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日产与戈恩兵刃相见 联盟分而治之平天下

帮宁工作室

发布时间:02-1409:32

这或许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 | Jane

来源 | 综合Reuters/ Automotive News/ Bloomberg报道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日产汽车与戈恩开始兵刃相见。

2020年2月12日,日产汽车在横滨地方法院对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Carlos Ghosn)提起民事诉讼,要求获得100亿日元(折合9100万美元)的赔偿,以补偿因戈恩在日产汽车任职期间涉嫌的财务不当行为和欺诈给日产汽车造成的损失。

此举给本已离开日本的戈恩增加了法律风险。横滨位于东京以南,是日产汽车全球总部所在地。2019年底戈恩弃保潜逃,离开日本,前往黎巴嫩。

日产汽车表示,其索赔的财务损失主要因戈恩违反公司董事的受托责任,以及他滥用日产汽车资源和资产引起。“此次法律行动是日产汽车政策的一部分,即要求戈恩为其不当行为给公司造成的伤害和财务损失负责”。

在戈恩“非法逃避法律制裁”后,该公司正在加大索赔力度。

戈恩曾因四项财务不当行为指控而在日本面临审判。但他否认了所有指控,他认为有必要脱离日本,因为在日本不可能得到公正的审判。

日产汽车表示,其寻求的损害赔偿是基于戈恩“多年腐败行为”给日产汽车造成的损失。

这些“损失”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其一,免费使用日产汽车位于海外的住宅,非业务必要而使用公司公务飞机,支付给戈恩姐姐的的费用,以及支付给戈恩在黎巴嫩的私人律师的费用。

其二,因对戈恩涉嫌不当行为的内部调查而产生的相关费用。

其三,因戈恩的不当行为,使日产汽车所承担的在日本、美国、荷兰和“其他国家”的法律和监管费用。

除上述索赔要求外,日产汽车曾于2019年8月30日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对戈恩提起民事诉讼。在那起诉讼中,日产汽车声称,那些未经授权的付款和交易是通过特殊实体运作的。

日产汽车正在寻求获得戈恩豪华游艇的归属权,同时寻求其他相关损害赔偿。

可能会有更多的法律行动。日产汽车表示,对于戈恩逃往黎巴嫩后对媒体发表的“毫无根据的诽谤性言论”,日产汽车保留寻求法庭补救的权利。

这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01.

战火升级

双方走到这一步,其实早有伏笔。

今年1月底,Automotive News曾做过报道,称日产汽车向东京证券交易所提交了一份关于戈恩涉嫌不当行为的详尽报告,并准备向戈恩提起数千万美元的民事诉讼。

再向前追溯,自2018年11月戈恩因在日产汽车任职期间涉嫌财务不当行为被捕后,日产汽车就一直威胁要对戈恩发起民事诉讼。因戈恩从日本逃至黎巴嫩后,就已经脱离了日本刑事司法体系的管辖,亦因此,日产汽车董事会才优先考虑发起民事诉讼。

知情人士透露,日产汽车内部策划人员希望首先结束对戈恩的刑事审判,这在一定程度上帮助日产汽车梳理新证据,以便在民事诉讼中有所帮助。

日产汽车发起的针对戈恩的民事诉讼,与戈恩法律团队的大规模反击几乎同步。戈恩团队誓言要对指控戈恩犯罪并剥夺其在日产汽车职位的各方发动大规模反击。这预示着双方将有一场旷日持久的法律斗争。

这场战斗先在荷兰打响。去年戈恩向荷兰法庭提起一项针对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总额达1780万美元的诉讼。戈恩指控上述两家汽车制造商采用不当手段解雇了他。这起诉讼至今悬而未决。

戈恩弃保潜逃后,日产汽车表示,将继续采取适当的法律行动,让戈恩为其不当行为给日产汽车造成的损失负责。

日产汽车提交给东京证券交易所的新文件详细列出该公司调查的戈恩违规行为——日产汽车内部调查花了近1万小时进行财务分析,审查了近24.5万份文件,调研了70多个人。

根据Automotive News报道,这次调查的最终结论有多项指控与日本检方此前提出的四项刑事诉讼内容不同,这些新内容在此前的刑事诉讼中未曾提及过。

日产汽车对戈恩提出多项、多领域的单独指控,其中一项是挪用公款,这也是日产汽车计划寻求赔偿的一个重要领域。

一位了解日产汽车想法的人士透露:“日产汽车董事会正在推动尽快采取这些法律行动。这份清单很长,位列其中的法律行动将逐一实施。”

