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扎堆造口罩?关键时刻玩儿跨界,汽车圈才是NO.1

越野部落官方

发布时间:02-1918:06

新冠肺炎的肆虐让每个人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云。作为疫情最严重的城市,武汉甚至已经封城将近一月。这段时间,社会各界都开始积极行动,可谓全民皆兵、全体动员,纷纷加入到这场不见硝烟的“战争”中。

随着疫情的发展,物资紧缺等问题逐渐凸显出来。目前为防控疫情,国内对口罩等物资的需求量巨大,即便是口罩生产厂家扩大生产线,工人三班倒加班加点赶工,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补上缺口。此时,汽车人纷纷开始行动了,上汽通用五菱打头炮,比亚迪、广汽、长安紧随其后,接连宣布正通过改造自家的生产线来制造口罩。

从此前报道中我们不难发现,面对巨大的市场缺口,玩跨界的不止车企,之前很多厂商,比如制衣厂、纸尿裤厂等等,他们早早就开始生产口罩了。但这些厂子做口罩,大众还能理解。车企这种钢铁巨兽,此刻站出来接手类似任务,还是让不少人一脸黑人问号:啥?车厂还能造口罩?你个浓眉大眼的还能绣花?

所谓“奉命于危难之间”,尽管汽车和口罩看似不搭界,但车厂“变身”成为口罩厂其实并不难。我们都知道,为了让汽车发动和行驶时传出的噪音最小,几乎所有汽车在制造过程中都会加入隔音处理这一环节,汽车隔音所使用的材料便是隔音棉,而隔音棉主要采用聚丙烯制成。小编敲重点了!聚丙烯这个宝贝,也是制造口罩的重要原材料之一。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硬件条件,车厂迅速跨界造口罩这件事就有了可能性。

作为国内的“硬核”车厂之一,上汽通用五菱打响了车厂造口罩的第一枪。他们联合生产高分子材料的德福特等企业进行技术改造,顺利造出14条口罩生产线。据报道,目前五菱口罩的日产能为50万只,按照生产爬坡计划来计算, 2月底预计产能可以达到日均200万只。

关键时期进行业务转向的,还有比亚迪。

不过,相对于五菱的“急转弯儿”,比亚迪的调整显然要更为温和从容一些,他们主要是在新增业务范围上进行了改变。根据企查查显示,2月7日,比亚迪精密制造有限公司的企业经营范围发生了变化,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医疗器械、工业防护用品的研发、生产、销售。

制造口罩便是比亚迪的新增业务之一,但和五菱不一样的是,除去生产口罩,比亚迪还承担下了消毒液的生产和销售工作。据相关媒体报道,到2月17日比亚迪便实现了口罩和消毒液的量产。预计到2月底,比亚迪的口罩日产能可达500万只,消毒液日产能可以达到5万瓶,并且所有产品优先满足一线医疗所需。

如今,越来越多的车厂加入到医疗物资的生产大军中,比如广汽集团、开沃新能源汽车集团等厂家,都已经在着手改造生产线,引进口罩加工生产设备来扩大口罩产能;陕汽主动承担起了制造护目镜的任务;吉利集团则表示,要力争在20天内研发出N95标准的空调滤芯,30天内达成量产并应用在捐赠疫区的汽车上。可以说,为了打赢这场战役,汽车人集体饰演变形金刚,奇奇咔咔“变身”出发!

不过,要论起变身“跨界”这件事,中国车厂可不是首例。二战期间,美国汽车厂就曾生产过军事武器。

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美国被卷入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在巨大的危机面前,这个建立还不到200年的国家顿时进入到空前的团结状态,几乎所有工厂都在积极为战争做准备,而作为美国工业的代表,汽车行业更是第一时间被用于军备的生产。

通用汽车公司在二战中对美国支持巨大。1940年,前通用汽车总裁William Knudsen被罗斯福总统任命为新的战时生产管理办公室主席,通用汽车至此正式成为战争物资的支援厂商。从那之后到1945年期间,通用汽车为盟军总共提供了包括枪械、火炮、汽车、飞机、坦克、军舰在内的总价约123亿美元的战略物资。

GMC十轮大卡车

同样承担起备战任务的还有福特汽车。1940年,为响应美国政府号召,早已退休的亨利·福特重新挂帅,带领福特员工建起柳溪飞机厂。该飞机厂主要负责B-24“解放者”轰炸机的组装,以及承担一部分飞机机体的生产。作为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飞机生产厂,福特平均一小时就能产出一架军用飞机。并且,福特公司还和通用、克莱斯勒等十家公司一起,投入到坦克的研发生产中,并成功造出大名鼎鼎的谢尔曼坦克。

谢尔曼坦克

二战中的克莱斯勒公司也没闲着,他们造出了大量Willys MB吉普车(这款车型早已载入越野车史册)以及道奇T-214中型吉普车,这些车辆不仅是美国军队不可缺少的战车,甚至还一度出口到海外,有力支持了盟军作战。除了制造高性能越野车之外,克莱斯勒公司还批量生产出博福斯40毫米高射炮和大量坦克,用于支持前方作战。

Willys MB吉普车

道奇T-214中型吉普车

战火纷飞间,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脱时代的漩涡,汽车企业跨界生产战斗物资,大多也是国命难违。

为了尽可能在战争中取得主动权,各国的生产制造业都被发动起来用于支持军事斗争,轴心国的二位“扛把子”——德国和日本,自然也不例外。

三菱是日本在二战时期的主要武器生产商,二战期间从三菱生产线上下来的,有当时最大的战列舰,有最先进的“零式战斗机”,甚至还包括各种重型、微型坦克、步兵战车。

零式战斗机

同样的,奔驰、宝马、保时捷在二战中也成为了德国军工的重要支持力量。

那时的奔驰公司不仅要产出性能强悍的装甲车和军用卡车,还担负着军用航空发动机的制造任务,战争中被广泛使用的梅塞施米特 BF-109的发动机便是由奔驰公司出品。他们甚至还造出了闻名遐迩的三号突击炮,这种突击炮不仅能够批量生产,而且战斗力强悍,二战期间被它摧毁的坦克数量超过2万辆。

三号突击炮

二战时的宝马被绑在了德国战车上,汽车被迫停产。而那些为造车而生的生产线,改造后就被用来生产侦察机、运输机、轰炸机。为适应迫切的军事需要,宝马还生产出R系挎斗摩托车(有点儿陌生?边三轮摩托车认识不?)。

R系挎斗摩托车

如今,战时硝烟早已归于平息,但世界却依旧处在瞬息万变中。

在飞速发展的生产力作用下,现在汽车工业早已发展成一项综合性产业。有统计数据表明,在当前的产业融合大背景下,汽车产业甚至可以和100多个类型的工业产业发生交集,汽车业对整体工业的影响权重更是高达20%。大概也正因为拥有这种特质,汽车厂家才能在关键时刻扮演起不同的角色。

文章的最后,小编还想说几句,在这次抗“疫”大战中,我们有全国一体的支援体系,我们有冲锋陷阵的白衣战士,我们有不畏困难的坚定信念,我们更有众志一心的团结力量,抗“疫”大战的转折点即将来临,这一仗,我们能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