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煽抄袭蹭流量,这季《欢乐喜剧人》怎么啦,可惜了金曦与堂良!

发布时间:03-0221:59

文/杏花疏影

《欢乐喜剧人》第六季第六期,本来是六六大顺的好口采,结果却让观众大跌眼球,口碑简直突破了下线。

上一期抛出了孙建弘是否刨活的悬念,让粉丝替烧饼小四足足担心了一周,真的怕他们在台上演不下去。好在有张九南、尚九熙的助演,四个人说了一段群口,包袱还算密集,虽说没有太多的惊喜,总算也是完整地演完了,“男女”的话题扣得挺死,有没有刨活倒是没看出来,不知道是不是临时改了段子,这个就不好说了。反正烧饼这期发挥得没有平时好。

接下来白凯南和张浩这对冤家又碰上了。

白凯南,怎么说呢,一场十分卖力气的表演,拿了一个有史以来的最低分,成为“十强”选手里第一个被淘汰出局的。

总觉得他不太适合演喜剧。虽说“喜剧的内核是悲剧”,但前提首先是你表演的东西要是喜剧,而不是闹剧。看白凯南参赛的两个作品,都是前面充斥大量博眼球的元素,直播、网红、不倒翁、综艺咖,没有情节,没有笑料,只有搞怪和自黑,给人的感觉就是俩字儿:闹腾。而最要命的,是他还要在结尾强行煽情,可是因为缺少先期的铺垫,使观众很难产生共鸣,无论是致敬经典还是坚守初心,演到最后,感动的只有自己。

看白凯南的作品,总有一种“悲壮”的情结,他不可谓不努力,恰恰相反谁都看得出来他非常非常的用心,但是喜剧表演真的需要天赋,劲儿使不对,再用力气也白费。

草根网红“二龙湖浩哥”的作品,也很令人失望。除了把助演嘉宾张大大全程晾在台上当“弹幕”,就是从头到尾模仿郭德纲,说真的,除了那两段唱,其他方面还真没看出哪学得像。那廉价低质的妆发,真的很让人出戏。难怪表演结束后他自己都承认,这是郭德纲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定要弄这个作品,当爹的对外人吹牛,吹自己的孩子是郭德纲,先不说这个点能不能立得住,以张浩和郭德纲相差悬殊的实力,也实在没看出来他们之间有什么特殊的交情,这样在台上开这种伦理哏的玩笑,砸挂前辈的身高,确实是有点过了。

其实从第一季开始,选手在台上抖包袱,拿主持人现场砸挂,就都不是新鲜事儿了,尤其是第二季开始由郭德纲主持,对于台上选手出的招,他都能接得住,有时兴致来了随便捧上两句,就是很出彩的一个点。

上一期的金菲陈曦,也在作品里面加了对郭德纲的调侃,但那种处理方式很高级,是把郭德纲捧在了相声泰斗的地位,设定了一个为传承宝贵的民族文化遗产,利用高科技手段将之冷冻的情节,在一番一番的表演中,塑造了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艺人形象,让喜爱郭德纲的粉丝和观众心里都很舒服。下台来郭老师虽说给了金菲一脚,但能看出来他心里对那个节目是很欣赏的。

反观张浩对郭德纲的模仿,郭老师没有当场翻脸,还真是有宗师风范。

整场比赛看下来,倒是最后上场的张霜剑,以默剧的形式交出了一份比较令人满意的答卷。

这一期的节目本来整体水准就不高,没想到播出后,竟然又陷入“抄袭”的风波,先是白凯南的“动次打次”被张博洋声讨,接着白鸽也被神通广大的网友扒出,她的表演照搬自“天才小熊猫”的作品。一共五个作品,两个涉嫌抄袭,还真是“啪啪”打脸。

可惜了这一季的金菲、陈曦,还有德云社的孟鹤堂、周九良。说来也奇怪,在喜剧人的舞台上,大家常说的是“相声演员吃亏”,因为没有音效、舞美、道具,没有那么多的群演助演,就靠着一张桌子两张嘴,去跟小品演员PK,演出效果上肯定受影响。可偏偏在这一季,小品演员几乎没有一个能打的,出彩的还真就是这几对相声演员,而金曦与堂良也是最受观众期待的。孟鹤堂周九良已经夺得了一个《相声有新人》的冠军,希望这一次金菲陈曦能够稳定地发挥,争回属于他们的那一份荣耀。

第六季《欢乐喜剧人》,你最期待冠军落谁家?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交流。感谢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