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BN特写|战疫中的福特中国

帮宁工作室

发布时间:02-1510:26

从武汉特急订单,到黄冈为爱驰援,一家车企的疫情防控行动报告

作者 | 潘文凯

编辑 | Jane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2020年2月2日下午17时,天下着细雨,阴冷潮湿裹挟着南方的冬天。江铃福特模具设计科技术员李勇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这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电话是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江铃汽车)智能装备中心项目开发科负责人打来的。对方语气急促地告诉他,刚接到一项紧急任务,190件福特全顺V362救护车项目侧围内板(左)MWB的激光切割编程及调试,确保2月3日一早交付项目使用。

此前,为支持福特全顺V348救护车项目,这位负责零件激光切割编程及调试的技术员已连续工作32小时——这是江铃汽车第一批支援武汉的负压救护车赶制项目——按照他当时的主观意愿,最好是赶紧回家冲个澡,再补上一觉。

但一想到自己手里的工件早一点交付,救护车就能早一天到达抗疫核心区,医护人员就能得到更周全的保护,病人就能得到更及时的救治,李勇深吸一口气,对着手机沉稳地吐出几个字:“一定完成任务。”

回到工位,调整座椅,打开电脑,李勇又开始新一轮程序编制:调试-加工-再调试-再加工。十几个小时后,双眼通红的他准时交付工件。

全部起因源于新冠肺炎疫情。

2020年1月20日晚9时30分,当83岁高龄但精神瞿铄的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将新冠肺炎疫情确定人传人这一消息昭告天下后,一场艰难的举国战役就此打响。两天后,武汉宣布封城。

江铃汽车是福特汽车与江铃集团的合资公司。作为国内救护车行业最大生产商和行业标准的制订参与者,江铃集团在国内救护车市场所占份额达60%。而江铃汽车基于福特全顺改装而成的负压救护车,已完全取代同类进口产品,这使得江铃汽车在此次疫情防控中成为首批支援力量之一。

在江铃汽车制造基地,像福特全顺V348、福特全顺V362这样的项目代号,最终都指向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引发的紧急救护物资需求。而像李勇这样的加班加点,不舍昼夜,也已经成为非常时期江铃汽车员工们的常态。

他们唯一的对手是时间。

01.

紧急任务

专业医护口罩告急!防护服告急!负压救护车急需!

因疫情而激增的物资需求和存量间的巨大差异,让医疗物资的匮乏程度近乎于战时水平,各医院和医护人员不得不直接面向公众发起物资征集,让这场全民裹挟其中的抗疫之战又多了些悲壮色彩。

一直持续关注中国疫情,参与赈灾的福特中国非常清楚,仅仅捐赠物资还远远不够,如何深度参与并解决问题,则成为更实际也更有价值意义的选择。

除第一时间和福特全球总部联系,在全球范围内紧急调配资源,采购医用口罩等医疗物资外,福特中国另一项当务之急是,如何在短期内紧急协调负压救护车的生产。

疫情爆发后,工信部第一时间摸排具有生产负压救护车能力的汽车制造商,最终统计出来的数字只有六七家,同时下达一期共200辆生产任务。作为国内最大救护车生产企业,江铃集团就是其中之一。

与普通救护车不同,负压救护车是利用技术手段,使车内气压低于外界大气压,空气在自由流动时只能由车外流向车内,同时负压将车内空气进行无害化处理后排出,舱内还有臭氧发生器和紫外线消毒灯确保病菌彻底消灭,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医务人员交叉感染的机率。

因此,负压救护车再度成为2003年SARS疫情后,安全隔离和转运新冠病患的主力担当。

一般来说,生产和交付一辆负压救护车,需要经过基型车生产和改装两大环节。具体而言,经过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四大工艺,把常规型福特全顺车制造出来,再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装。改装过程包含发泡保温处理、医疗设备安装、负压设施安装等。

正常情况下,这个过程至少需要30天。但由于疫情紧急,时间就是生命,工信部给各汽车制造商下达的命令是,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将工期缩短至10天,这对每个企业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挑战。

