确实烧得厉害,也就起床去了厨房。

结果婆婆看到是自己儿子在做早餐,满心不高兴,站在邱秋卧室门口大声喊她起床。

邱秋烧得迷迷糊糊地,半天没有应答。

大姑姐就冲了进来,把被子一掀,就要把邱秋拉起来。

当时邱秋手里拿着个手机,她顺手往前一挡,想阻拦大姑姐。结果手机砸在大姑姐的额头上,力度到底大不大,邱秋不清楚,只是大姑姐捂住了脑袋,大声喊疼。

陈昊听到姐姐的哭声,进到屋里,把邱秋狠狠地一推,邱秋重重地跌回床上,脑袋直直地砸在枕头上,头晕了半天也没清醒过来。

“不起就不起,你还打我姐姐,谁给你的胆子?你要是不愿意给她们做饭,你滚,滚回你家去。”

邱秋一听这话,眼泪掉了下来。看着自己深爱的人满脸恨意地站在面前,她有了悔意,也认清的现实,这一切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父母接了她的电话,很快就赶了过来。他们接走了邱秋,临走前对陈昊说:“这房子是邱秋的,马上把你妈和你姐送走,不然这事儿没完。”

陈昊并没有听他们的,他对母亲说:“继续住,别信他们说的。房子是我和邱秋两个人的,我还占一半,他们别想撵你们走。”

一周后,陈昊被打脸,邱秋提出与他离婚。当陈昊看到房产证的那一刹那,就知道自己瞬间回复到一无所有,只剩下那可怜的“自信”维持着他的骄傲。

婚姻的失败不单单是陈昊自视甚高,觉得邱秋离了他就活不了,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邱秋,而且还自信地认为,无论自己怎么对待邱秋,她都不会离开自己。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凤凰男的劣根性,永远把自己家人当家人,把妻子当外人。一遇到纠纷的时候就自动站队,从来不问对错。

有时,人会陷入对自己的错误认知中,觉得自己很优秀很厉害,别人就应该主动积极地为自己付出;其实换一个角度看自己,不过就是一个有着满身缺点,也有满身优点的普通人。

不要用自己的优点去对比别人的缺点,让自己愚蠢得自我崇拜,盲目自信,这样的你,在别人眼里不过是个会演戏的小丑,早点看清自己,早日成为真正优秀的人,才会更好地经营自己的事业和婚姻。

图 | 《下一站幸福》剧照

END

今日互动话题:

凤凰男真的不能嫁吗?

请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如喜欢此文,请动动手指转发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