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拆了大儿家还想拆小儿家,小儿忍不住说句话,婆婆立马回老家

禾田飞歌

发布时间:03-1013:03

做你的#情感#树洞。点击上方“关注”,你的故事,你说,我听

禾田飞歌 |原创文章

说起来,人与人的任何关系,其实都是各种利益互相制约、互相需要、互相平衡的产物,婆媳关系也是如此。

都说婆媳关系是最难处的关系,原因就在于婆媳各自都认为自己的利益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直白一点,就是两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瓜分和占有,分配得不均造成的。

作为婆婆,千辛万苦地把儿子养大,看着以前只偎在自己身边的儿子,事事都依赖自己的儿子,却对另一个女人用情很深,居然超过儿子对自己的感情,内心里是五味杂陈。

作为儿媳呢,她是因为爱着这个男人才选择进入这个家庭,间接地与婆婆成为了一家人。在恋爱中,男人所有的爱都给了自己;一旦进入家庭,她才发现,原来男人还有一份爱给了自己的母亲,她无法再拥有这个男人全部的感情。

于是,如何把这个中间的男人牢牢地掌握在自己一边,就成了婆媳之间相互抗衡的主因。

所以才有人说,婆媳关系要得到解决的关键,是中间的这个男人。因为婆媳矛盾的根源都是因为爱着同一个男人。作为男人,如何艺术地去处理这些矛盾才是关键。

但在现实生活中,往往有些男人缺乏解决矛盾的能力。要么,两边传话,激化婆媳的矛盾;要么两边都装听不见,自动逃避婆媳矛盾,同样也加深了婆媳矛盾。

而婆婆和媳妇也都会看男人的脸色行事。男人的立场稍有偏离,肯定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效果都一样,都是家里鸡犬不宁,不是婆婆委屈,就是媳妇委屈。

男人有担当、有立场、明是非、善处理,婆媳矛盾也就会消弭于初起时。如果任由婆媳 盾发生发展,男人自己在其中没有作为,最终就会导致婚姻的不幸福。

涂玉珊(化名)说她嫁了个凤凰男老公,不过跟这个凤凰男老公过了这么多年,感觉并没有像别人说的那么可怕。因为她的凤凰男老公超级宠她。即使是在婆婆挑唆威逼他与玉珊离婚时,她的凤凰男老公也坚定地站在自己这一边,婆婆的计划没有得逞。

涂玉珊说自己很幸运,在凤凰男老公家,婆婆是绝对的强势人物,没人敢惹,却又想处处挑衅,真是很难对付的一个老太太。大哥的婚姻被她毁了,而她的婚姻在老公的保护下得以完整。

涂玉珊刚与凤凰男曹峻(化名)谈恋爱的时候,曹峻说过自己的母亲是一个特别能“战斗”的母亲,不过也因为她的特别能“战斗”,才让她们孤儿寡母三个人不受人欺负,好好地生活了过来。

曹峻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因为村里修路,不慎从山崖上摔了下去,只剩下了孤儿寡母三个人。母亲娘家又不在当地,如果她不狠一点,估计他们都过不到现在。

兄弟两人在母亲的强势教养下,形成了各自的性格 。哥哥曹岭(化名)沉默寡言,默默地替母亲和家庭承担了很多,任劳任怨;而曹峻呢?受母亲和哥哥的保护,性格比较跳脱一些,也比较任性一些,不像哥哥那样对母亲很顺从。

两兄弟不同的性格也造成了各自婚姻的不同结局。

涂玉珊记得刚与曹峻交往没多久,她跟着曹峻去他老家。还没进院子,就听到曹峻母亲在大声地训斥人:“你别在我面前装聋作哑的,总赖着曹岭做什么?你走呀,看谁会要你。什么都不会做,你以为生了两个娃,我就看上你了。滚滚滚!赶快跟曹岭把婚离了。”

看到曹峻和玉珊进院子,准婆婆马上闭了嘴。正在一旁帮婆婆晒地瓜干的嫂子,抬头尴尬地冲曹峻和玉珊笑笑。不过让玉珊诧异的是,大哥曹岭居然也在,刚才却没有听到他出声维护自己的妻子。

准婆婆的个性很强势,玉珊在曹峻家只呆了一天就领教了。刚到曹峻家,准婆婆没有跟玉珊客气。

当玉珊他们刚把行李放下,准婆婆的“工作安排”就来了:“你就是玉珊吧?今天我干了一天活,累了。你和你嫂子把饭做一下。我休息去了。”

玉珊还在发楞,曹峻开口了:“妈,人家玉珊是客人,你还真不客气呀。你去休息吧,我来做。”

准婆婆冷冷地看了玉珊一眼,没理曹峻,转向曹峻的嫂子:“你做吧。做好了喊我。”

曹峻嫂子也没吱声,就去了厨房。玉珊也跟了过去,但被曹峻拦下了:“你坐下休息,我去帮嫂子。”

在曹峻家,玉珊没有给婆婆留下什么好印象,自己的宝贝儿子不让玉珊干活,她的婆婆权威没法得到发挥。所以在玉珊下决心要嫁给曹峻的时候,婆婆作了一次妖。

曹峻大学毕业之后,到了玉珊家所在城市工作。因为刚工作不久,没有多少积蓄,买来起房子,玉珊父母就把一处闲置房给他们结婚用。两人准备把这个房子作为过渡,等以后有钱了再买自己的房子。

婆婆不愿意,她说自己养了曹峻那么多年,养得那么好,现在居然不回家了,居然要挨着亲家住。亲家不说把这套房子给了曹峻,还说是先借住,以后还得曹峻累死累活地挣钱买房,亲家,你们于心何忍啊?