在这份调查报告中,日产汽车指控戈恩挪用资金高达4000万美元。具体内容包括:

戈恩打着资助初创公司的名义,从子公司转出2200万美元,不当使用于购买和翻新其位于里约热内卢和贝鲁特的住宅。

日产汽车向戈恩的姐姐支付超过75万美元的虚假顾问费,但没有任何成果交付的证据。

戈恩为自己和家人的私人旅行使用日产汽车公务飞机以及包机服务,给日产汽车增加440万美元额外成本。

戈恩通过调整一项与股票挂钩的高管激励计划,不当获得约1.4亿日元(约折合127万美元)的超额薪酬。

雷诺-日产联盟在荷兰的合资企业Renault-Nissan BV曾为戈恩支付390万欧元(约折合480万美元)非公务花费。包括在巴黎凡尔赛宫举行派对的费用、在里约热内卢狂欢节和戛纳电影节期间的费用、支付给黎巴嫩一家律师事务所的非公务咨询费,以及在巴黎购买卡地亚礼品的费用等。

戈恩还通过授权给自己发放了巨额奖金,从日产-三菱联盟合资子公司NMBV获得约782万欧元不正当收入。

知情人士透露,诉讼很快就会开始,“我们已经与律师进行了大量讨论。或许很难从戈恩那里获得实质赔偿,但我们会继续指控他,而且不仅是在日本国内”。

但戈恩一直否认所有针对他的刑事指控,并反驳日产汽车所谓滥用资金的单独指控。他称,所有支出都是业务支出,并且通过合适程序批准。

2020年1月,戈恩在贝鲁特召开了一场举世瞩目的新闻发布会,他驳斥日产汽车关于自己不当支出的指控,称这就是完全的诽谤。他还辩称,日产汽车从未给他解释这些花费的机会。

对于房产一事,戈恩称其得到日产汽车高层批准,而且,在他与日产汽车签署的协议中,允许他以帐面价值买回这些房产。

对于支付给姐姐的费用,戈恩称在与当地商会合作过程中,商会曾为日产汽车在里约热内卢工厂选址提供帮助,(支付费用)是他姐姐在此期间所做工作和努力的报酬。这笔费用还得到当时的日产汽车高管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的批准。

戈恩在黎巴嫩公开表示:“整个事件毫无意义。”戈恩的辩护团队谴责日产汽车,称其内部调查既不完整,又充满利益冲突。

戈恩表示,作为调查的一部分,日产汽车并没有听取他本人的陈述。对此日产汽车辩称,如果听取戈恩陈述,这样做不合适,因为戈恩是牵涉公司刑事审判的被告,而且日产汽车调查人员也不认为戈恩会在这样的询问中真诚配合。

戈恩的团队还辩称,长期担任日产汽车外部法律顾问的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Latham & Watkins),不仅就调查中的问题为日产汽车提供法律建议,而且还直接为此项调查提供帮助。

“日产汽车的调查内容有失偏颇,缺乏完整性和独立性,其设计和执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赶走戈恩。这些行为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公司利益。”戈恩的法律代表在一份声明中写道。

02.

戈恩的命运

1月23日,戈恩在黎巴嫩召开新闻发布会15天后,据一位司法消息人士和一位接近戈恩的人士透露,黎巴嫩和日本有大约40天期限来决定,戈恩是被引渡到日本还是在黎巴嫩当地受审。