1月27日,接到紧急任务后,福特中国及其合资企业江铃汽车管理层与江铃集团改装厂紧急召开电话会议。

时值中国传统春节期间,要在备件存货少和供应商停产等诸多困难下,完成这么多紧急生产任务,首先要对生产能力和项目进度进行科学评估。包括其中涉及到的一些关键总成、零部件的模具开发及制作等,在明显短板或困难面前找到替代方案和解决办法。

经过可行性论证后,江铃汽车立即组织干部员工提前复工。任务被层层分解,其中包括催化剂支架等5个总成零件各600套的生产任务落到江铃汽车智能装备中心项目开发科工程师尹方身上,他要对此进行生产组织协调、技术方案确定、工艺流程制定以及质量控制。

尹方一头扎进紧急任务中。白天他协调生产,讨论技术方案,晚上他抓紧时间制定工艺流程和质量控制方案。春节假期工厂没有通勤车,他每天要骑电动车往返40公里上下班,有时甚至就在办公室里休息,以便第二天继续投入紧张工作中。

接到负压救护车零件加工任务后,有很多江铃汽车员工主动请战,申请到一线生产。模具设计工程师万帅就是其中之一,他承担了负压救护车催化剂支架零件的大部分模具设计任务。

万帅将有8个月身孕的爱人交与父母照顾,连夜设计简易模具,1月27日白天接到任务,当晚凌晨3点多完成出图,后期模具加工过程中24小时在现场支持,最终赶在2月2日凌晨完成模具调试。

在各方协同和日以继夜的高效运作之下,1月29日,第一辆负压监护型救护下线。2月1日,首批两辆负压监护型救护车先期抵达武汉。2月3日,18辆负压监护型救护车驰援武汉,支持火神山医院的病人转运。2月4日,两辆负压监护型救护车发往黄冈。

帮宁工作室了解到,截至2月13日,已有超过100辆福特全顺负压救护车驰援武汉、黄冈等疫情核心城市。救护车订单数量已超过3000辆。

02.

从武汉到黄冈

值得一提的是,2月4日发往黄冈的两辆负压监护型救护车,是在不影响武汉订单的情况下加紧赶制出来的。

在紧急赶制驰援武汉负压救护车任务过程中,福特中国发现,值得关注的远远不止武汉。

在湖北省境内,黄冈距武汉78公里,高铁最快27分钟就可到达,可以说是武汉的卫星城。官方数据显示,因为春节和疫情影响,约有500万人离开武汉。自1月1日至26日,黄冈接收了武汉16.56%的迁出人口,与孝感一起成为接收武汉输出人员最多的两地。

现实情况是,地方医疗资源在投入比例和绝对值等多方面的欠缺,让这些地方的疫情防控非常不乐观。自1月23日起,包括黄冈市中心医院在内的20多家湖北省医院相继单独公开向社会各界征集捐赠,主要包括N95口罩等常规医疗物资。对于负压救护车这种专业设备,县市级城市配备情况自然更不理想。

截至2月12日的数据显示,黄冈确诊新冠肺炎2177例(丁香园与人民日报联合发布数据),死亡人数达58人,是除武汉外全国疫情最严重和死亡人数最高的地方。

黄冈的动态情况,牵扯着远在万里之遥的吴畏的心。吴畏供职于福特汽车美国总部研发部门,是黄冈英山人,挥之不去的故乡情节使他一直记挂着家乡。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吴畏一直为家乡日渐严重的疫情担忧。

经与黄冈市政府取得联系后,吴畏得知当地急需负压救护车。通过福特汽车内部信息分享,吴畏了解到江铃汽车正在为武汉赶制这种专业救护车。

吴畏马上通过福特汽车总部同事向福特中国发出求助信息:“黄冈情况也很紧急,武汉是缺,黄冈是没有,某种程度上,黄冈医护人员面临风险更大,能不能也帮帮他们?”

