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屏手机确实代表着未来,但现在真不是入手尝鲜的好时机

电科技

发布时间:02-1913:00

受制于成本与技术,折叠屏手机还没有被消费者广泛接受,但是沿着科技产品屏幕逐渐增大的趋势来看,同时兼顾屏幕大与便携的折叠屏手机无疑是手机行业未来唯一的进化方向。

值得注意的是,单纯的手机硬件无论如何气势恢宏,也只是一堆零件,唯有与人性化的系统和繁荣的软件生态结合后,智能手机才能闪现冉冉光辉。

由于厂商的考虑不同,目前折叠屏拥有多种形态,比如目前市面上有以三星Galaxy Fold为代表的横折平板态、摩托罗拉Razr为代表的翻盖态乃至TCL即将推出的滑盖形态。虽然这些折叠手机的形态大相径庭,但是如果我们剔除外在形式,就能发现目前市面上大体只有两种折叠屏形态,一种是横向折叠的大屏形态,一种是竖向折叠的便携形态。

参考智能手机的进化道路,这两种不同于传统智能手机的割裂形态,或许会使已经成熟的手机系统和针对传统屏幕优化的软件生态分崩离析。

接下来,我们就以这两种不同的折叠屏形态为主线,贯穿智能手机至关重要的系统和生态,看看折叠屏的“灵魂”究竟要如何发展。

系统商们的小算盘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虽然目前折叠屏手机还处于小众阶段,但是目前包括微软、Google在内的系统服务商们都已经开始备战折叠屏手机系统层面的建设。

尽管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软的WP系统惨遭失败,但是微软显然是看到了折叠屏手机的机会,在2019年,发布了面向双屏和折叠屏形态设备的Windows 10X操作系统。 从使用上来看,Windows 10X主要针对横向折叠屏设备优化,不过由于目前搭载Windows 10X的设备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折叠屏,而是双屏幕,因此,也就导致了Windows 10X的侧重主要放在了双屏协作方面。

再加上微软认为在比较小的屏幕下,并行显示多个窗口并不十分必要,也就引出了Windows 10X最大的亮点——笔记本模式,一块屏幕当显示器,另一块屏幕当键盘。 与微软软硬件一起发布的策略不同,Google仅仅在2019年的开发者大会上发布了针对折叠屏优化的Android Q操作系统。

Android Q针对折叠屏主要做了两方面的工作,一是尽量让更多的多款软件在大屏幕上运行,也就是强化可折叠设备的多任务处理能力。二是加入了“屏幕连续性”的功能,让可折叠设备小屏幕运行的软件,无缝衔接到展开后的大屏上。

尽管苹果还没有发布可折叠设备,但是透过苹果将iPad的系统独立成iPadOS,以及在平板市场逐渐萎缩的同时依然强化iPad产品线可以发现,iPadOS系统或许隐含着苹果对于可折叠设备的某种预判。

纵观苹果近两年在iPad产品线的动作,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首先就是苹果充分发挥iPad大屏的优势,引入了小窗口模式。其次就是苹果为iPad配备了键盘,强化iPad的生产力属性。

相信看完这三家大的系统服务商在折叠屏、大屏方面的动向大家可以发现,由于每个系统服务商根基不同,所拥有的产品不同,对折叠屏的理解也不尽相同。

微软似乎依然想在折叠屏上延续Windows生产力的优势,扭转目前智能手机仅仅被大众当作娱乐产品的现状;Google则是尽可能的做到系统服务商的本职工作,充分发挥大屏运行多任务的优势;而苹果似乎更希望将微软和Google的理念杂糅在一起。

不过这些系统服务商还是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都没有为竖向折叠屏适配。这主要是因为当我们的手机在竖向上已经达到了一个足够理想的高度,竖向折叠屏只能在“小”的方面做文章,比如摩托罗拉 Razr竖向展开后,拥有6.2英寸的屏幕,这个我们目前使用的大屏手机几乎没有任何差别。当摩托罗拉 Razr折叠后基本和一张信用卡一样大,做到了更加小巧。

横向折叠屏的生态方向

也正因此,在生态方面,竖向折叠屏手机大可以承接传统智能手机的硕果。不过这种承接性,也导致了竖向折叠屏手机没有横向折叠屏手机的想象空间更高。

由于生态和系统息息相关,谈论折叠屏生态时,我们不能脱离上文谈到的各个平台。 首先,Windows 10X吸取了WP空有理念,没有生态而失败的教训,上线之初就支持UWP以及Windows传统的Win32程序,这样一来,虽然Windows 10X是一个全新的系统,但是诞生之初就有着空前繁荣的软件生态。

然而,事情并不是如此简单。虽然微软考虑到Win32程序仅针对Windows桌面优化,加入了沙盒模式,以保证安全和低功耗,但是在交互层面,微软就无能为力了。

以微软的Surface为例,虽然其支持触控,但是由于Win32程序大部分仅针对键鼠优化,胡萝卜粗的手指,很难操控到Win32程序针尖似的控件。10英寸的Surface都是如此,6英寸的折叠屏手机更是可想而知。

不过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在手机和笔记本两个屏幕之间,能有一个既兼顾手机便携,又同时拥有生产力的设备出现,对于消费者来说,一定是一件好事。

安卓系统方面,虽然Google在系统层面给予折叠屏手机细致入微的支持,但是在生态方面就有些分身乏术了。这主要是因为,早在2019年初,Google就正式放弃了安卓平板业务。

这带来的一个显著的问题就是,目前安卓平板的应用生态,大部分都是安卓手机软件的直接拉伸,这会大大影响安卓折叠屏大屏显示的优势。当然了,从这个角度出发,也可以解释为什么Google致力于让大屏幕运行更多的软件——毕竟,大屏幕软件没有,小屏幕软件多得是。

根据IDC数据显示,苹果iPad在2019年第三季度全球平板市场占据了38.1%的份额。高份额带来的最明显的优势就是生态繁荣,根据苹果的介绍,iPad专有应用,早在2016年就超过了100万个。一方面,苹果有iPhone上耕耘了十几年的小屏幕软件生态,另一方面,iPad的大屏软件也优势十足。

一旦苹果推出一款成熟的折叠屏设备,那么想必苹果只需在iOS和iPad之间做一个有机的串联,就可以让折叠屏设备获得一个最理想的生态。

更重要的是,除了这方面的优势,苹果还可以更进一步的,效仿Windows 10X,将自家的折叠屏设备与Mac和iPad的生产力优势相结合,打造成一款轻量级的办公产品。事实上,由于苹果的号召力,iPad上有很多针对触屏优化的生产力工具,比如office、Photoshop等在iPad上均可以获得和桌面相似的操作体验。

综合来看,虽然目前Windows和安卓阵营早已有折叠屏产品问世,并且在系统层面也都做足了优化,但是在最关键的生态方面,这两个阵营却因为历史原因,没能达到最理想的状态。反观苹果,不论平板市场如何变迁,始终没有丝毫的松懈,一步步强化大屏生态以及大屏生产力,一旦推出可折叠产品,那么即可套用成熟的系统和生态。这或许也是苹果继续延续自身产品优势的一个巧妙布局。

回到折叠屏,结合软件服务商的系统和各自的生态来看,其对比传统智能手机最大的亮点,或许就是支持轻量级办公。而折叠屏大屏的亮点,一方面可以用于处理多任务,另一方面可以展现更多的画面。

这三方面的有机结合,就使得折叠屏手机对比传统手机,不论是功能还是可玩性,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同时也暗含了折叠屏手机革命的意味。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