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给有孕儿媳做“特供餐”,女子摔碗:你哪来回哪去

水比天娇

发布时间:02-1711:57

水比天娇原创,抄袭必究。

婆媳关系,就像是婚姻里的固定跨栏一样,不管你愿不愿意,这道跨栏,你都必须要跨过去。

看到标题,也许有的人会说,这都是编排婆婆的不是了吧,婚姻里遇见的好婆婆也都比比皆是,为什么不去宣扬一下好的婆媳关系呢?

可是你反过来想想,凡事有好的一面,也会有不好的一面。大家如果能对照不好的事情为镜鉴,正心修身,把婆媳关系都处理好那岂不是皆大欢喜。

曾经看过一个婆媳调解节目,婆媳两人都是有着高学历的人,夫妻俩和婆婆一直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但是婆媳之间老是闹得水火不相容,让儿子夹在中间难做人,可也无计可施。

婆婆说,儿媳矫情,总是会对自己做的事情横挑鼻子竖挑眼;媳妇说,婆婆太自我,不顾及别人的想法,对儿子和儿媳的区别对待太明显。

主持人听了她们各自举例说明自己如何占理、对方如何不对后,只对她们说了这么几句话:“请你们回头看看你们身边的这位男子的表情,从开始到现在,他一直都是一副不开心、满腹心事的样子。

他是你们身边最亲的人,你们有没有想过,正是因为这个男人,你们才会认识彼此。如果你们失去了和这个男子的这层关系,你们婆媳俩还能有现在的缘分吗?

你们的生活里,他占着很重要的位置。你们两个之间闹得不开心,势必会影响到他。而他的不开心,又会传染给你们。如此循环,你们的家庭终日会被笼罩在被小事的纠缠中,永远都会愁眉不展。”

俗话说响锣不用重锤敲,主持人的点拨,让两位女人感到了羞愧。最后她们各自检讨了自己,都说自己太强势,没有包容对方、为别人想过。婆媳之间冰释前嫌,把从前的事情翻篇,打算重头开始。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寻常人的家庭里也有,只不过不会像在电视机里那样直白和放大。婆媳之间不论谁对谁错,都需要一颗包容之心,才能让家庭和睦。

李子悦是位33岁的女人,她和丈夫杨雄结婚的时候就已经30岁了,结婚3年才有孕,所以分外的紧张这个孩子。杨雄自告奋勇的提出让自己的母亲照顾,其实他打的如意算盘是:唯一的妹妹已经出嫁,母亲年纪大了,今后一个人在老家没人照顾。

李子悦和丈夫结婚时就已经说好,不和婆婆住在一起。但是时过境迁,她的母亲这时候在伺候弟媳妇坐月子,她这次怀孕的反应又很大,一进厨房就受不了油烟味,所以她不得不答应让婆婆来。

婆婆来了,带着大包小裹的家乡土特产,全部都是丈夫爱吃的,没有一样是李子悦喜欢的。她嫌恶的捂着鼻子对丈夫说:“看你妈对你多偏心,恨不得把家乡所有的好吃的都带来给你。”

妻子的这句酸溜溜的话,杨雄也只当是她在特殊时期的心理作用,并没有往心里去。

李子悦怀孕后并未请过假,一直坚持上班,夫妻俩中午都不回家吃饭,只有早晚两顿饭会回家吃。自从婆婆来了后,李子悦每个月都会给婆婆2千块钱的生活费,婆婆也都会眉开眼笑的收下。

她自从有孕后,发现自己的口味变得很奇特,以前喜欢吃的肉和海鲜类的食物,现在连闻也不能闻一下,什么饭经过了她的胃里都会感到恶心。

丈夫看到她这样很心疼,每次下班都会给她买她最喜欢吃的小点心,让一整天没怎么吃东西的妻子好歹能进点食。而婆婆则在一边无动于衷,说这是女人的正常反应,儿子太大惊小怪。