福特中国看到请求信息后,立即与熟知湖北各地疫情的江铃汽车总经理王文军沟通,决定根据实际需求的紧急程度,灵活调整物资支援计划。继完成全国第一批交付武汉20辆负压救护车后,优先向黄冈交付两辆负压救护车。

考虑到黄冈医护人员安全保障刻不容缓,为避免中间车辆转交而造成的流程冗长、时间延误等问题,福特中国和江铃汽车决定,以最有效率的方式,直接运送车辆至目的地。

2月3日上午,两辆救护车通过铁路专列运抵武汉;翌日下午,送至黄冈市中心医院大门口。面对黄冈医护人员的感谢,王文军说:“我们只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为你们做了一点事情“。

03.

抗疫行动路线

从加速处理武汉特急订单,到为爱驰援黄冈,这些不过是福特中国抗疫行动路线中,比较有代表性的缩影和片段。

1月22日凌晨,武汉市政府经过紧急讨论后宣布封城。这一泰山骤崩于前的态势,让福特汽车中国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安宁及其管理团队意识到,事情在朝着更危险的方向发展。

福特中国管理团队迅速作出决策:这是一场艰难的战役,福特中国及其各合资企业,需要快速投入对这场无硝烟的战争中去。同时,也需要将中国情况汇总给福特汽车总部,以获得更多资源支持。

“福特汽车美国总部以CEO为首,组建了紧急小组,确保全球资源对中国团队的及时支持。”帮宁工作室从福特中国了解到,因为疫情每天都在发生变化,“(陈)安宁总和管理层每天定时开会,和相关团队负责人一一确认对业务的影响,并保持与全球总部电话沟通。”

福特中国很清楚,无论是基于商业的现实考量,还是基于人道主义的社会责任,他们都必须把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作为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市场经营层面,中国市场正处于持续改善中。相关财报显示,福特汽车在中国高端市场份额趋于稳定,“产品330计划”将在2020年和2021年发力。

商业背后是每个个体的付出与努力。福特汽车在中国涉及11个整车及动力总成制造工厂,加上合资公司共有3万多名员工。如果算上上下游产业相关从业人员,这个数字会更大。

“我们组建了一支专门团队,密切关注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状况,根据国家和地区相关部门对疫情的最新指示,采取相应计划和行动。”福特中国员工告诉帮宁工作室。

福特汽车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的投入一直有口皆碑。比如长期以来与相关政府部门及NGO组织密切合作,再比如进入中国20余年,福特基金资助金额已累计达1.8亿美元。

这次也不例外。在武汉疫情爆发的第一时间,福特中国根据武汉及全国其他省市疫情实际需要立即展开行动,或捐赠医疗物资,或提供技术支持。

与福特汽车总部联系,紧急调配资源采购口罩等医疗物资,采购部、物流部、人力资源、市场部紧密配合,实现跨国界、跨时区的快速响应和联动。

针对湖北地区开通客户服务热线,提供24小时道路救援服务。

协调合资公司长安福特捐赠200万元。

联手江铃汽车,紧急赶制负压救护车辆,对外捐赠10辆。

联手Ford Fund共捐助价值100万元医疗物资。

除从物资和资金上给予驰援外,福特中国没有忘记对经销商和员工的关怀。经销商方面,其全国销售服务机构(NDSD)对商务政策进行调整,取消2月销售目标,减轻因疫情所带来的经营压力。

此外,福特中国还与福特金融合作,对2月经销商所提车辆和现有库存车辆提供免息(湖北地区经销商)或降息支持(非湖北地区经销商降息1%),加速经销商返利支持,并为经销商提供疫情防护指导等。

员工关爱方面,福特中国HR团队在疫情前期就组成紧急小组,每天几乎保持18小时运转,确保情绪稳定,确保身体健康,确保公司管理制度及时更新。为最大限度降低员工感染风险,福特中国延长春节假期,要求员工在家远程办公,并为需要现场办公的员工提供必要的防护支持。

福特品牌有着117年的悠久历史,经受住了一战、二战、多次经济危机等人类历史上数不清的挫折和逆流。1995年,福特中国成立,先后投资江铃汽车、合资长安汽车,始终扎根中国,深入参与中国的建设、发展和崛起,在中国这片热土上早已血浓于水。

