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没义务帮你带孩子,谁生的谁带”“好,你别后悔”

唯晨说

发布时间:02-0823:31

文/唯晨

尊老爱幼虽是传统美德,可有时候情绪过了就会变得不美好。当尊敬变为包庇,爱护被溺爱取代,一切都会变味。

家庭关系中最难处的就是婆媳关系,可以说婆媳矛盾在每个家庭中都根深蒂固。婆婆和儿媳不和完全不是单纯因为客观上谁对谁错,更多的是主观情绪上的排斥。

就拿中年婆婆来说,她们在年轻时,甚至已经步入中年行列后依旧跟自己的婆婆无法相安无事。当然,这并不代表此刻的她就能理解下一代的儿媳。

有些家庭四世同堂并不幸福,而是尴尬地上演双重婆媳矛盾。

已婚男人在家庭中要么做婆媳关系的缓和剂,要么做两头受气的夹心饼干。总之,在婆媳矛盾中无论如何“三明治男人”都很难做。

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三明治男人”在婚姻中很难做到绝对的公平。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不公平,不仅会毁掉家庭的和谐,更有甚者直接毁掉这段婚姻。

阿斌跟妻子小苏在正月里爆发了几场战争,究其根本原因都不是夫妻感情问题,而是源于婆媳矛盾。

小苏认为婚姻应该是两个人的事,家庭里也只能有老公和孩子,至于其他人,无论自己的血亲还是老公的血亲,在他们领证结婚之后都只能算作亲戚。

可偏偏婆婆不这么认为,老公阿斌似乎也不太赞同她的说法。

虽然在小苏的坚持下,婚后没和公婆同住,但婆婆一直认为儿子跟儿媳住在外面,属于出差。只有周末过节回去才算回家。

小苏刚开始并不了解婆婆的这种想法,周末和放假的时候也会跟老公一起去婆家。在她看来这是尊老,属于走亲戚探视。而在婆婆的心目中这是理所当然的回家,不仅如此,还嫌儿子回家的次数不够多。

有一次回去,婆婆说:“阿斌,妈给你做了你最爱吃的菜,你看你这么长时间不回家,在外面人都瘦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小苏就在旁边,她听完十分别扭,明明是来走亲戚,怎么到婆婆嘴里就好像老公跟自己结婚后糟了天大的罪。

即便如此,她依旧选择沉默。只是回到自己家后就开始质问老公,婆婆说的那段话究竟什么意思。很显然阿斌也听出了母亲言语中的不恰当,解释道:“她年纪大了又没有什么文化,随口一说你不要多想。”

确实,小苏也希望婆婆只是无意。只是事实终究在她生完孩子后毫无掩饰地暴露了出来。

老公的奶奶虽然年纪大了,仍旧健在。常年和公婆住在一起,听说孙媳妇生了孩子,婆奶奶十分激动。吵闹着要见重孙子。

为了满足奶奶的四世同堂愿望,阿斌跟小苏商量到婆婆家坐月子,一来家里还有个婆奶奶,省得婆婆照顾月子时来回跑,二来婆奶奶毕生愿望就是四世同堂,不想让八十多岁的老人失望。

有人说“月子是检验婆婆的唯一标准”,两代人不同的三观和相互之间的情感,都能在那密切接触的一个月里经历层层考验。

对小苏来说这句话不能更适用。在她坐月子的第一周就已经明显地感受到婆婆暗地里跟她较劲。

先是她情绪不好,对老公撒娇,有时候还让老公喂饭。后来发展成只要她喊老公,婆婆就冲在前面,把老公堵在门外,就像老母鸡保护小鸡仔一样生怕儿媳妇使唤儿子。

又加上婆婆想起自己年轻时受的委屈,对公公和婆奶奶颇有怨言。

生活中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一旦开始对比,就会发现自己过去所经历的点点滴滴都是伤害。就因为伺候小苏月子,婆婆明里暗里讽刺婆奶奶很多次。