早上还好说,婆婆准备的都是稀饭和小菜还有包子、鸡蛋,清淡一点的东西李子悦也能吃一点。但是大部分的食物都会被杨雄吃掉。

到了晚上,婆婆深知儿子的口味,摆上桌的大鱼大肉里全部都重油重辣,让儿子吃得过瘾得不得了。满桌的菜,竟然没有一盘青菜能让子悦吃,她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没说什么。

婆婆给子悦准备的是孕妇吃的“特供餐”:一碗咸疙瘩汤,上面照例是一片青菜叶也看不见。但是婆婆说这是专门给她这样吃不进饭的女人准备的。

看着自己委委屈屈的吃着清汤寡味的咸疙瘩汤,而他们母子俩吃着香喷喷的大鱼大肉,李子悦心里很是不开心。可是可怜的她连闻一下都觉得恶心。

李子悦一开始的时候,也只是怪自己身体的反应太大,没福气在这段时间吃上好吃的,她也不会想到婆婆会有其他的想法。顿顿都是咸疙瘩汤,她有时候真的吃不下去,就会在下班后自己在外面寻个能吃的下的吃食随便吃点。

那天下班,她一进小区,就远远的看到婆婆和邻居在聊天,她和那个邻居不认识,而婆婆是背对着她的,没察觉儿媳妇的渐渐走近。

等到她接近两人快10米的时候,李子悦听到婆婆的大嗓门好像是在说有关于她的事情。她就停下听听看她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只听得婆婆在说:“我儿媳怀孕就是娇气,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邻居说:“现在的孩子很金贵,你不得做点有营养的饭给儿媳妇啊?”

婆婆说:“反正她现在啥也吃不下,随便凑活着吃点得了。我哪里有那份心情伺候她?那是我儿子的家,我是看着我儿子的面子才来的。”

婆婆的话,像是一根刺,刺进了李子悦的心里。她从来没有想过,从未对婆婆抱有成见也不会得到婆婆的善待。自从婆婆来了后,她不仅每个月都给生活费,还给婆婆买了好几套衣服,就是怕她觉得委屈。

都说怀孕后的女人敏感,可是听了婆婆的那些话,李子悦觉得就是再大度的女人也会愤怒。

晚上,婆婆照例又是给丈夫做了丰盛的大餐,给儿媳妇的是“特供餐”,瞅着那碗咸疙瘩汤,想着婆婆在外面对别人说过的话,李子悦怒从心头来,她一把就把碗给摔了,对着婆婆说:你哪来回哪去吧,我这里不用你来照顾了。

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发火,婆婆对着儿子嚎啕大哭,而杨雄忍不住责怪妻子发神经,李子悦把婆婆的话一五一十的对丈夫说了,他沉默了。

母亲的偏心,他不是不知道。他也很担心在孕期的妻子会和母亲有正面交锋,只是没想到风暴来的这么快。可是让母亲走了,自己又不会做饭,将来谁来照顾妻子?

杨雄好说歹说,婆婆依旧准备离开,她心里一肚子的委屈:谁规定的婆婆就必须得伺候儿媳妇?儿子毕竟是儿子,可是对儿媳妇她就没有义务了。再加上子悦那么一摔碗,她的老脸更没地方搁。必须走。

子悦是既不道歉,也不挽回。她一直冷眼旁观丈夫对婆婆的温言安慰和劝说。她不准备让婆婆留下。

这对婆媳之间就这样埋下了一道鸿沟,孩子还没有出生,彼此已经有了很深的成见。

子悦的婆婆回老家了,她在孕期期间丈夫一直长吁短叹,心里感到愧疚,而子悦则无动于衷。

杨雄后来不得不学会了做饭,照顾妻子和自己,子悦觉得这也是好事一桩。不靠老人,将来孩子出生直接请保姆,把最困难的时候挺过去,让婆婆看看,没有她,小两口也能做到。

她觉得,婆媳之间不必刻意去讨好谁,合则来,不和则分开,这样对大家都好。

朋友们,你们觉得李子悦这样的做法究竟对不对?换做是你,你会如何呢?欢迎留言。

-END-

我是水比天娇,期待观看往期文章的朋友们,请点击关注哦。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