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二十五年,基本没有共同语言,一说话就吵,已经分床多年”

锦时阅读

发布时间:02-1322:49

作者:李巧儿

玲俐结婚的时候二十二岁,老陈大她三岁。

今年,玲俐和老陈已经结婚二十五周年。

因为疫情,玲俐远嫁外地的女儿没有回娘家过年。

也是因为疫情,玲俐和丈夫老陈在家里大眼瞪小眼地宅了半个多月,不仅婚姻关系没有得到改善,还更加恶劣了。

半个多月来,玲俐每天都盼着疫情早点结束,夫妻俩就能够各自早出晚归地出门上班,也可以少打照面,摩擦也就少一些。

这两天,玲俐和老陈开始居家办公,都有事情做了,一人守着一台电脑,但是玲俐和老陈还是很少说话,一副谁都受不了谁的样子。

玲俐的女儿对父母的婚姻很头疼,曾经对玲俐说:“妈,我小的时候最害怕的就是您和我爸一说话就吵。长大后,看见您俩没话说的样子又特难过。既然如此,当初您俩何必要结婚呢?!”

玲俐苦笑叹息,后来对女友们说真的不知道如何回答女儿。

今天早上,老陈居家办公,和同事进行网络会议,玲俐偶然经过露了一下脸,老陈下线后就一脸黑线,责怪玲俐不重视他的工作。

玲俐很生气,但不想和老陈吵,瞪了他一眼没理他,老陈就恼了,大半天都没再说一句话。

为此,玲俐在朋友圈里说:“我和老陈结婚三十年,基本没有共同语言,只要一说话他就抬杠,一说话就吵,结婚头几年甚至还为此打过几次。后来,我们就干脆少说话、不说话,从没有共同语言到没有语言,已经分床多年。所以,这些年,一般情况下,我自己能办的事,绝对不和他说,也不找他帮忙,活生生地把自己折腾成了一个女汉子。”

玲俐的这段话,是分组开放的,只给知根知底的几位女友看到。

结果,五分钟后,女友们就在玲俐的这条朋友圈下面写了好几条留言。

冬梅说:“我和我家那位也是!结婚二十年,说话从来不在一个频道上。说多两句就是翻脸比翻书快!结婚头两年倒是过了两次结婚纪念日,但此后这些年,结婚纪念日、生日什么的,他一概不想过也不愿意过。他倒是挺爱女儿的!工资也大部分上交,还对我说什么小平民就过小平民的实在日子,讲究太多没意义。哎,很痛苦,但有时候想想,凑合吧!”

百合说:“我和老李结婚也有二十多年了,也是没啥话可以说的,也十多年没有做那事了!每天晚上都是各睡各的,平时除了孩子们的事情还会说几句话,其它事情简直没法深入地谈,一谈就相互抬杠。曾经想过离婚,可是他不愿意离,说法和冬梅家那位一样一样的。我现在已经麻木了,孩子们也大了,也没劲儿再折腾离婚的事了,得过且过吧!”

其实,像玲俐和女友们这样的婚姻模式,也是不少中老年夫妻正在经历的婚姻模式。

而且,人真的是奇怪和复杂,我们和配偶经常没有办法面对面地倾吐心声,却能够通过设置分组权限的朋友圈之类的交流工具来给外人传递心声。

“少年夫妻老来伴”,不少人谈到与玲俐相似的婚姻模式时,大多数以这句话来安慰自己的余生。

问题是,年轻时就处不好的婚姻关系,上了年纪后绝大多数还真的无法成为体贴的老来伴。而且,哪怕嘴巴说已经麻木了,但是思想还是会诚实,时不时会想想这一生就耗在如此婚姻中,会增加更多无奈和痛苦的感觉,有苦不愿意说也更加无处可说,唯有自己默默承受。

巧儿以为,在婚姻中,男人们大多数都是粗线条,女人们大多数都是情感细腻。

很多女人看不惯男人做家务,拖地不干净,洗碗留污痕,洗菜做饭不够干净卫生,带娃又粗心大意……

总之,大多数男人总是在做完一件家务事后,总是让女人跟在后面收拾,尤其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男人、自以为是的男人、比较愚钝的男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没有办法改、没有相应的智慧改,越说反而脾气越大越是背道而驰,日子一长,自然一说话就抬杠,一说话就吵,即使曾经有过共同语言也变成没有共同语言。

所以,如何改变这样无趣的婚姻模式,真的很考验夫妻俩在婚姻中的智商和情商。

有的夫妻,会想:反正也没啥感情了,也没有耐心和精力去改变,就这样得过且过地过吧。

有的夫妻,仍然相互爱着,仍然希望能改变这样的婚姻模式,真正做到“少年夫妻老来伴”,晚年能够共进退以弥补年轻时婚姻不和谐的遗憾。

对于前者类型的夫妻,巧儿目睹过不少,真的理解他们的想法,也就无话可说了。

对于后者类型的夫妻,巧儿倒是有些话说:

婚姻里很多的痛苦和烦恼,大多数都是自找的。

既然双方相互仍然有爱意,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彼此放低一些姿态,有事没事时相互夸奖和认可对方的劳动和付出,彼此心情好时试着面对面地坐下来喝杯茶推心置腹谈谈自己的工作或者想法,都让一步,也许还是有机会改变无趣的婚姻。

今日话题:你和配偶之间是不是一说话就吵架?你赞同巧儿的看法吗?

欢迎留言。

更多精彩阅读:

宅家十五天,母亲怒砸儿子家,儿媳:把你爸妈送走,不走就离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