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伟科:“若她不是王亚彬。”

谭老谈

发布时间:03-0423:19

若她不是王亚彬

作者:陈伟科

“有这样一位青年舞者,她习舞28年,拿遍国内各大重要舞蹈赛事的金奖,曾五次登上央视春晚,是第一位得到英国国家芭蕾舞团邀请的中国编舞。她是中国古典舞者,同时也是致力于将传统舞蹈及当代西方舞蹈融合在一起的先锋。她尝试用身体诠释生命该如何寄托,并为此而不懈探索。她就是舞蹈家王亚彬。”(摘自“CCTV文化十分”)

王亚彬,女,1984年出生于天津,国家一级演员、舞蹈家、编舞、制作人。1999年进入北京舞蹈学院。2000年表演古典舞《扇舞丹青》,获得全国电视舞蹈大赛金奖。2001年获第五届全国舞蹈比赛表演一等奖、第七届北京市舞蹈比赛表演一等奖。2002年获得第二届CCTV电视舞蹈大赛表演一等奖、CCTV电视舞蹈展播一等奖。2003年获第七届“桃李杯”全国舞蹈比赛“表演一等奖”。2004年获第十一届文化部“文华奖”评选“新剧目奖”。2009年获得北京电影学院硕士学位,同年制作《亚彬和她的朋友们》艺术系列演出,同年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舞剧奖。2012年7月获华鼎奖最佳舞蹈女演员奖。2015年10月4日,王亚彬制作的《亚彬和她的朋友们第七季》在国家大剧院首演。2016年成为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历史上第一位受邀委约创作的中国编舞,其作品《M-Dao》于4月13日在伦敦赛德勒之井剧院首演。

《生命该如何寄托:一位舞蹈守望者的思想手记》

王亚彬著,东方出版社2016年10月

提及王亚彬,如果以一个正常人的标准去评价她的话,我更愿意称她是一个“疯子”。显然对于她这样一位创作者而言,“疯子”这个称号是最恰当不过的称谓。换句话说,文艺界的艺术家们都是“疯子”,他们痴迷于自己感兴趣的领域,并在这个领域里创造价值。他们同时拥有着理性的一面和感性的一面,制造出一股神秘气息,并将这股气息弥漫在属于创作者的梦幻国度,使他们的艺术作品充满血肉和灵魂。

但是,王亚彬不会不在乎外界对于她的评价,在每部作品或者演出完成后,她都会认真聆听大众的意见,回答观众的提问,甚至会和行业内的专家展开激烈的讨论。你如果看过她的作品,就会发现她感兴趣的东西庞杂细致,她似乎总是沉浸在永无止境的探索中而无法自拔。

摄影/张罗平

在她心中,世界上仍有许多秘密等待她去发现。将“创作永无止境”作为座右铭,这是她最难能可贵之处。她永远都在理顺自己的思路,常常反复打磨,甚至推翻重来。而且她还不时回顾旧作,总结提炼经验。

对于王亚彬而言,不故步自封,坚持创新,是唯一能够获取快乐的源泉。她无时无刻不在享受探索的过程和创作的乐趣。尽管生活中的她也有不成熟的一面,但她并未像其他人一样八面玲珑或是巧言令色地随波逐流。在她为之着迷的领域里发生的事情,无论从哪个角度出发,皆能列为舞蹈行业里励志故事集锦中的一个篇章。

摄影/董亮

王亚彬的创作有魔性,她的每部作品都能让人产生意犹未尽、浮想联翩的感觉,总是那样耐人回味、引人思索,并且带给人新的感悟。

诸如去年她创作的舞剧《一梦如是》,便将自身独特的思考付诸创作并因而感动了观众。她以丝绸之路上的人物讲丝绸之路上的故事,选择鸠摩罗本体进行创作。剧中的鸠摩罗还原了历史的真实,“由西向东行走的灵魂吸引了王亚彬,好奇心促使她去接近他、挖掘他、迷恋他。她在反复思索,遥远的中华大地对于鸠摩罗来说为何这般有吸引力,促使他越过荒漠、孤独、艰辛,经历历史的动荡,一直来到河西走廊。在这里鸠摩罗由人变成了神,又由神又变成了人,经历了人生的苦难和困厄。”这部舞剧里有鸠摩罗的感悟,同时也有亚彬自己的感悟。

“我愿意在这个‘奔跑起来的时代’里慢下来,如同一个手艺人,慢慢雕琢,细细打磨,透过‘生命该如何寄托’去思考和表达,用自己的肢体去淋漓尽致地诠释我所希望的表达。”(选自王亚彬《生命该如何寄托》)我通过她书中的话语更加深切地感受到了亚彬的固执,旁人难以理解她对事业的痴迷,而她为了自己的追求一直在不懈坚持。相较于部分“昙花一现”的演出作品,《亚彬和她的朋友们》这个系列从第一季做到了第十季,打开了视野并与国际接轨,不断呈现出新的艺术思考,得到了国内外专业人士以及观众的认可。

她正是以这种难以理解的坚持完成了她最初的梦想。“一个现代女性随着年龄的增长,如何去追求自己的梦想,如何去面对她的家庭和事业,其实这些都是女人的危机。”她把这些思考融入到了舞剧《青衣》中,用肢体语言来表达和阐述这些思考。其实她心心念念的这些思考,无论是从艺术家的角度来看,还是从她想要反映的现实的角度来看,都属于“思考和表达”。她在不同阶段创作的作品,传达着她在不同阶段的思考和表达。

作品《一梦·如是》 摄影:何小铭

《扇舞丹青》《墨韵》《舞之武》《草原记忆》《乡村爱情》《推拿》《仲夏夜之梦》,“亚彬和她的朋友们”艺术系列精品……若她不是王亚彬,作品何能如此丰富而多样?若不以“疯子”来称呼她,哪里还有更合适的词语?

本文系历史文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