婆婆在玉珊家向玉珊父母撒泼,非要亲家把这套房子给曹峻,才能同意两人的婚事。

等曹峻出差回来,玉珊把事情告诉了曹峻。曹峻满脸通红,结结巴巴地说:“玉珊,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我妈糊涂了。你千万千万要给你父母说,这不是我的意思。而我一定不会要这套房子的,凭我的努力不能给你一个家,那我这辈子白活了。”

因为曹峻的坚持,婆婆只能气得打了曹峻几巴掌之后,就回了家。临走之前,气哼哼地对曹峻说:“你也别回来了。我不给你们办酒席。”

狠话虽然说了,但当曹峻带着玉珊回老家时,婆婆还是出席了他们的婚礼,虽然脸色不大好看。

在玉珊这里,因为曹峻的维护,婆婆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就使劲地折腾曹峻嫂子。

曹峻嫂子当初也是婆婆自己先看中,然后请人说的媒。但是等嫁过来之后,她又嫌人家不能干,不机灵,呆呆傻傻的,根本撑不起一个家,一直逼着曹岭离婚。

曹岭又是个很老实的人,一直在婆婆的威严中生活,被婆婆管得服服贴贴的,对婆婆的耳提面命,不敢有违抗。

嫂子一直不愿意离,婆婆就说她是没人要的癞皮狗,硬赖着她家曹岭。

俗话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嫂子最后被逼得实在没办法,离了,把孩子留给了曹岭,自己走了。

曹峻一直在劝婆婆,也劝自己哥哥。可是婆婆不听,哥哥又太懦弱,只能眼睁睁看着嫂子离开,留下两个哭成一团的孩子。

过了没多久,婆婆又给大哥曹岭找了一个媳妇。这个媳妇倒是精明能干,只是她与婆婆完全就是干柴遇烈火,一点就着,婆婆一点便宜也讨不到,于是把主意打到玉珊这里,她第一次委婉地表示,希望能跟着玉珊曹峻一起住,说大儿媳太厉害了,自己在家里住不下去了。

曹峻没办法,专门回了一趟老家,才发现,自从新嫂子来了以后,根本就不管大哥的两个孩子,有时连孩子吃早餐的钱都不给;而婆婆呢,一天到晚忙着找新媳妇的茬,也顾不上两个孩子;大哥更是块木头,让人往哪里搬都可以。曹峻气得头疼,这一大家人该怎么办。

玉珊不是那种不大气的女人,但婆婆给她的印象也是太深刻了,她不敢让婆婆来自己家住,但又不想让曹峻太为难,于是答应让婆婆来试住一段时间。如果大家处得好,就可以长住;如果婆婆还是无事找事,那就把她送回老家。

曹峻答应了。这是两人商量的结果,并没有告诉婆婆。到了玉珊家没几天,婆婆强势的脾气又犯了。

玉珊婚后一年,生了一个女儿,曹峻宝贝得不行,但婆婆一直不满意,以前离得远,婆婆只要提一句,曹峻就找理由挂电话。

现在婆婆住了进来,一天到晚有事没事地就是嫌弃孙女。玉珊和曹峻也不跟她计较,总是会把话岔开。

但是婆婆不满意他们避重就虚的态度,她很正式地找曹峻说:“我觉得你们还是应该再生个男孩儿。如果玉珊不愿意,那就跟她离婚,另外找人生。”

曹峻很严肃地对婆婆说:“妈,你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么见不得自己儿子生活幸福吗?你撺掇大哥与嫂子离了婚,结果呢?两个孩子受罪,你自己又过上什么日子了?现在你又要让我和玉珊离婚。你在家不发命令不行吗?对不起,我不会听你的,而且,我觉得你还是应该回老家去,照顾一下你那两个孙子。你放心,我会给你赡养费的。”

曹峻不顾母亲反对,把她送回了老家。

婆婆还很委屈地说:“是啊,我老了,不中用了。你们一个个地都嫌弃我了。”

曹峻说:“你也不看看这几年你都做了些什么事。你还想让子女们尊重你吗?”

玉珊则在心里暗暗地说:“婆婆,是你自找的,这就是报应啊。”

两对夫妻两种不同的结局。婆婆、老公、妻子三方的关系,应该像稳定的三角形,支撑起一个家。一旦哪一方失衡,婚姻也就不再稳定。

大哥曹岭,对母亲事事顺从,尽管在母亲恶劣对待妻子时没有落井下石,但他不作为,不敢管,直接导致强势的母亲怼上了实力偏弱的妻子;

而曹峻,知道自己母亲强势不讲理,主动站在妻子玉珊这一边,也因为玉珊聪明,从不与婆婆正面冲突,所以他们三个人的关系是在一种动态平衡的状态下,曹峻既照顾到了妻子的情绪,也暗自打压了母亲的强势,在其中伸缩自如,维持着这种平衡的关系。

婆媳是天敌,其实不对,只有男人无用时,婆媳才是天敌,因为男人放弃了加固自己那一边的关系,放弃了自己在婆媳关系的调和作用,才导致婆媳关系失去平衡而危及家庭的和谐幸福。

家庭也是一个关系复杂的地方,在爱的基础上,协调好婆媳两边的关系,是男人在家庭中最重要的工作。因为你是两边都爱的那个人,只有你态度中立、拎清是非、讲究方法,那两个爱你的人就会以爱来回报你、回报家庭。

图 | 图文无关,如侵必删

END

今日互动话题:

你认为在婆媳关系中谁的责任最大?

请在评论区留言讨论。如喜欢此文,请动动手指转发分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