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野|净利润大跌64%,戴姆勒转型难言轻松

帮宁工作室

发布时间:02-1311:26

康林松承诺公司将发生根本性改变,但没有速效良方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 | Jane

来源 | Reuters/Staff and wire reports/Bloomberg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2020年2月11日,戴姆勒股份公司率先发布2019财年初步业绩(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戴姆勒集团汽车总销量为334万辆,2018年为335万辆;营业额1727亿欧元,同比2018年的1674亿欧元增长3%;净利润降至27亿欧元,2018年为76亿欧元。

其中,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销量2385400 辆,较2018年2382800辆有小幅增长。其营业额增至939亿欧元,2018年为931亿欧元。销售利润率为3.6%,2018年为7.8%。

戴姆勒卡车销量488500辆,同比2018年的517300辆下降6%。营业额增长5%至402亿欧元,2018年为383亿欧元。销售利润率为6.1%,2018年为7.2%。

梅赛德斯-奔驰轻型商务车销量438400辆,同比2018年421400辆增长4%。其营业额增长9%至148亿欧元,2018年为136亿欧元。销售利润率降至-20.8%,2018年为2.3%。

戴姆勒客车销量32600辆,同比2018年30900辆增长6%。营业额为47亿欧元,同比2018年45亿欧元增长5%。销售利润率为6.0%,2018年为5.9%。

戴姆勒出行新业务增长3%,达744亿欧元,2018年为719亿欧元。营业额增长9%至286亿欧元,2018年为263亿欧元。

(图片来源: 驾仕派)

综合外电报道,戴姆勒集团2019年业绩主要受三个因素影响——处理柴油门的监管费用支出、生产停滞和效率低下。

根据戴姆勒集团公布的数据,柴油门调查以及相关法律程序费用为42亿欧元,货车部门重组费用8.28亿欧元。

梅赛德斯-奔驰货车部门2019年亏损309万欧元,而2018年利润为3.12亿欧元。该部门息税前利润受影响原因有三,一是监管部门及法律程序费用增加,二是柴油门有关整改措施支出,三是高田气囊召回费用。

戴姆勒集团首席执行官康林松(Ola Kallenius)表示,货车部门重组效果将在今年显现,但他同时警告称,乘用车业务可能面临数年的艰难时期。“我们将努力恢复公司财务健康,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使公司重回正轨。是的,会有一些问题要花很长时间解决,但是没有速效的良方。”

50岁的康林松此前是戴姆勒集团研发主管,2019年5月接任首席执行官。他的任务是在不断变化的大环境下,面对更严格的环保法规和成本高昂的电动汽车转型,维系戴姆勒集团成功。

但康林松的掌舵之路并不顺畅。戴姆勒集团上月曾发布盈利预警,这是这家集团不到一年内连续三次发布盈利预警。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投资者的担忧,他们担心这家汽车制造商短期内无法扭转颓势。

2020年2月11日,这位新任首席执行官试图为戴姆勒集团动荡不定的混乱局面画上句号。他公布大幅削减股息,并承诺未来一年将前景光明。

方式有三:其一,通过压缩成本和限制投资来“显著”提高利润;其二,加大力度推动电动汽车发展;其三,审查非核心业务,将更多资金集中到汽车制造业。

在戴姆勒集团总部所在地德国斯图加特,康林松对投资者表示:“公司将发生根本性改变”,尽管转变并不容易,但“我们将全天24小时、一周7天保持工作状态,为实现这一转变,为实现这个转折点。”

市场研究公司Redburn分析师Timm Schulze-Melander在一份报告中称:“康林松语气坚定,看得出他试图扭转戴姆勒集团颓势的决心。然而,从上到下审视一番,可以想象事情远不是那么简单。”

回顾康林松上任这9个月,一直没有看到这位瑞典籍高管重组努力取得的进展。2019年,受生产停滞和应对柴油门费用影响,戴姆勒集团息税前利润下滑61%。

旧问题不会凭空消失,新问题还会源源不断。在竞争对手大众汽车集团爆出丑闻数年后,新的柴油作弊指控、不断增加的召回和法律费用让戴姆勒集团背上沉重负担。

而此时的戴姆勒集团,在电动化方面本身就已落后于大众汽车集团,现在又来了一位劲敌——特斯拉,后者计划在柏林郊外建一座工厂。

除此之外,这位首席执行官还面临着其他方面的障碍——持续的高关税威胁,以及中国爆发的冠状肺炎疫情,而中国是戴姆勒集团最大市场。

在中国,尽管被新冠肺炎疫情笼罩,但梅赛德斯-奔驰北京工厂已开始复工。

2020年2月11日,康林松表示:“昨天,我们已经启动生产,产能将逐步增加,销售供应也会逐步增大。”但他也认为,现在判断新冠肺炎疫情对戴姆勒集团业务的影响程度还为时过早。

康林松要面对的还有更加严苛的欧盟排放要求。如果不能满足欧盟(EU)更严格的排放要求,戴姆勒集团可能面临巨额罚款。

2019年梅赛德斯-奔驰整体平均排放值为137克,远高于2020年开始生效的欧洲法规规定的95克上限。

康林松表示,他不能确保梅赛德斯-奔驰一定能满足欧盟排放要求,“但我们应该会非常接近这个范围”。

康林松给公司瘦身的重要手段是裁员。尽管戴姆勒集团目前还没有透露任何新的人事变动细节,但该公司去年就曾表示,将通过提前退休和自然减员等自愿措施,在全球范围内裁减逾1万个职位。据德国《商报》2020年2月10日报道,戴姆勒集团计划增加裁员人数至1.5万人。

对于重型卡车部门,康林松认为它仍是戴姆勒集团的核心业务,但去年引入的新集团结构为戴姆勒集团提供了多种选择,不排除未来公司管理层在更深入结构调整过程中改变主意的可能。

除大幅削减开支外,康林松还概述了公司产品方面的规划,包括到2022年推出20多款新的插电式混合动力和全电动奔驰汽车。

梅赛德斯-奔驰今年将推出新版S级旗舰轿车和EQA,EQA是一款紧凑型电动多用途车,侧身与略大的EQC和EQV微型货车类似。戴姆勒集团表示,今年交付的插电式混合动力和全电动汽车将是去年的四倍。

康林松还证实,戴姆勒集团将淘汰销售不佳的奔驰X级皮卡。

总体来看,这是一份很大的清单。对投资者来说,这份清单需要这位首席执行官一步步验证。

华宝研究(Warburg Research)分析师Marc-Rene Tonn预计,自救措施只会缓慢提高盈利能力。“在对这些措施给与肯定之前,我们更愿意看到一些证据,能够说服我们相信这些有针对性的改进措施最终能起到提高收益的效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