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无干部病房,退休副厅长拒绝住院,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更难!

兰陵笑侠

发布时间:02-1611:22

当特权披上合规的外衣,实乃腐败的延伸。

1900庚子年,发生了一件大事。

八国联军打进北京,包围紫禁城。

老佛爷效仿丈夫咸丰,带着光绪外出狩猎。

北边去过不吉利,那就去西边。

着急忙慌出门,走了大半天才发现,除了银子啥也没带。

兵荒马乱的,到哪去弄吃的?

这可难坏了身边的太监、大臣们。

贵人自有天助,终于发现一块地里有些豇豆角和老玉米。

老佛爷爱民如子、不拿群众一针一线,花了很多银子才把这些菜蔬换回来。

七拼八凑熬出一锅汤,年轻的光绪帝狼吞虎咽吃掉一碗。

而慈禧愣是没吃,她不饿吗?

当然饿,可是这粗糙的豇豆角和老玉米,严重不符合老太后的生活待遇标准。

老太后每天开销4万两银子,这是朝廷成例。

依法治国,先从落实生活待遇开始。

一路向西,各地官员的重要职责,就是想方设法改善慈禧的生活条件。

跑到宣化时,县令实在筹办不出像样东西,只好背负办事不力的罪名自杀身亡。

西安落脚后,伙食标准涨到每天200多两银子,老太后才心满意足地说,俭省多了,俭省多了。

120年过后,又一个庚子年。

江城武汉,遭逢大疫。

司法厅有位退休的陈副厅长,很不幸一家三口染病。

此时,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

由于无法享受单人或双人病房住院待遇,陈副厅长拒绝入院治疗。

这事闹得很大,一堆人上门劝了5个小时,也解决不了问题。

家门口贴了几次封条,都被撕开。

最后,陈副厅长很委屈地表示同意送医,但有附加条件,就是不乘救护车。

终于,这个小小要求得满足,一辆政府公务车把他老人家送到了医院。

管司法的领导,法治观念就是强于常人。

明文规定的待遇不落实,厅长大人就有权拒绝住院。

谁也别嘲笑陈副厅长,一辈子受用的东西突然没了,换谁都可能不习惯。

现实世界里,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更难。

是非、善恶、利弊,谁都能辨识;高调、口号、颂歌,谁都会呼喊。

但真正对自身利益动刀子时,哪怕只是分分毫毫,他们都会暴跳如雷、寸步不让。

进步之难,莫不在此。

老佛爷喝不下粗菜汤,副厅长不愿住普通病房,万古同理。

别人住院苦苦期盼,陈副厅长住院苦苦相劝。

同样是人,差别咋这么大呢?

特权是个好东西,一辈子甚至几代人对既得利益的习惯性依赖是最大的幸福感安全感,岂容他人褫夺。

只有病毒实现了人人平等,它不管什么厅长、局长,都会雨露均沾般地无差别感染。

这才是所有人畏惧病毒的直接原因。

现在,陈副厅长除了治病活命,还面临着纪律部门的调查审查。

既过肉体生命之关,又过政治生命之关,真替他老人家担心。

不过谁也帮不上他,只有靠自己的免疫力了。

无论如何严厉,惩治一个退休副厅长只是隔靴搔痒。

当特权披上合规的外衣,实乃腐败的延伸。

以此为拐点,取消各式各样的干部病房才是顺应民心的治本之举。

退休干部、退休工人、退休农民……

一切退休之人,肉体上都是平等的。

除非个人自费,医院都不应该也没有理由给隔离出三六九等,个人也没有资格高人几等、挑三拣四。

公共资源属于全社会,理应公开透明地造福于众。

取消特殊待遇,绝掉心头念想,陈副厅长们或许才能真正活出个人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