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仔创作战疫歌曲,致敬抗疫前线的英雄和天使,网友:有感染力

小爵爷音乐

发布时间:03-0422:17
战疫之光【清唱版试听】
04:16来自小爵爷音乐

战疫之光

——致敬奔赴疫情前线的英雄和天使

/曲:鲁 吁

风是什么时候起

雨是什么时候突袭

无声无息 我的祖国大地

不期会暴发一场空前的疫情

云是什么时候阴

雾是什么时候侵袭

卷入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疫

慌乱之间 危难之际

谁来拯救我们的命运

有这样一群人

还来不及卸下疲惫

就转身义无反顾投入战役

他们留给家人的是背影

带给人们的是希冀和信心

是这样一群人

忍痛舍下哭泣的亲人

喔~他们舍生忘死为民为义

致敬心中的英雄和天使

相信我们定会迎来黎明

呜~~~~~

【桥段】

一封封请战书

一个个红手印

是无数的背影凝成的决心

(2020.2.23.鲁吁作于东莞清溪)

《战疫之光》创作手记

文/鲁吁

疫情发生后,每天刷新闻,看着那些舍生忘死奔赴疫情前线,只为了拯救祖国人民于危难之中的医护人员及志愿者,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常言道:有一分热,就发一分光。在这次疫情中,我没有能力做出什么贡献,作为一个词曲创作者,我只能贡献自己能做的,于是创作了这首战“疫”歌曲,向奔赴疫情前线的英雄和天使们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刚开始我是分别联系了两位写作的女性朋友来写歌词的,因为我觉得女性的感情比较细腻,让她们来写这方面的歌词,可能会有更深入人心的表达。

不过她们都表示时下人心惶惶的,没有灵感。其中一位朋友还说我“你能静下来吗”,我对她表示,事已至此,再害怕也无济于事,我们就是惶惶不可终日也改变不了什么,所以只能镇定。

没办法,最后我只好自己上手,当晚我从零点三十分写到凌晨四点过,花了四个半小时,把歌词初稿给赶了出来,后面两天敲定歌词。

接下来就是作曲的问题了。虽然过去我已创作过了四五首歌,但毕竟我非科班出身,所以作起曲来,还是面临诸多问题,比如不会乐器,也不会记简谱。我就是一个只拥有初中学历的打工仔,无论是写作还是创作歌曲,一切全凭热爱自学,亦没有任何专业人士给过指导,算是无师自通。

创作这首歌的时候,因为没有任何乐器辅助,所以一度找不到旋律的感觉。我唯一确定的方向,就是这首歌一定要用有穿透力的中高音来演唱。

接下来的一个礼拜,也是如此。我诚惶诚恐,几乎想要放弃作曲,心想要不就拿歌词给那些认识的作曲朋友谱算了。

然后某一天,我边做事边随便哼歌儿,突然一句旋律不经意地从嘴里蹦了出来,我隐隐约约地意识到,此句可以作《战疫之光》某两句副歌的旋律,于是我便把它套上歌词试试,果然感觉挺适合,该旋律便是副歌“还来不及卸下疲惫/就转身义无反顾投入战役”此两句。

大家都知道,一般来说,一首歌曲最重要的就是副歌的旋律,要具有记忆点。所以对于作曲来说,只要找到了副歌的旋律,那一切就好办多了,至于好不好听,那是另说。

找到了这两句的旋律后,我就先把整个副歌的旋律大概给哼了出来,之后再作主歌的旋律,最后是桥段。

等把整首歌的大致旋律做出来后,接下来的时间就是慢慢地调整段与段、句与句甚至是两个词之间的旋律,让它们衔接得更自然,曲调听起来更流畅顺耳。

且为了递进感情,让整首歌更有感觉,重复第二遍时,我在旋律和演唱上都加入了一些变化,有些地方的变化比较细微,需要注意分辨才能听出来。

之后我又在第二遍的结尾处,跟随旋律的感觉临时加了四句“呜”声的吟唱,既加强了副歌结尾的氛围,又为桥段起到前奏铺垫的作用,原先歌词里并没有这个设置。

此处的吟唱看似简单,却是为这首歌增色了不少,能起到区别于其他歌曲的作用,算是副歌金句外的另一个记忆点。

由于我目前暂居在东莞的一个小镇上,这边没有录音棚,加上我普通话不标准,所以我没有打算自己唱这首歌,便只用手机录了清唱小样出来。之所以录清唱小样,一是因为我目前还不会记简谱,二是为日后的演唱歌手作领唱,让演唱者能够快速地入手。