戈恩逃回了自己童年的家乡黎巴嫩。他原本正在日本等待审判,罪名是瞒报收入、违反信托以及公款私用,但他否认了这些指控。

日本和黎巴嫩之间没有引渡协议,一般情况下黎巴嫩不会交出国民。戈恩的法律团队希望审判能在黎巴嫩进行。在黎巴嫩,戈恩有深厚的关系网,他希望在此地洗清自己的罪名。

上述两位消息人士称,最近几日,日本正与黎巴嫩政府交涉,希望后者明确作为正式申请引渡戈恩的要求,东京需要发送哪些文件。

“他们(日本)要求黎巴嫩政府出具一份详尽说明,我们把这些资料发给了日本方。”这位司法消息人士透露。

这一沟通意义重大。根据黎巴嫩处理国际刑警组织通缉令惯例,通缉令发出后40天内,两国必须就戈恩受审地点和方式达成一致。

上述接近戈恩的消息人士称,当下情况就是,日本或者向黎巴嫩发出正式引渡请求,或者将戈恩的文件发送到贝鲁特,并与黎巴嫩就戈恩在黎巴嫩的审判程序达成一致。

1月24日,国际刑警组织一位发言人表示,国际刑警组织本身没有设定任何时间期限,也没有要求各国采取任何行动,这样的时间框架是黎巴嫩在当地制定的。

戈恩拥有黎巴嫩、巴西、法国三国国籍。本月早些时候,他接受了黎巴嫩检方的讯问。作为国际刑警组织逮捕令程序的一部分,检方没收了他的护照,并对他实施旅行禁令。

接近戈恩的消息人士还表示,如果在这40天期限内,日本没有作出任何回应,戈恩可以要求黎巴嫩检察官撤销旅行禁令,并归还其护照。

日本方表示,他们仍在推动戈恩在日本接受审判。

戈恩抨击了日本不公正的司法体系。他表示如果不逃离,余生将在东京黯然凋落,其不会得到公平审判。

日本方面也在加紧行动。1月29日,日本公共国际广播公司(NHK)报道,日方检方突袭搜查了戈恩一位前律师弘中惇一郎(Junichiro Hironaka)的办公室,或许是为寻找与戈恩从日本逃到黎巴嫩的相关文件。

弘中惇一郎否认了与任何帮助戈恩逃跑的行为有关系。29日当天,弘中惇一郎办公室一位接听电话的人士表示,对上述报道内容不予置评。东京检方也拒绝发表评论。

此前,弘中惇一郎领导的法律团队代理戈恩的诉讼事宜。而在1月16日,弘中惇一郎通知东京地方法院,他不再担任戈恩的律师。

戈恩在接受《朝日新闻》采访时曾表示,他在日本的律师对他的逃跑计划一无所知。

自戈恩逃跑后,日本外界一直就造成戈恩逃跑的一系列事件对其法律团队质疑和批评。就在戈恩于2019年12月31日宣布身在黎巴嫩几小时后,弘中惇一郎表示,戈恩的所有护照都存放在其律师办公室里。后来他又证实,在2019年一宗法律团队掌握关键证据的案件中,有一本护照归还给戈恩方面的一位人士。

NHK报道称,检方还试图查封弘中惇一郎办公室的一台电脑,他们认为戈恩在保释时使用了这台电脑。但弘中惇一郎并未交出这台电脑,理由是法律赋予了他保护客户机密的权利。

2月10日,在荷兰一家法庭上,戈恩对日产汽车及其合作伙伴三菱汽车提起诉讼。其律师寻求法庭公布戈恩被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解雇的内部文件。

早在2019年7月,戈恩就曾在荷兰对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提起诉讼,辩称两家汽车制造商解雇他是非法行为。

该案当天在阿姆斯特丹地区法院召开听证会,这是此案第一次公开开庭。戈恩要求两家日本汽车制造商赔偿1500万欧元(折合1700万美元)损失,他声称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违反了荷兰劳动法。

戈恩的代理律师Roeland de Mol在法庭上表示:“日产汽车和三菱汽车的行为公开羞辱了戈恩。他们的报告和指控文件从未给戈恩看过。他们一直没有按照正当程序进行。”

Roeland de Mol表示,戈恩希望就其被解雇的原因展开全面辩论。“我们要看到他们的内部文件内容,戈恩先生已经严阵以待。”

有消息表明,这两家汽车制造商正是以这些文件为证据,断定戈恩的财务不当行为,继而解雇了戈恩。

戈恩的辩护团队称,这些文件将显示这两家公司对戈恩的行为活动是知情的。戈恩被不公正地解除了NMBV(在荷兰注册的日产三菱合资公司)董事长一职,因为在解雇戈恩之前,任何指控细节都没有透露给他。

03.

