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疫”中共享员工:一场跨行业的自救

新浪财经

发布时间:02-1506:08

来源:中国经营报

在战“疫”中共享员工:一场跨行业的自救

本报实习记者/郭梦仪/记者/张靖超

就在生鲜电商、外卖买菜火爆的背后,餐饮业、零售业受到疫情影响门可罗雀。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继盒马鲜生与餐饮企业“共享员工”之后,包括京东七鲜、美团买菜、叮咚买菜,永辉超市、三江购物、步步高等上市公司纷纷发出“借调令”,试图通过招聘因疫情而无法复工企业的员工,以兼职方式解决眼下的“用工荒”。

“共享员工”正是当下疫情期间民企自救的缩影。在业内人士看来,突发的疫情不仅检验着各个企业背后的供应链、运营水平和管理能力,也打通了供应链之间的流动。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企业社会责任的人士指出,“共享员工”打破了传统的以行业划分为前提的竞争战略理论的限制,将整个行业价值链上各环节的关系变为价值和利益交换,以打造共生共死的商业生态系统价值网。同时,公司将社会问题和企业战略相结合,为政府分忧,既可降低自身成本保障业务,也可优化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以期获得政府的认可和资源倾斜。

线上需求暴增

一方因“闭店”而大量员工待业在家,另一方因订单暴增而遭遇“用工荒”,这两种状态在截然不同的企业之间碰撞出了火花。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影响,连日来用户采购民生商品需求旺盛,让盒马的线上下单量激增。2月3日,盒马与云海肴共同宣布达成人员用工合作,不仅解决了餐饮企业的人员待岗问题,也缓解了盒马人力不足的挑战,这一模式受到了行业认可。次日,盒马全国经营管理总经理胡秋根表示,接下来将有来自蜀大侠、望湘园等500多名餐企员工到盒马“上班”,同时西贝等30多家餐饮名企也在积极接洽中。

在知乎上,盒马官方就“如何看待盒马‘借’500名餐饮企业员工的操作?相关企业如何借鉴?”中回答道,这个主意是1月底的线上会议上的员工提出的。按照往常规划,春节期间,盒马平均每个门店有70%员工留守,保证供应充足,价格稳定。但今年疫情突袭,公司遭遇了几个问题:用户需求激增,大量需求转移到了线上,不止订单需求多,每个订单买的东西也多。按照现有的人员配置,即使开足马力大家都不休息(很多一线员工从年前至今一直加班),也满足不了用户的需求,每天看着App上都是“小哥已约满”。而为了尽量减少人员流动、减少疫情传播风险,因此公司不建议让已经返乡的员工回来加班。更重要的是,部分城市的社区已经启动了封闭式的管理,大家不能随便出小区,这一因素导致需求增加。另一方面,盒马的一部分员工也无法像往常一样出入小区。

有了想法之后,北京盒马总经理李卫平很快联系到北京商委和烹饪协会,辗转找到餐饮企业云海肴,双方立刻达成一致。第二天,云海肴的员工进行各项培训后,就陆续到盒马“上班”。

“这次疫情给餐饮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与盒马的合作也是企业在自救上采取的一系列措施之一。”云南云海肴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品牌价值成长中心总监陈娜说。

双赢的自救

发布云海肴与盒马并肩作战的信息后,立即引发餐饮行业的关注,盒马公开对接人马先生的电话被打爆,越来越多的餐饮企业向盒马抛来橄榄枝。截至2月4日中午,包括西贝、奈雪、探鱼在内的30多家餐饮企业正在与盒马沟通合作。之前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也通过媒体表示,“将有1000多名上海员工支援盒马工作,站上他们临时的工作岗位。”

由于直击困难企业痛点,“共享员工”模式迅速得到众多企业响应。自2月3日,陆续有餐饮、酒店、影院、百货、商场、出租、汽车租赁等32家企业加入进来。截至2月10日,已有1800名“共享员工”加入盒马上岗。

继盒马鲜生之后,京东便利店7FRESH七鲜也加入到共享员工的行列中来。据京东共享员工负责人小蒙介绍,计划发出后当天就有10多家企业参加,有大洋世家、阿铭哥牛肉面等多家餐饮企业的近20名员工到岗,同时收到多家企业热线咨询,包括餐饮、影院、酒店,甚至机场餐饮公司等相关服务类企业和机构都表示愿意加入。

