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科长大意失荆州:只要存在不透明的权力场,就免不了操权弄势!

兰陵笑侠

发布时间:02-1521:36

没有无缘无故的张狂,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逃遁。

有句粗话: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

体制内,混到带“长”时才能算得上领导干部,否则只能勉强享受相当级别待遇。

而科长,则是带“长”里面最小的官。

科长之上,还有局长、处长、厅长、司长、部长。

处在金字塔底层的科长们,权力到底有多大呢?

也不知谁家儿子,就在微博上抱怨,自己亲爹当了一辈子官,混到科长也没捞到什么好处。

一辈子不捞好处,这应该是个好官吧。

好不好,查一查就知道。

此爹叫何炎仿,荆州市商务局市场运行调节科科长。

2018年公示的情况看,该同志是个业务尖兵、安全铁手、扶贫先锋、廉洁模范。

一辈子不捞好处,他总算办了一件让儿子满意的大事,在全省封路的情况下,通过关系把儿子从天门接到荆州。

大意失荆州,坑爹上热搜。

败家儿子一顿炫耀,引来千夫所指,荆州直接让老何科长停职。

事情闹大后,他赶紧站出来道歉解释。

说自己是在广州从事服装经营的个体户,支付宝年度账单是经营流水,内容真实,并非父亲给予。

接他的车并非父亲“派车”,而是利用朋友的关系,联系了一辆运输生活物资的返程车辆。

这种事,哪能凭一家之言就能蒙混过关。

何科长到底是个什么人,接下来还有没有续集,值得期待。

如果说何科长被儿子卖了还有点冤,张家界的李科长简直是既蠢又坏。

李科长,官居张家界疾控中心科长。

此公蠢的是,他害怕自己及家人被感染,于1月30日携家人乘飞机到泰国躲避。

堂堂业务科长,连基本的防护常识都不懂,吓成这个样子。

要是让他上前线,还不尿裤子。

此公坏在极不老实不忠诚,编假话欺天瞒地。

跑到泰国后,他向单位撒谎,声称在老家自行隔离。

多次劝返后,才乘飞机从泰国回来。

现在,李科长已被撤职并接受调查。

让人奇怪的是,这种业务上狗屁不通、枪没响就临阵脱逃的人,是如何成为疾控中心大科长的,谁考核、谁推荐、谁任命的?

科长,是最小的官,却担着最重的责。

一个科长,职位虽小但处于权力运行的关键位置:

虽不拍板,但具体经办;虽不决策,但靠前执行。

表面上看,他们并不位于权力核心层,但实际把握着柄柄的审核运行,绝对是人微而言重。

一直以来,就存在着处长经济、科长经济现象。

要想经营好企业,首先要经营好部门,经营好部门必先经营好处长、科长。

否则,一个科长拖黄一个项目再简单不过。

正所谓,上面很好,下面好狠

所以,贪腐金额多少,与级别高低没有直接关系,经常科处级干部比有的厅级干部还要多。

比如,陕西渭南,一个三线城市住建局的建筑管理科科长,掌握着办理施工许可证的大权,6年就能敛财5000多万元。

草蛇灰线,一切皆有迹可循。

没有无缘无故的张狂,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逃遁。

祭起照妖宝镜,既让吊睛白额大虫露出本相,又让绿头大苍蝇现出原形。

勿以为科长官小,乱用滥用也足以丧身辱命。

因为,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

只要存在不透明的权力场,就免不了任性地操权弄势。

此乃万古不易之规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