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强徐克等联合执导,赶工的《冰雪长津湖》,能否拍出史诗感?

影视故事会

发布时间:02-1000:04

以抗美援朝为背景、备受期待的主旋律大片《冰雪长津湖》,结合多方面资料佐证,已低调开机。70年前那场“中美两国都不愿提及的血战”——长津湖战役,即将被搬上大银幕。

与家喻户晓的上甘岭战役相比,惨烈程度超出数倍的长津湖战役却是鲜为人知。在这场持续二十多天的殊死搏杀中,志愿军虽歼敌1.39万人,但己方战斗伤亡加冻饿减员超过5万人。

长津湖战役作战经过要图

志愿军20军59师177团6连、60师180团2连、27军80师242团5连,除一名掉队战士和一名通信员外,成建制被冻死在阵地上。亲历那场战役的迟浩田将军,多年后仍难以忘怀。

去年10月,据国家电影局备案公示,战争题材电影《冰雪长津湖》获准立项,由曾推出《湄公河行动》、《智取威虎山》、《红海行动》等主旋律商业电影的博纳影业出品。

但时,这部一直没有进一步的实质性进展的电影,进入2020年后,却接连爆出新消息。

香港媒体报道称,刘伟强原定于2月1日在辽宁省丹东市开始进行紧张的拍摄工作,但由于剧组中的外籍员工在开拍前发烧,不得不紧急遣散了团队。2月1日,刘伟强确认了此事。

刘伟强

编剧宋行1月18日发微博,称“上街闲逛,突然发现全副武装的美军,还有志愿军战士,以为穿越了。原来是徐克导演在这拍摄抗美援朝大片《血战长津湖》”。

知名独立新闻评论员、独立学者、独立影评人郭松民,1月28日以“徐克会拍出怎样的《冰雪长津湖》”为题发文,写到“徐克执导《冰雪长津湖》,看来已经是一个事实……”

1月初,微信朋友圈曾流传一条“大型抗美援朝故事片《冰雪长津湖》在丹东招募群众演员”的消息,并透露这部电影由徐克、刘伟强、陈凯歌等四位导演联合执导,预计10月上映。

以上这些信息都指向了电影《冰雪长津湖》(也有片名为《血战长津湖》的说法),结合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1月7日出席2019腾讯娱乐白皮书盛典上的发言,可信度非常高。

于冬

“2020年还有很多的新电影要跟观众见面,博纳影业正在筹备一部战争片巨制,今天也跟大家透露一下,叫《冰雪长津湖》,电影即将在2020年开拍,同样也要在2020年上映。”

考虑到此前博纳影业拍摄主旋律商业电影的惯用套路,许多观众对电影《冰雪长津湖》既充满期待,又担心拍砸了。毕竟,对于这个极具历史意义的题材,拍不出史诗感就等于失败。

“这种拼盘就知道是任务片,投资不愁。就看故事讲得咋样,估计又是一大波明星客串!”

“这种应该让八一厂去拍,希望别瞎煽情,真实点,先烈抛头颅洒热血,别整成恶心的!”

“就怕导演自己都不相信那些人会抛头颅洒热血,以为只是宣传,于是按照宣传的手法去拍!”

纪录片《冰血长津湖》

长津湖战役这样的题材,非常考验编剧和导演的功力,既要真实反映当时军人的精神状态,又要用真挚的感情给观众代入感和认同感。先把人物塑造好,情感故事接地气,其次才是战争场面。如果人物塑造不成功,打得再燃爆也没用。

种种突破人类极限的操作,穿插,伏击,还有最壮烈的,成排成连的志愿军战士在雪地里埋伏时冻饿而死……电影《冰雪长津湖》,或许不需要过分的艺术渲染,真实还原就是主旋律。

这部电影不适合拍成那种战狼式的主旋律,要拍也应该是红海行动类型,主题应该是普通士兵人性探讨,不需要夸大自己的胜利成果沾沾自喜,必须对得起先辈的奉献和自己的良心。

当然了,徐克、刘伟强、陈凯歌等都是享誉业界的知名导演,拍摄这种重大历史题材自然会格外慎重,加上有关部门的深度参与、严格把关,跑偏的概率不大,上限在哪儿是未知数。

徐克

俗话说“慢工出细活”,尽管博纳影业在拍摄主旋律商业大片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今年开拍、今年上映,这个节奏实在太赶了。有种说法是为了献礼,今年是抗美援朝70周年。

前些年,抗美援朝题材的电影都不让拍(八一厂曾计划拍摄反映长津湖战役的电影,后来不了了之),去年贸易战才派任务拍摄,这种风险系数高的题材,进度越快越不容易出差池。

但是,想拍出一部史诗级的经典战争片(题材足以支撑),需要做大量的前期准备,不仅要到朝鲜实地考察,采访当地人对志愿军的看法,搜集老兵的抗美援朝故事,才能还原历史。

红色经典《上甘岭》拍摄于1956年,不过前期筹备从1954年就开始了,电影制作组收集了大量资料,还去往上甘岭实地考察,采访了一百多位当年参加过上甘岭战役的志愿军战士。

陈凯歌(中)

反观《冰雪长津湖》,当年开拍,当年上映,几位导演分组同时开工,自然能按时完成任务。至于让很多电影人谈之色变的审查,也不会有太大的阻碍,毕竟这是一部“带帽”的献礼片。

纯战争片是最容易扑街的题材,去年博纳影业就在电影《决战中途岛》上“翻车”了,这次要避免重蹈覆辙。中国崇尚的集体英雄主义,如果能很自然地表现出来,会给影片增色不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