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收藏界的“专家”跨界到“医疗”,事情会有多可怕!

石沁

发布时间:02-0114:17

在我们收藏界有一句话叫“若信专家一张嘴,好似渣男想负责”,不知何年何月开始涌现了一批批的“专家”团。他们张口就来,信口雌黄,依仗着收藏这一行当全凭经验没有法律标定的特色来始胡诌八扯。不过他们的目的很单纯,炒作罢了,不炒作怎么上电视忽悠人,不忽悠人怎么“赚钱”呢?这批人的共同特点是都来自“民间”,普遍文化偏低,采用的手段就是听风就是雨,习惯将有科学依据的事情进行“曲解”,并且大肆用神话等虚无缥缈的东西进行渲染,像这样的专家如今不仅在“收藏界”为祸一方,如今在甲流期间也能看见他们的身影。

今年这个本该是祥和的春节我们却受到了“甲流”的袭击,历经多日奋斗,如今克制其传播的最好途径就是自我隔离在家。但是铺天盖地的新闻还是让民众心有余悸,此时人们医药知识的匮乏使得自己草木皆兵。谣言更是四起,虽然我国已大力出手打击传播谣言者,但是恐惧的种子早已在人们心中种下,此时人们最希望得到的就是一味“心里安慰”的救命稻草。

于是大家纷纷出户抢购口罩、酒精、消毒液,甚至温度计都开始脱销,就在这时,又有一些民间专家开始谣传“双黄连口服液”可以克制甲流的传播。不过真的是空穴来风吗,此事又是因何而起呢?原来这件事源于“上海药物所”的一篇报告中说“双黄连”口服液能够有效“抑制”这种新冠状病毒。但此事我们要划观察重点,这个“抑制”到底是怎么回事?首先抑制并不是预防,也不是治疗,而是在你得病之后能暂缓病情的发展,若你体内根部没有病毒你吃这个药有什么用?

不过人们总是选择性忽视掉关键信息,只保存那些自己希望相信的。很多民间专家就开始大量转发该报告,并添油加醋地说双黄连口服液能够治愈甚至预防甲流。如此谣言一旦传播开来其流传速度成几何倍增,一夜之间各大药店的双黄连口服液全部脱销,甚至有人打起了“兽药”的主意。让我们冷静一下,然后回归到药物本身,首先“双黄连”具有广谱性,就是一般什么病毒都能有一些的抑制作用,但这并不能治愈病毒,最后还要我们人体产生抗体来终止病毒的感染,简而言之就是起到一个缓解作用。就好比我们从小身体素质好,但不代表每个身体素质好的人都能奥运会得金牌一样。况且如果真的得病了,这药医院免费发,你现在着什么急?

这就是无知带来的“偏激”性,所有东西一概而论,要么极好要么极差。好比如今你跟外行说一句玉石翡翠值钱,他们不会去研究玉石的产地、脂粉度、稀有度、雕工等等。只会盲目地认为是玉石翡翠都值钱,有时候都分不清什么是“玉”什么是“翠”,当然他们也根本想象不出那些石性重,种水差的玉翠可能比大理石也贵不了多少,都是用来铺地板用的。

这就是信息获得程度造成的认知不对等,但也还是还要依托于这些“民间专家”的推波助澜。没有这些人危言耸听地胡乱的宣传人们一般也很难意识到这事。收藏界和日常生活一样,最害怕的莫过于这些信口雌黄的专家,他们往往能伪装成道德的制高点,在论据上失败之后就以道德来压制于你,毫无道理可讲。最后让我们回归于此次病疾,还是要相信真正的学术专家,安心在家,自我隔离,少出门多消毒,勤带口罩,方是退病之本,真闲来无事在家盘串喝茶也是极好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