清唱录音我是在东莞清溪公园的荷塘畔录的,之所以选择到这个地方去录,是因为这个地方离四周小区都有一定距离,比较空旷也比较安静,既不用担心飙高音会影响到别人,又能减少噪音。

原本开始我是在租房里录的,可是邻居们的一点点响动都听得清清楚楚,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也没办法尽情地展示高音部分。

之后我到离租住小区有点距离的草坪上去录,可那里是另一个小区的外侧,当我一展示高音的时候,感觉都震到了人家的玻璃窗,录了3遍还是宣告失败,最后才想到了公园荷塘之畔这个好地方。

当晚荷塘里一片蛙声,一阵一阵地鸣叫,似乎是专门为了给我作伴奏。可惜我去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22点多,我前后录了9遍才完成,因为一直在演唱中调整旋律和音调。等我录音完成时已经是23点半,蛙声早歇了有一阵了,所以终版没能录下蛙声一起,倒是个遗憾了。

在我录第6遍的时候,对面的亭子里来了一对男女,估计是在谈恋爱。虽然隔得稍远,我听不清她们的谈话,但是我展示高音的时候,他们是能够听清楚的。

我猜想他们一定很奇怪:哪里跑来的一个疯子,这么晚了还在不停地吼着一首歌?若说是搞直播的,这大晚上的也没法直播啊,再说也没见有什么唱歌设备。他们可能想不到,他们对面的这个“疯子”,正在创作一首新歌。

这首歌词我是2月3日零点过开始着手写的,到谱好曲并完成清唱小样的录音,是2月23日晚上23点半。因为不是才华型创作人,前后一共花了20天时间,是很慢了,可也没法。

之后我请作曲的朋友龙伍兄帮忙记谱(在此谢过龙伍兄),但由于他没有电脑,只能记手稿。且因歌曲过长(还未编曲就已有4分10秒),他记谱便记到桥段之前,刚好填满一页纸。他建议我把桥段及之后的部分给去掉。

《战疫之光》简谱,记谱/龙伍

那么,在此我就保留两个演唱版本吧,到时看演唱者自己的选择。第一个版本可按照我的清唱完整版来演唱;第二个版本就唱到重复第二遍的“呜”声那里,但把“呜”声的四个旋律重复一遍,且第二遍音调渐次趋小,以此来增强整首歌曲的氛围。

创作完成后,下一个问题自然就是最后一步:录制并上线。只有找到歌手演唱录制并成功上线,歌曲才算是真正的大功告成。

目前我联系了家乡作家协会(县作协),打算以作协会员的名义上线该歌曲,由作协联合宣传部共同出品。之所以通过这种的方式,是考虑到由宣传部找歌手及录音棚录制歌曲会比个人操作起来更容易,而由作协出面找宣传部也是同理。

至于为什么要找作协联合宣传部出品,是出于对自己以后发展的一个考量。其实我也认识一些做音乐方面的朋友,找他们帮忙以个人的名义出歌应该也不是太大的难题。但思虑一番后,我还是决定以第一种方式出歌,或许会更有意义。

目前家乡作协领导已拟在作协主办刊物发表该歌曲,然后联系相关部门,协商出歌事宜。希望一切能够顺利。

无论结果如何,努力过,便问心无愧!

最后祝愿奋战在疫情前线的英雄和天使们一切平安,能够早日归家和家人团聚。

因为有你们的负重前行,祖国人民才能渐渐地越过了寒冬。如今春已暖,花期便不再远。

2020年3月3日零点38分.鲁吁于东莞清溪

作者简介:鲁吁,别名韦俊凯,广西隆林革步乡红岩村人。一个混迹于市井,结识过三教九流人物的85后多面手写作者、编剧、词曲创作者、自媒体创业者。著有长篇小说《愿我们终会与幸福相见》、小说散文集《苍茫人世》,参与出版合集《青春的盛宴,爱情的江湖》。音乐作品有《无法挽留》《说走就走的旅行》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