随后,包括美团买菜、叮咚买菜等大批公司联合餐饮行业实行“共享员工”。2月10日美团买菜与莆田餐厅、鹿港小镇、小南国等餐饮企业达成“共享员工”合作。首批合作企业共计支援美团买菜200多名员工,其中,来自莆田餐厅的40余名员工已完成培训,正式加入美团买菜便民服务站提供支持。美团买菜相关负责人表示,美团买菜与莆田餐厅等餐饮企业共享人力资源,不仅缓解了美团买菜人力紧张的问题,也一定程度减轻了餐饮企业支付工资的负担。据了解,近日来,美团买菜北京、上海、深圳、武汉四地的销售量均明显上涨,其中,北京地区的日销售量最高为节前的2~3倍,站点的分拣、打包人员及骑手都较为紧缺。与此同时,线下餐饮企业则因疫情影响,不少员工待岗在家。为此,美团买菜积极与餐饮企业开展异业合作,寻求餐饮行业服务人员加入。目前,美团买菜也在与其他10余家有意向的餐饮企业沟通合作事宜,另外,多家餐饮企业也正在协助美团买菜进行宣传,鼓励员工到美团买菜站点提供服务。

2月12日,叮咚买菜方面人士也向本报记者表示,在与餐饮企业“共享员工”方面,截至2月8日,合作的餐饮企业有近10家,包括鹿港小镇、伊秀寿司、绍兴饭店、安歆公寓等,有400多名餐饮业的员工在叮咚买菜的一线岗位工作。据了解,叮咚买菜和餐饮企业合作所采取的形式有两种,第一种是B2B模式,叮咚买菜和餐饮企业在人力、食材、供应链方面达成战略合作,其中,有关人力的协助是短期的,这些员工依然属于餐饮企业。随着这次疫情的发展,叮咚买菜将视情况而定,灵活安排这些员工的工作天数。第二种是B2C模式,叮咚买菜直接和员工签短时雇佣合同。

共享背后的生意经

事实上,用人企业推出“共享员工”并非“做公益”。2月12日,盒马宣布开启新一轮招聘,开放3万个岗位,包括总部采购、技术、运营等,也包括一线门店“小二”,其中配送小哥最为紧急。根据盒马预估,当前全国盒马工作岗位缺口约为1万人。加上今年新增开店规划,全年人才需求预计在3万人左右。而另一方面,餐饮行业是现金流生意,具有流水大、成本高、时效性强的特点。闭店时间在延长,但餐饮企业仍需承担员工工资、铺面租金等多重支出,而餐厅通常在年底存货较多,食品有保质期,过期后又是损失。房租方面,万达、龙湖等大型商业地产已提供房租减免,但餐饮作为劳动密集型行业,目前“最痛苦”的支出是人工成本。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共享员工”对整个社会都是有好处的,促进了劳动力资源的合理配置,原来因为受限于合同问题、社保问题员工不可能自由流动,如果形成临时借调,某种程度上直接实现资源更合理配置,对云海肴等企业来说,也可以节省人力开支。

从数据上看,今年因为疫情影响,恒大研究院发布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估算餐饮零售额仅在7天内就会有 5000 亿元的损失,收入只有去年的一半。

从企业现象来看,西贝莜面村全国400家线下门店基本都已停业,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西贝董事长表示:“疫情致2万多员工待业,贷款发工资也只能撑3月,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将损失营收7亿~8亿元。”

“疫情期间,我们发现原有的服务能力无法满足订单的大涨,所以大家想方设法招人,正好受到影响的企业需要解决人员待岗问题,这种合作可以实现双赢。”胡秋根说。

疫情发生以来,各地政府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针对企业的帮扶政策,但脱离困境终究还得靠企业想办法自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表示,疫情之下,一些行业出现了人力资源的错配,有的企业大量员工待业,有的企业却因疫情招不到员工,“共享员工”有效改善了合作企业各自的境况。

今年春节期间人们使用App线上买菜的需求激增,远远超过盒马的服务能力。尽管盒马紧急调配人力,取消休假、与其他企业临时“共享员工”,仍无法满足居高不下的线上需求。目前,盒马的线上服务能力已经恢复到了春节前的80%,但不少用户反馈,在盒马App买菜还是需要卡点预约配送。随着复工复产的推进,“共享员工”将陆续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上,大量空缺岗位或许又将出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