大概老人家当年确实做的很不好,所以每次被训斥都装聋卖傻不搭话。只管乐呵呵地要瞧重孙子。

婆婆一边跟她自己的婆婆呕着气,一边照顾产后情绪怪异的儿媳,难免磕磕碰碰,言语中夹杂着“身在福中不知福”“不识好歹”的情绪。

四世同堂的家庭中,连带着新生儿,刚好三个儿子三个母亲。六个人的关系环环相扣,家庭氛围被空气中的紧张感围堵地密不透风。

月子才过一半,小苏就待不下去了。她觉得自己再这样下去会发展成产后重度抑郁,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跟老公坦白,受不了婆婆的“照顾”。要求回自己家,让婆婆跟过去带孩子。

小苏说:“反正往后她也得帮咱带孩子,现在奶奶也看过孩子了,况且你爸一个人也能照顾好奶奶。都凑在一起每天听你妈叨叨从前的事,心烦。”

让她没想到的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婆婆就站在门口,听的一清二楚一字不落。人还没进屋就接起了话:“要走你们自己走,我可不上赶着替你带孩子。当年我生阿斌三天就下床做活,可没谁伺候吃喝,孩子更是没人操心……”

她这话一半说给儿媳听,一半说给婆婆听。

瞬间家里的气氛变得更加紧张,阿斌看母亲说着说着哭了起来,马上翻脸对着还在月子的里妻子道:“我妈没义务帮你带孩子,谁生的谁带。”

他以为发一场脾气就能镇住妻子,却没想到小苏冷静地跟她确认婆婆不会帮忙带孩子后,给出答复:“好,你别后悔。”

第二天,小苏的娘家弟弟就带着父母来,把还在坐月子的姐姐跟外甥接回了娘家。

他们走后阿斌没有当天去追,一方面是他认为母亲这半个月照顾妻子尽心尽力,另一方面也想让妻子冷静冷静,有什么事等出了月子再商议。

半个月后孩子满月,小苏也出了月子。在这两周的冷静期里,似乎一切都恢复了平静,阿斌的父母和奶奶也都恢复了往日的和睦。

当他以为阴云已散,满心欢喜地去接妻子儿子的时候,被告知孩子已经上了户口,姓苏。

并且小苏还坚决要跟他离婚,小舅子满脸怒气捏紧拳头像撵狗一样将他往外轰。

这个时候的他才意识到自己终究没父母的老思想害惨了。他之所以半个月前敢冲妻子说那样的话,多半的原因是从小受父母相处模式的影响。

可现实却不在他的预料之中。妻子不是当年的母亲,母亲却像极了彼时的奶奶。

要知道,并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没关系”,也不是每个女人都心甘情愿在婚姻里选择隐忍。

被迫离婚后的阿斌,感觉自己像一条落魄的狗,不仅不被妻子接受,还被自己父母责骂“没本事,连自己媳妇都管不住,不孝。”

不少人一再强调“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婚姻是两家人的事”,听起来很有道理。事实上这句话并非真理。

在我看来婚姻它也不一定是两家人的事,如果新婚夫妻从一开始就固执地认为自己的婚姻是两家人的事,那么婆媳矛盾甚至岳婿不和,都会在漫长的岁月中一一显现。

没有人规定婚姻必须是两家人的事。若双方家长,甚至兄弟姐妹叔伯大爷都要插一杠子的话,唯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段姻缘注定是孽缘。

就拿带孩子来说,妈妈和奶奶的出发点都是要对孩子好。但这个“好”该如何界定,没有一个人能提供明确的规定。

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怕有着共同的目标,在没有共同利益的情况下说人多力量大也只是在扯淡。不信你去观察,生活会明确地告诉你,情感上只会存在人多嘴杂。

今日话题:面对婆媳矛盾男人该怎么做?

唯晨说:愿你的生活 在遇到我的文字后 更加美好

感谢您的支持,喜欢请关注唯晨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