今天,面对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他们选择了一起面对,选择了同舟共济,选择了倾力捐助,选择了共渡难关。

他们还用福特中国25年及福特品牌117年的经历,生动地告诉人们,应该对中国抗击新冠疫情战争充满信心。阳光终会驱散黑暗,疫情终将过去,春天必会到来。

换取市场信任;重获消费信心;坚定信念;赢取信赖

作者 | 钟莫锡

编辑 | Jane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在中国市场连续3年下滑,您觉得正常吗?”

2020年1月15日,北京东四环外的一家茶馆,有记者向Steven Armstrong抛出疑问。从2019年10月1日算起,距离他出任长安福特总裁尚不足百日,这也是他首次出现在中国媒体面前。

从数据看,这家美系车企正陷入在华发展的至暗时刻——2019年,长安福特销售业绩最终定格在18.4万辆。而2016年,它以95万辆销量收官,距百万辆仅一步之遥。

但3年已是沧海桑田,长安福特销量缩水五分之四,不免引起市场困惑。

“下滑是正常的吗?不是的。它其实是长安福特之前一系列行为导致的结果,其实是产品决策没有跟上中国的变化。”

面对市场质疑,长安福特并未回避,而是选择直面问题。

在这场颇富挑战的反击赛中,Steven Armstrong正与“受任于危难间”的多位企业高管,试图通过一系列自救行动走出低谷。

当天与他一同出现在沟通会上的,还有长安福特执行副总裁赵非、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NDSD)总裁杨嵩和NDSD执行副总裁曹振宇。

诚如其期待,连续经历3年颓势后,面对正在缓缓开启的2020年,长安福特开出信任、信心、信念、信赖这四味药方,同时向外界传递出一个清晰信号——重返赛道。

01.

信任与信心

重返轨道,这是长安福特未来几年发展的关键词。

无论是2019年4月,2.0时代战略序幕缓缓拉开,还是2019年夏天,FUN DAY福特品牌日上,陈安宁携杨嵩等试图以D-DAY之名,发起诺曼底登陆的绝地反击。过去一年,重振与反攻,成为长安福特和福特汽车在中国最重要的任务。

在这场贯穿全年的战役中,我们不难读出,重获市场信任对于品牌的意义。如Steven Armstrong所言,信任是长安福特触底反弹的基石。

为换得未来空间,长安福特将从两方面发力。其一,品牌方面,以战略焕新,重新捕获消费信任。

“福特中国2.0”战略便是其中之一。此规划中,福特汽车将更重视中国声音,落实五大核心计划,包括加速产品研发和投放速度、加快研发智能科技、深化战略伙伴合作关系、坚持创新和加强本土人才培养。

其二,股东双方的信任,长安福特可充分利用双方资源。

“合资公司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这样才能恢复业务增长,”Steven Armstrong举例道,2019年9月长安福特研究院落成,就是股东双方资源倾斜的结果,该研究院可充分调配福特汽车全球研发优势,并汇集双方母公司资源,保证研、产、供、销领域逐步升级。

与此同时,福特汽车中国创新中心、中国设计中心、中国产品中心、中国新能源车中心这四大实体中心未来落地,也将进一步巩固长安福特技术能力。

在重获消费信任和巩固股东信任的基础上,长安福特正在发起一轮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攻势,这是提振业绩信心的关键所在。

加码产品谱系,曾让长安福特尝到过甜头。在“2015年前推出15款新车“的“福特1515战略”中,福克斯、翼虎、蒙迪欧分别布局紧凑型轿车、紧凑型SUV和中型轿车三大主要战场,彼时长安福特风头无两,甚至力压“双田”。

然而,与德系和日系持续布局、中国产品纷纷入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2017年开始,长达3年产品空窗期开启,加之存量市场凛冬突降,产品节奏失衡,无异于将市场拱手让出,这也是长安福特走入下行通道的重要原因。

