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看过这么“疯狂”的电影

High电影

发布时间:02-1221:26

最近几天,很多小伙伴都“疯狂暗示”小嗨去看一部惊悚片。

并且渲染得神乎其神。

其实这部电影我早就看过,只是碍于故事内容的问题一直没有给大家安利。

什么问题?

这么说吧,整个故事用两个字形容最为贴切:疯狂

——《此房是我造》

《此房是我造》

故事发生在20世纪70年代的华盛顿。

主人公杰克是一名集重度洁癖和强迫症于一身的工程师。

此外,他还有另一个身份——连环杀手。

《此房是我造》

影片以对话的形式展开。

黑暗之中,传来了杰克和一位名叫维吉的老人交谈的声音。

杰克从自己长达12年的犯罪生涯里随机挑选了五起案件,对着维吉娓娓道来。

《此房是我造》

第一起,用千斤顶砸死因为车子抛锚而向他求助的女人。

第二起,伪装成保险推销员勒死独居的中年妇女。

第三起,猎杀与自己野餐约会的单亲妈妈和她的两个孩子。

第四起,用尖刀杀死自己的情人。

第五起,绑架数名不同民族的男人,尝试一颗子弹可以射穿多少人的脑袋。

《此房是我造》

犯罪过程中,杰克逐渐在杀人和艺术之间建立起联系。

他将那些受害者视为一件件艺术品,并给自己取名为“高雅先生”

与此同时,身为工程师的他一直尝试着独自建造一所房子。

奈何对于材料始终不满意,只能一次又一次推翻已有的构想和成果。

直到第五起案件的时候,他在自己藏匿尸体的仓库里遇到了维吉。

《此房是我造》

维吉建议杰克,用那些倾注了他的精力和思想的“艺术品”作为材料,搭建房子。

于是,杰克的“终极艺术品”诞生了。

一间由尸体搭建而成的房子……

《此房是我造》

这部《此房是我造》,在2018年戛纳国际电影节上一经上映就引起了巨大争议。

放映时,有超过100人中途离场,放映结束,整间放映厅空了一半。

但是,坚持到最后的观众却全场起立,连续鼓掌6分钟向导演致敬。

哪位导演?

——拉斯·冯·提尔

拉斯·冯·提尔

这位丹麦导演,本身就是争议和疯狂的“代言人”。

集种种极致个性于一身,人送外号“拉斯·疯”

他曾在2011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口出狂言,遭到驱逐。

事后也丝毫不觉得应该为自己的不当言论道歉。

(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自行查阅。)

拉斯·冯·提尔

不过抛开这些负面因素,拉斯·冯·提尔的能力毋庸置疑。

且不说有多少奖项和荣誉加持,单凭一部《狗镇》就足以证明一切。

只能说他身体力行地告诉了我们,什么叫做“疯子与天才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而这部《此房是我造》,更是将他的“疯狂”展露无遗。

深陷争议?一点也不稀奇。

《狗镇》

以连环杀手作为恐怖形象的恐怖、惊悚片并不少见,甚至早已经自成一派。

尤其是早些年的欧美电影,创造了许多经典的连环杀手形象。

《沉默的羔羊》里的汉尼拔《七宗罪》里的约翰·杜,都是如此。

同类型电影看多了,我们也不难发现一些固定的套路。

这些连环杀手,通常具有两个共同点:悲惨的童年经历和超高的智商。

他们往往天赋异禀、精通此道,犯罪手法堪称完美,滴水不漏。

《沉默的羔羊》

相比之下......好吧,根本没有可比性。

因为本片中的杰克,完全避开了这两个所谓的共同点。

他并没有什么悲惨的童年经历,或者说根本没有犯罪动机。

第一次杀人,仅仅是因为搭车的女人全程喋喋不休,搞得他心烦意乱而已。

谁知这一时的冲动,竟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此房是我造》

到了第二次,杰克就已经开始有计划、有目标地犯案了。

不过和其他“天才罪犯”相比,他显得笨拙无比。

骗取中年妇女信任的说辞漏洞百出,杀人技术无法一击致命。

重度洁癖和强迫症促使他一次又一次重返犯罪现场,只为确认是否完全打扫干净。

还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明目张胆地拖行尸体,留下了一路血迹。

谁知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瞬间冲刷掉了所有痕迹。

《此房是我造》

此后,我们不难看出杰克的变化。

他变得极为了解人们的内心,演技大幅度提升,犯案手法也越发纯熟。

这一切,全都是那场大雨的“功劳”。

多么讽刺。

《此房是我造》

所以你看,拉斯·冯·提尔的“疯狂”就在于此。

他根本不想讲述“一个有着悲惨童年的高智商天才报复社会”的故事。

也不想让我们从中得到什么善意、正能量的启发。

全片没有任何正邪交锋的桥段,甚至连一个传统意义上的正面角色都没有。

只有一名连环杀手的产生、成长和灭亡。

《此房是我造》

影片最后,杰克和维吉一同走进了那间“尸屋”,屋子的正下方,是通往地狱的入口。

紧接着,全片最为震撼的一幕出现了。

这一幕,致敬了法国著名画家欧仁·德拉克罗瓦的名作——《但丁之舟》

该油画取材于《神曲》,描绘了古罗马诗人维吉尔指引但丁穿行地狱的场景。

没错,一直与杰克对话的维吉,此刻就是维吉尔。

可是他的指引,却是成全杰克对于恶的病态追求。

《此房是我造》

说了这么多,其实这部《此房是我造》并没有传言中那么邪乎。

因为拉斯·冯·提尔延续了《狗镇》的风格,对于画面的捕捉重视结果、忽略过程。

任何残忍的桥段,他都只给你一个结尾,中间的过程则轻描淡写,留给你自己去想象。

所以大家脑补出来的恐怖镜头,其实根本没有出现。

而且本片所涉及的内容非常之多、信息量极为庞大。

宗教、艺术、哲学、历史......如果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不免全程似懂非懂。

《此房是我造》

正因如此,本片暴露出来的问题也不在少数。

它就像是拉斯·冯·提尔在狂风中的呼喊,但是几乎没有人听得到他所说的话。

如果他继续拍这样的电影,那么听他说话的人,只会越来越少吧。

(本文由High电影原创,请勿转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