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大为、朱之文“恩怨”往事:他们的故事很简单却又不简单

王珍一的自留地

发布时间:02-1804:35

文 | 李小白

编辑 | 孙大圣

1947年1月22日蒋大为在天津市和平区出生,他小时候和父母、爷爷奶奶还有一位因患类风湿性关节炎而瘫痪的小叔生活在一起。因为小叔喜欢唱歌,在和小叔不断的相处过程中,蒋大为也爱上了唱歌。

19岁时蒋大为加入天津和平区宣传队,并且与宣传队的队长张佩君谈起了恋爱。2年后他前往内蒙古乌兰浩特插队落户。

在内蒙古待了一年,蒋大为被调到吉林省森林警察文工团,这一年是1969年。也是在这一年,一位名叫朱之文的男婴在山东菏泽单县郭村镇朱楼村出生,那时的蒋大为根本不会想到几十年后自己会因为这个名叫朱之文的男孩而被网友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在朱之文出生这一年,蒋大为也只是一个有点才华,唱歌好听的年轻人,他还在积蓄力量走向成名。他在1971年作曲并演唱的歌曲《采伐工人心向党》,让他小有名气,但他真正大红大紫却是在1975年被调到中央民族歌舞团之后。他凭借演唱的歌曲《骏马奔驰保边疆》《牡丹之歌》《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暴得大名,并且还在1984年第一次登上了央视的春晚,而那个名叫朱之文的男孩在2012年也登上了央视春晚舞台。

不过在1984年,朱之文过得很惨,他的父亲早早去世,他的日子过得非常穷苦。在这穷苦的日子里是音乐温暖了他的心,当他在10岁有了人生第一台收音机的时候,他如痴如醉的听歌学歌,只要有时间他就跑到田间坝头练歌。17岁时他终于鼓足了勇气参加了一个歌唱比赛,结果因为名次不好,被评委和其他参赛选手嘲笑。就在朱之文被嘲笑的这一年,蒋大为演唱了央视版《西游记》的主题曲《敢问路在何方》,并且再次登上央视春晚,演唱了歌曲《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39岁的蒋大为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歌唱家之一,而在这前一年他荣任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可谓是春风得意。

对于当时正当红的蒋大为,朱之文也没少听他的歌,他觉得他很厉害,不过他从没奢望过还能当面向蒋大为请教音乐。年少的他在蒋大为成为中央民族歌舞团团长两年后咬破了手指,写下了血书,血书上只有两个字:成功。他想在音乐事业上有一番成就。

对于朱之文而言,想要在音乐上成功实在太难了。那时他没事就在村子里唱歌,还被村民称之为村里的反面典型,有的村民甚至当着朱之文的面对孩子说:“看这个人,你要是不好好学习,以后就像他一样整天发神经!”那时为了谋生,朱之文离开村子在外地做建筑工人赚钱,在工作之余,他每天都会早上4点起床,跑到小河边唱上3个小时。但命运对他的摧残并没有结束,他30岁时很艰难的娶到了老婆,有一天他老婆手指割伤了,他没有钱治,于是他去找村民借50元,可是没有人愿意借给他。当他自己生病时,也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治病,最终还是他老婆卖掉了自己的头发,拿卖头发的钱给他买药治病。

然而在朱之文结婚的前一年,蒋大为却放弃了国内的一切带着家人移居到加拿大温哥华,他这么做主要是为了给女儿一个更好的教育。不过他移居加拿大没有换国籍,只拿了绿卡。

蒋大为在温哥华的头几年因为有积蓄,他们一家生活得还很滋润,可是越往后生活越艰难,因为在加拿大基本没有人找他演唱,这意味着他没有收入,而女儿高昂的学费他又必须承担。他当初移居加拿大就是为了女儿的教育,他不会因为钱的问题让女儿上学受到影响。于是蒋大为重返国内,参加演出赚钱,这时的他声名早已不如他当年最红火时,他参加演出,一场收费几万元。

在蒋大为为了女儿而努力赚钱时,朱之文依旧在为梦想苦苦坚持着。

与朱之文被人不理解、嘲讽相比,这段时期蒋大为也被人骂了。2003年一位名叫姚曼的女子在网上爆料她是蒋大为的情人和经纪人,还说蒋大为拿了她的90万不还。此爆料一出,蒋大为立马成为众矢之的,他被人骂得狗血淋头。

不过蒋大为是被冤枉的,蒋大为将姚曼告了,立案7年后蒋大为才有了清白之身。原来当年姚曼带着一个大汉到蒋大为当时所在的出租屋胁迫他写下了90万的欠条,他要敲诈蒋大为一笔,后来姚曼发现拿着欠条找蒋大为要不来90万才有了在网上爆料让蒋大为身败名裂的做法,最终姚曼也付出了代价,她被判入狱5年。