继“1515战略”后,“产品330计划”将成为长安福特产品攻势的关键部署。

从2019年到2021年底,长安福特将陆续投放至少18款新产品,其中包括5款新能源车型。这一阶段,其SUV与轿车谱系将全部焕新。打个比方,2020年是长安福特SUV之年,探险者Explore、锐际Escape、锐界Edge将组合成“3E”阵容落地。而到2021年,长安福特将完成轿车市场的更新换代。

赵非认为,寄托于大规模产品投放,夯实中国设计、中国速度、中国智造,是保证“330计划”落地的关键要素。

围绕中国设计,长安福特希望推出更契合中国市场的产品技术,以此赢得引消费青睐。其中,SYNC+系统是福特汽车优化用户出行体验的重要角色。2019年12月19日问世的锐际Escape,其内饰、中控大屏、前后脸均与国外版本不同,特供版车型将成为企业谋求销售业绩的关键手段。

作者 | 钟莫锡

编辑 | Jane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在中国市场连续3年下滑,您觉得正常吗?”

2020年1月15日,北京东四环外的一家茶馆,有记者向Steven Armstrong抛出疑问。从2019年10月1日算起,距离他出任长安福特总裁尚不足百日,这也是他首次出现在中国媒体面前。

从数据看,这家美系车企正陷入在华发展的至暗时刻——2019年,长安福特销售业绩最终定格在18.4万辆。而2016年,它以95万辆销量收官,距百万辆仅一步之遥。

但3年已是沧海桑田,长安福特销量缩水五分之四,不免引起市场困惑。

“下滑是正常的吗?不是的。它其实是长安福特之前一系列行为导致的结果,其实是产品决策没有跟上中国的变化。”

面对市场质疑,长安福特并未回避,而是选择直面问题。

在这场颇富挑战的反击赛中,Steven Armstrong正与“受任于危难间”的多位企业高管,试图通过一系列自救行动走出低谷。

当天与他一同出现在沟通会上的,还有长安福特执行副总裁赵非、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NDSD)总裁杨嵩和NDSD执行副总裁曹振宇。

诚如其期待,连续经历3年颓势后,面对正在缓缓开启的2020年,长安福特开出信任、信心、信念、信赖这四味药方,同时向外界传递出一个清晰信号——重返赛道。

01.

信任与信心

重返轨道,这是长安福特未来几年发展的关键词。

无论是2019年4月,2.0时代战略序幕缓缓拉开,还是2019年夏天,FUN DAY福特品牌日上,陈安宁携杨嵩等试图以D-DAY之名,发起诺曼底登陆的绝地反击。过去一年,重振与反攻,成为长安福特和福特汽车在中国最重要的任务。

在这场贯穿全年的战役中,我们不难读出,重获市场信任对于品牌的意义。如Steven Armstrong所言,信任是长安福特触底反弹的基石。

为换得未来空间,长安福特将从两方面发力。其一,品牌方面,以战略焕新,重新捕获消费信任。

“福特中国2.0”战略便是其中之一。此规划中,福特汽车将更重视中国声音,落实五大核心计划,包括加速产品研发和投放速度、加快研发智能科技、深化战略伙伴合作关系、坚持创新和加强本土人才培养。

其二,股东双方的信任,长安福特可充分利用双方资源。

“合资公司最重要的是相互信任,这样才能恢复业务增长,”Steven Armstrong举例道,2019年9月长安福特研究院落成,就是股东双方资源倾斜的结果,该研究院可充分调配福特汽车全球研发优势,并汇集双方母公司资源,保证研、产、供、销领域逐步升级。

与此同时,福特汽车中国创新中心、中国设计中心、中国产品中心、中国新能源车中心这四大实体中心未来落地,也将进一步巩固长安福特技术能力。

在重获消费信任和巩固股东信任的基础上,长安福特正在发起一轮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攻势,这是提振业绩信心的关键所在。