日产的努力

日产汽车一直在为寻求平衡联盟关系努力。

知情人士透露,日产汽车正在拟定一项提议,准备再次努力推动雷诺集团减持其股份,从而帮助平衡联盟双方的关系。

按照此提议,两家公司同时削减彼此的交叉持股,并将要求两家公司将出售股份所得资金用于联合技术投资,以促进联盟发展。

该提议正处于初期阶段,诸如股份出售的具体时间等细节尚未确定。

对日产汽车来说,如果就此达成协议,将有助于该公司向独立迈进一步。日产汽车内部一些高管对这种不平等持股长期不满,他们一直追求实现独立。

不过,由于销量大幅下滑,雷诺集团出售股份可能面临更大压力。而且,正值全球汽车制造商都在向电气化和自动驾驶转型,这需要数十亿美元投资,何况他们本来就在面对日益萎缩的汽车市场。

日产汽车发言人Azusa Momose表示,日产汽车目前没有任何讨论减持股份的计划。雷诺集团发言人拒绝置评,不过他提及集团董事长让·多米尼克·塞纳德(Jean-Dominique Senard)在达沃斯论坛上接受的两次采访,当时塞纳德明确表示没有股权变更的想法。

雷诺-日产联盟关系已维系20年,在2016年接受三菱汽车加入。但这一切因2018年11月三方联盟前董事长戈恩的突然被捕而遭受重创。

雷诺集团持有日产汽车43%的股份,而日产汽车只持有雷诺集团15%的股份,且没有投票权。双方所持股份的任何重大变动,都可能增加外界对三方联盟可行性质疑的风险。

上述知情人士表示,鉴于这种不对称关系在日本引发了不满,减少双方在对方所持股份,有助于平衡双方关系,使他们更专注于新技术,达到加强联盟关系的效果。

另外,任何股权出售都可以为两家汽车制造商释放急需的现金,同时也将成为戈恩被解除董事长职务以后,两家公司首次相互减持的重要节点。

此举同样有可能打破微妙的政治平衡,因为法国政府拥有雷诺集团15%的股份,并曾试图加强双方合作关系。

此前塞纳德曾公开表示,改变股权结构“不是当务之急”,当前重点是加强实业合作。当被问及雷诺集团是否会减持日产汽车股份时,他回答称“就股价而言,现在可能不是合适时机。不过,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经历一年动荡之后,日产汽车新任首席执行官内田诚(Makoto Uchida)上任。他表示,合作关系必须惠及所有各方,为了双方销售和收益,需要对协议进行修改。

目前,两家公司都面临销量下滑和利润缩水的问题。日产汽车正在全球范围内裁员1.25万人,以节约现金。本财年早些时候,日产汽车还削减了派息,取消每股40日元派息预期。

这对雷诺集团也是一个打击。雷诺集团2018年从日产汽车获得7.84亿欧元(约折合8.64亿美元)的股息。

当前环境下,绝大多数汽车制造商将不得不投入巨资,以跟上向电气化和自动化驾驶转变的步伐。尽管像大众汽车集团和丰田汽车等汽车制造商手头有足够资金投资,然而大部分汽车制造商一直在寻找合作伙伴,筹集资金推动发展。

花旗集团(Citigroup)分析师Angus Tweedie在一份报告中写道,雷诺集团的现金紧张现状可能会迫使它出售所持日产汽车的部分股份。投资者目前还没有完全理解“摆在雷诺集团面前的挑战的严峻程度,尽管股价已经处于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包括David Lesne在内的瑞银(UBS)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称,雷诺集团在日产汽车所持股份,按当前股价计算价值约86亿欧元(折合95亿美元),估计可能的出售方式是“一次性出售“。

分析师表示,他们不认为联盟会完全瓦解,因为“维持联盟符合双方的利益“。不过,削减股息也将”危及雷诺集团的生存能力“,因为日产汽车贡献了雷诺集团约40%的获利和相应股息。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信用分析师Katsuyuki Nakai则认为,联盟的任何变化都可能破坏技术共享或成本节约效应,也将对日产汽车信用评级产生负面影响。

04.

