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喜剧人》拍到了第六季,笑声的背后,产生了最现实的方向

发布时间:02-0516:10

笑,是第一“生产力”。2020年,在如此特殊的日子里,我们要笑对新生活。

《欢乐喜剧人第六季》看到了第二期,依然精彩纷呈,在本期的对抗中,海派喜剧人孙建弘高分顺利晋级;人气相声演员金霏、陈曦用新式相声征服观众;海外喜剧人艾杰西战胜高晓攀锁定晋级席位;喜剧星二代潘阳、巩天阔,进入待定席。5组喜剧人各显奇招,纷纷献上诚意满满的精彩作品。

而作为《欢乐喜剧人》系列的忠实观众,有不吐不快之处。这档节目六季看下来,不但为观众带来大量欢声笑语之外,也发掘、培养了无数喜剧明星。而个人认为最值得关注的,就是这档节目,为中国喜剧的表演,带来了更多形式上的拓展,并在此之上,进而产生了对内容上创新。

简单而言,形式的大胆突破,会让内容更加丰富多彩。

我们来看这次的节目,喜剧星二代潘阳携手搭档巩天阔的小品,为观众展示蒙娜丽莎与达芬奇的爱情喜剧。这个节目与其说是小品,倒不如称其为浓缩版的舞台剧,西方的故事元素和舞台形式,对服装和道具的要求很高,而笑料和包袱环节,则是我们熟悉的东方语境,这样的结合就非常大胆。可见,好的服装道具可以提高观众们对节目的理解程度,而笑料包袱则会增强观众的代入感,这样的创新形式,使观众快速融入节目中。

海派喜剧人孙建弘带来了《百家笑谈》,将现场变成音乐舞台,一曲洗脑神曲“丹田在哪里”,上演舞台表现力超燃的乐队合唱,甚至大玩“跳水”,让单口喜剧与摇滚乐队碰撞火花,点燃现场气氛。

可见,《欢乐喜剧人》发展到第六季,形式拓展已成主流,从而让喜剧人的各类节目,带来内容上的创新。比如,艾杰西那款中文脱口秀。

脱口秀是西方常见的一种喜剧表演,虽然形式上与我们的单口相声差不多,但内容上完全不同,因为脱口秀的特色而不是抖包袱,而是即兴笑料。已经来到中国七年艾杰西,用“老外在中国”的形式,把自己的所见所闻编撰成脱口秀,对比于我们的单口相声,这个节目少了相声的贯口,而变成了一个个小笑话,并配以生动的肢体语言,很随和也很有趣。但艾杰西又不是完全照搬西方脱口秀,而是是把我们“说学逗唱”加以转换融入其中,更符合观众们的笑点。

可见,能把中国话说得如此流利的艾杰西,在东西方文化串联上,这次做了不少功课,晋级也是情理之中。

这是《欢乐喜剧人》给我带来的感受,也是非常现实的地方。中国的喜剧人才还是相对比较匮乏,《欢乐喜剧人》已经办了六季了,该登台的大腕都已经亮相过了,此次能亮相的已经是为数不多的稀缺资源。

然而我们期待的是所有参演的喜剧人都能够给观众带来好的作品,一方面对得起观众的期待,一方面也要延续并挖掘中国喜剧的特色,所以走到如今这一步,并不是简单的找几个大腕走走过场,演几个不痛不痒的段子集,而是要注重形式与内容上的突破,谓之薪火相传。

早期喜剧表演,都是在街头发迹的,这一点我国的相声,西方的即兴喜剧(街头表演那种叫做杂戏),在如今都成为影响深远的喜剧形式,同时又并不拘泥于形式。我们的喜剧并不仅仅有相声小品,快板贯口太平歌词,而是在东西为文化融汇贯通的今日,那些敢于突破形式的作品,能为观众带来全新欢乐体验,这才是《欢乐喜剧人》第六季,乃至未来所要探索与追求的。

当然也不能忽视传统的力量,毕竟“传统”二字,代表了经历长久以来观众的考验。比如本期节目,个人最喜欢的还是金霏、陈曦的相声《我是家长》,这档相声针砭时弊,着眼于生活中的热点话题,探讨起时下的亲子关系。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金霏每次想办法讨好老师,每次都弄巧成拙。这个节目不仅融入了生活,还有很强烈的教育意义。

无论是从喜剧还是相声的角度来说,这个节目还是相对传统,但金霏、陈曦这次淡化了以往注重捧哏和逗哏的相声形式,而是互为捧逗,哥俩各自通过相声对亲子关系中的一些乱象展开思考,发人深省,也是一种全新的相声形式。

终究而言,《欢乐喜剧人》能拍到第六季,证明了这档节目的火热和观众的喜爱,而延续传统,对喜剧元素的探索,融合了东西方特色,推陈出新的节目形式和表演,也代表着中国喜剧人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追求,也是这一季节目在笑料的背后,最为现实的地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