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公馆一年入账数百万,为何杜月笙最后只剩下几十万港币?

发布时间:02-1216:20

上回说到,杜月笙临终前只剩下了10万美元左右,折合港币也就60万元。他还有5个太太,不少子女,分一分每个人到手没有几个钱。

要知道杜月笙的上海鼎盛时期,可是过着日进斗金的奢靡生活,单单是后来修建独家祠堂就花了50万大洋,还不包括后来祠堂建成庆典的花费。

那个时候,即便是在国际化大都市上海,汽车也是代表着身份和财力的高级奢侈品,杜月笙买了9辆汽车,配备18名司机,另外还有助手以及保镖。杜月笙有一辆雪佛兰的车牌号7777,后来买了一辆凯迪拉克,车牌号为11711,之所以不用8 ,就是因为这“七上八下”,杜月笙觉得不太吉利。

杜月笙头顶一百多个职称,势力横跨上海各行各业,这些职称给他带来的红利也是非常丰厚的,随手算一算,单靠这些虚名每个月也有一二十万的收入。

杜月笙一年可以收入几百万,也可以一年花出去几百万,仅仅是杜公馆一年的正常开销就是200万大洋。于他而言,存钱不过就是积累数字,存人情才让他看到了人生价值,这张遍布全国的杜们人情关系网,让这个曾经的街头小混混成了街头巷尾尽知的杜先生。

每天叫醒杜月笙的不是今天能赚多少钱,而是今天怎么花钱。

从杜月笙刚刚进入上海开始,他已经尝到了散尽手中财,结交天下人的好处。

杜月笙性格内敛,身材高瘦,并不是一个黑帮头领们第一眼就看上的料。但他平日知晓用钱疏通关系,后来黄公馆招人,就有人将他引荐给黄金荣,让他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洗牌。

杜月笙第一次接触大笔钱财,还是拿到林桂生给的2000元。他没有立刻花掉,而是将钱全数带去了从前打工的十六铺,通通分给了曾经的好友和照顾过他的街坊邻居。

这些人之中,就有后来跟着他“打天下”、一直忠心于他的“四大金刚”之一顾嘉棠。

其实杜月笙明白,这些人大部分一辈子就只能在十六铺之中,但杜月笙要的这种心理上的满足,不是多少利用价值可以衡量的。

杜月笙成日穿一件长布衫,对穿没有什么太大要求,不过每每到了冬天,他就会按时给老家乡邻送冬衣冬被。而这只是杜月笙平日做慈善的很小一部分花销,杜月笙走进上流社会之后,就没有断过对穷苦老乡的救助,一方面他出身贫寒,同情这些人,另一方面他知道自己钱来的并不干净,黄赌毒他各个都沾,总是要借这些钱为自己洗白名声。

其实那个时候在上海有不少富豪,也有诚心想要做慈善的。奈何当时时局太乱,这些大老板们也不敢轻易露财,就算是捐了钱,也大多闷不做声,生怕出名之后被抢匪黑帮盯上,来个绑架勒索什么的。

但杜月笙不惧这些,论黑帮,还有谁比杜月笙更黑帮的,说绑架勒索,向来只有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三人去绑架别人,还没人敢动到他们头上来。

所以,杜月笙做这些善事向来是高调的,什么地方有灾有难的,杜月笙都是第一时间送去大笔赈灾款。他临去香港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留在上海的万墨林,记得定时给救济会送钱过去。

对于身边的亲戚朋友,家仆司机,杜月笙也从来没有吝啬过。

据说过年的时候,杜月笙发起红包也是十分壮观的景象。

每到过年前,杜月笙已经开始命人准备红包,小红包两块钱,要准备两、三千个。另外杜月笙还要人准备几百个金币,几十个金洋钿,这些都是用来给杜门徒子徒孙们的压岁钱,还有一些朋友带着孩子来拜年,这个压岁钱也最起码是两个金币。

据说到了过年的时候,到杜公馆来拜年的人络绎不绝。但凡是乘车来的,开车的司机也能拿到三四个红包。

巡捕房的人三十五个成群来杜公馆拜年,只消在门口喊上一句杜先生新年好,基本上每个人都能拿上一个红包,拿完就走人了。

另外,还有一些小混混小流氓成群结队来到杜公馆门前拜年,也能每个人得到一个红包。

杜月笙过个年,这些红包只是小头。他往黄金荣、师父陈世昌处送的红包,大多是万元起步的。还有诸多上海名流,杜月笙多少还是要塞些钱去,这些钱还不能少。

场子摆大了,要打点的人物自然多了起来,特别是三鑫公司开设之后,杜月笙更要仔细掂量。三鑫公司一年纯利润几千万,杜月笙拿的是大头,但这个公司做的是上不了台面的灰暗生意,上面的人时时盯着,同行的人垂涎嫉妒,媒体等着挖他的新闻……所以三鑫赚的钱多,杜月笙花心思送出去的钱也不少。从前支持过三鑫公司的故交,各个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部门领导,新闻界人士,帮会的头领等等人物,只要是在三鑫公司运行过程之中发挥作用的人,杜月笙几乎都会为他们分上一份红利。

看起来杜月笙的收入少了,但相比其他烟土行业的公司老板,他却站得更加稳,更加没有后顾之忧。

对于政商界的大腕,杜月笙请客招待的时候,通常是不看数字的疯狂花钱。这些名流只要在他这里舒坦了,将来指不准给他带来什么好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