蒋大为获得清白之身这一年是2011年。这一年朱之文42岁,他终于实现了逆天改命。他参加了选秀节目《我是大明星》济宁地区海选,凭借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获得冠军,还拿到了5万元奖金。在这一年年底朱之文参加了央视的《星光大道》。

就在朱之文参加《星光大道》期间,42岁的他见到了64岁的蒋大为,对于这位前辈,朱之文非常尊敬,而他是在媒体组的一个饭局上见到了蒋大为。

在这个饭局上,朱之文现场演唱了蒋大为的歌曲《牡丹之歌》,蒋大为听得很开心,当朱之文唱完,他对朱之文说:“其实唱歌要有文化,你要把歌唱好,唱到底的话,你不仅要练声、练歌,还要加强自身的文化修养、文化的功底。在我们这个行里真正唱的其实不是声音,也不是歌,唱的是修养和文化!”听到蒋大为的指点,朱之文非常谦虚的表示人应该活到老学到老,以后会跟蒋大为老师进行长期的学习。

最终在现场媒体的撮合下,朱之文拜蒋大为为师,他向蒋大为敬茶、鞠躬,并且说道:“今天我有这个机会,通过张老师的介绍,拜蒋老师为师,我非常高兴,希望蒋老师以后多多给我指点”。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不久之后蒋大为不承认有朱之文这个徒弟,他在接受某个电视台的电话连线采访时直言:我只是他的一个名义的老师,他一分钟都没跟我学过,我俩没有真正进入到师生关系的第二步。当时他在星光大道他拜我为师实际上是一种炒作,他只是拜了个形式……任何一个学生也没他这么炒作过,而且很多学生我不让他们提我是他们的老师,你朱之文一个字都没跟我学过,不太喜欢这个人。

当蒋大为的这段采访播出后,立马引起了热议。从蒋大为的话语中,大众看到了蒋大为对朱之文的不满意,并且用了很重的词:不太喜欢这个人。当蒋大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也表明原本朱之文和蒋大为脆弱的师徒情谊彻底破灭,在他的心里朱之文就是一个爱炒作的人。

对于蒋大为说的这些话,朱之文在做客另外一档电视节目时也做了回应,他坦言的确没有跟蒋大为深入学习,但蒋大为也的确教过他一次如何咬字吐字,他说只要是教过他的人都是老师。不过他也应该像很多网友一样吃惊于蒋大为竟然对他用这么重的词。

可以肯定的是经过这样一阵闹腾,朱之文和蒋大为便再无交集。

在这之后蒋大为开始为女儿买房而到处参加商演,并且在2014年成功为女儿在加拿大买下了一套房子,而他也放弃了加拿大的绿卡,长年在国内生活。

朱之文则一边参加商演,一边在老家务农。他还热心公益慈善,做了很多好事,2019年为支援家乡建设,他就捐款140万。当2020年出现新冠肺炎疫情,他先向武汉捐款20万,又向他所在当地相关防疫部门捐赠了20万元用于防疫工作。对于朱之文的善举,很多人表示赞赏,但也有人质疑他作秀,面对质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朱之文直言:“(说我捐款作秀)没关系,我也欢迎你,抱着20万去作秀!”

在这样的时期,蒋大为在2019年接受一档名为《国风浩荡》的节目采访时谈到农民歌手,他直言:“老百姓喜欢你们,因为你们是农民,哪首歌是你创作的?你不就是模仿了别人两句唱歌?你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让你农民上台唱歌,你出了名了,赚了钱了。”原本这段在2019年并没有多少人看到的采访在2020年被人剪辑出来并与朱之文做善事的视频放在一起,也促使大家觉得蒋大为这是在骂朱之文,而且还瞧不起农民。但在完整版的采访视频里主持人问蒋大为的问题是如何看待通过选秀火起来的一些草根明星办大师班的情况?对于这个问题,蒋大为提到他批判了几个耍大牌的农民歌手,随后说出了那段引起争议的话。他并没有指明道姓说这几个农民歌手里有朱之文。

也许蒋大为和朱之文都没想到他们曾经那脆弱得不能再脆弱的师徒关系会在时隔多年之后被再次提起。却也正是因为再次提起,大部人都觉得蒋大为当年是真的误解了朱之文,经过这些年,大家发现朱之文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实在人,他平时就是唱唱歌、种种地,并没有热衷炒作。

面对这次网络热议,朱之文和蒋大为都并未做出回应。但在2020年2月15日朱之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于文华、杨洪基、韩红、金铁霖、宋英杰等老师对自己帮助很大,他没有提及曾经拜师的蒋大为。也许当年蒋大为说出的那些话对他造成了伤害,但一切都过去了,他不想再提。至于蒋大为这次招致大部分网友的一片骂声,还有很多其他原因,但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对于朱之文和蒋大为而言,他们人生的交集十分短暂,但在他们短暂的交往中包含了敬重、不屑、误解、伤害,甚至可能还有嫉妒以及阶层之间的对立问题,而这也注定了他们不时会被大众拿出来讨论。

他们的故事很简单却又不简单。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