加码产品谱系,曾让长安福特尝到过甜头。在“2015年前推出15款新车“的“福特1515战略”中,福克斯、翼虎、蒙迪欧分别布局紧凑型轿车、紧凑型SUV和中型轿车三大主要战场,彼时长安福特风头无两,甚至力压“双田”。

然而,与德系和日系持续布局、中国产品纷纷入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自2017年开始,长达3年产品空窗期开启,加之存量市场凛冬突降,产品节奏失衡,无异于将市场拱手让出,这也是长安福特走入下行通道的重要原因。

继“1515战略”后,“产品330计划”将成为长安福特产品攻势的关键部署。

从2019年到2021年底,长安福特将陆续投放至少18款新产品,其中包括5款新能源车型。这一阶段,其SUV与轿车谱系将全部焕新。打个比方,2020年是长安福特SUV之年,探险者Explore、锐际Escape、锐界Edge将组合成“3E”阵容落地。而到2021年,长安福特将完成轿车市场的更新换代。

赵非认为,寄托于大规模产品投放,夯实中国设计、中国速度、中国智造,是保证“330计划”落地的关键要素。

围绕中国设计,长安福特希望推出更契合中国市场的产品技术,以此赢得引消费青睐。其中,SYNC+系统是福特汽车优化用户出行体验的重要角色。2019年12月19日问世的锐际Escape,其内饰、中控大屏、前后脸均与国外版本不同,特供版车型将成为企业谋求销售业绩的关键手段。

保障产品落地的中国速度方面,长安福特新车投产周期已从36个月至48个月,缩减为24个月到36个月。

着重产品质量的中国智造方面,长安福特将提升用户口碑。

Steven Armstrong认为,信任与信心为长安福特注入止跌回稳的起效剂。“继续进行产品研发和产品投放,我们要做的就是落实这些关键动作,从而实现业务增长。”他说道。

02.

信念与信赖

"没有最终的成功,也没有致命的失败,重要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在杨嵩看来,企业若想走出市场低谷,必须拥有来自心底的强大信念。

正如电影《至暗时刻》里丘吉尔的这句经典台词,长安福特要坚信祸福相依的价值观。杨嵩解释道,下行时刻给予企业调整与重构机会,得到股东资源倾斜和产品技术加速落地,长安福特更要从自身出发,以足够勇气面对困境,以更理性策略应对未来。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车市下行之际,利己必先利他——这一观念对长安福特夯实体系能力尤为重要。毕竟,最早感知市场体温的一环是经销商和供应商等合作伙伴。

以销定产是这一观念落地的其中举措。赵非表示,2019年长安福特以订单化模式,对渠道库存结构进行优化。

一方面,准确分析车型销量、产品利润,提升厂商的生产柔性;另一方面,根据经销商实际需求,合理分派产品,主动承担不精准计划带来的损失,最大程度缓解渠道资金压力。

数据显示,2019年长安福特终端清库总量超过3万辆,渠道盈利处于40%~50%之间,正在向70%获益目标努力。

斐波拉契数列原则将成为长安福特持之以恒的企业操守。杨嵩以“F[n]=F[n-1]+F[n-2]“解释道,今年过得如何,取决于前两年做过什么;今年做的事情,其实在为明后年做准备。

品牌层面,2019年通过福克斯参加全国CTCC房车锦标赛、长安福特赞助2019国际冰壶精英赛、以及Fun Day品牌日试乘试驾,传递出福特汽车注重操控安全的超凡驾驭感。未来,长安福特将延展思路,通过专业渠道与自有渠道,进一步传递福特汽车先锋、创新的品牌标签。

如何构建消费者的信赖?2020年初,长安福特推出涵盖零件放心、价格舒心、过程省心、服务贴心的四心承诺。曹振宇表示,无论是长安福特这3年调整,还是未来崛起,最终都要回归一个基本点:客户的认可。

以战略焕新、股东支持换取市场信任;用更具中国特色的产品重获消费信心;以福祸相依、利己利他、持之以恒的勇气坚定信念;用品牌服务逐步优化赢取信赖。在这场反击战中,长安福特希望用坚持与改变,在2020年重回主流赛道。

但这显然还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