联盟分而治之

联盟最终采用了分而治之的合作模式。

1月30日,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经过协商,推出一项新的分而治之的计划,以提振支持他们陷入困境的业务现状。

该计划拟从地域上划分世界,在某个领域表现出色的合作方将领导该区域业务,采用领导-伙伴式模式开展研发工作。此模式框架下,他们将划分各自研发过程中的责任。

塞纳德表示,该计划细节将在5月前得到完善,届时三家公司将根据各自生产情况和产品开发需求,各自宣布新中期计划。

有些计划方向目前已很明确。比如市场区域方面,雷诺集团在欧洲占据主导地位,日产汽车在中国担任领导地位,三菱汽车将负责东南亚业务。虽然北美曾是日产汽车最大市场,但联盟没有具体指明哪家公司将在北美占据主导地位。

研发方面,联盟将指定一家公司负责某一特定领域的研发和产品开发,其他两家公司派人协助。这种模式完全不同于原来的旧模式,旧模式主要是成立团队,一起在法国或日本共同工作。

其他领域的新划分包括,在车辆的上半部分,联盟希望在车身部位实现更多协同效应和共性。在平台和动力方面也将划分责任。雷诺集团在开发轻型商用车方面将处于领先地位。

内田诚在宣布新战略时表示:“汽车行业正面临重大转变,我们讨论了如何充分发挥每个实体的力量”。

该战略在当天早些时候的联盟运营委员会上获得批准。

在联盟持续动荡之际,联盟领导人正努力提高效率、积极应对销量下滑和利润缩水问题。与此同时,他们也在努力寻求联合项目,以期提高业绩、实现联盟大规模联合资源的承诺。

2019年,联盟全球总交付量下降5.6%,至1020万辆,低于丰田汽车1070万辆和大众汽车集团1090万辆。

在新技术成本不断上升的时刻,产能过剩将带给汽车制造商更多压力。

此外,联盟还要经受来自前董事长戈恩的前所未有的冷嘲热讽。在黎巴嫩,戈恩把联盟描绘成一个失败的“假面舞会”。

联盟运营委员会有4名成员,由塞纳德督导。成立不到一年来,其阵容已出现重大变动,自2019年10月以来已更换了两名新成员。

代表雷诺集团的是2019年10月刚任命的临时首席执行官德尔博斯(Clotilde Delbos),代表日产汽车的是内田诚。代表三菱汽车的是董事长益子修(Osamu Masuko)。

最初联盟运营委员会由当时的雷诺集团首席执行官蒂埃里·波洛雷(Thierry Bollore)、日产汽车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和益子修组成。2019年波洛雷被雷诺集团罢免。

此前不久,雷诺集团任命大众汽车集团旗下西亚特品牌的前负责人卢卡·德·梅奥(Luca de Meo)从7月1日起接替德尔博斯。而西川广人于去年9月辞职,原因是他在一项与股票挂钩的高管薪酬计划中不当获得过高薪酬。

为赋予联盟运营委员会更多权力,三家公司设立一个联盟秘书长职位,负责协调这三家汽车制造商的主要项目。

哈迪·扎布莱特(Hadi Zablit)担任这一职务。自2018年3月以来,扎布莱特一直担任联盟业务开发高级副总裁。当天扎布莱特出席了联盟运营委员会会议,他的职责是加快三方联合运营效率,全面提高运营利润。

日产汽车将于2月18日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届时将任命内田诚和其他几名新董事加入日产汽车董事会。日产汽车管理层还可以借此机会讨论最新重组计划细节。

除内田诚外,日产汽车股东还将投票批准首席运营官古普塔(Ashwani Gupta)、负责生产和供应链管理的执行副总裁坂本秀行(Hideyuki Sakamoto)出任新董事。同样准备接受提名的还有雷诺集团提名的候选人皮埃尔·弗洛里奥(Pierre Fleuriot)。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