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越4300公里的相聚|这个春节,边防军人胡甲俊过上团圆年

央广网

发布时间:01-2318:55

央广网1月23日消息(记者彭洪霞 郝铮 聂宏杰)这个春节,刘航雁要完成一场跨越4300多公里的探亲。

她的丈夫胡甲俊是新疆吐尔尕特边防连指导员。连队驻守在帕米尔高原,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的边境线,海拔3500多米。

为了准备这次高原之行,刘航雁在胡甲俊的远程指导下,提前一个月开始锻炼身体。

女儿胡蝶快两周岁了,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不超过两个月,“爸爸”对她来说遥远而陌生,只存在于相册和手机里。

胡蝶很少在电话中喊“爸爸”,每次视频的时候,她总是默不作声。

这次探亲,刘航雁决定带上胡蝶,希望通过一次短暂的相聚,让胡蝶能和爸爸亲昵起来。

 恋爱时就已经明白,他无论多忙都是为了国家

2015年,刘航雁和胡甲俊经人介绍相识。

两人虽同为河南老乡,但一个在新疆的高原上,一个在河南平原。

从谈恋爱到结婚,4300多公里的距离、3515米的海拔和脆弱的信号就一直横亘在两人之间。

刘航雁说:“人家小情侣谈恋爱,都是一起去操场遛个圈,男朋友能一直陪着。我们两个谈恋爱,就是晚上他在找信号,好不容易聊几句,嘣,又消失……”

那时,胡甲俊刚从原新疆乌鲁木齐民族干部学院毕业,正在山上集训。

“连绵的大山,经常没信号。每天训练结束了,我都是晚上抹黑上山跟她联系,但也不能聊太久,因为山里太冷了。”

刘航雁产生了放弃的念头。“感觉有点受不了,可是一回想起来,每次无论他再怎么忙,再怎么辛苦,都会主动和我联系。而且谈恋爱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无论他在外面多忙,都是为了国家。”

2017年2月16日,刘雁航和胡甲俊在老家河南举办了婚礼。

刘航雁追随爱人来到新疆,在克孜勒苏州首府阿图什找了份工作。

婚后不久,胡甲俊就被调到了玉其塔什边防连。这个连队驻扎在新疆克孜勒苏州,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的边境线上。

连队地处偏远,道路崎岖,常年冰雪覆盖,短短几十公里路,有时需要走上一整天。官兵们称这条路为“离婚路”,每个军嫂走过都曾产生想要放弃的念头。

怀孕后不久,刘航雁上过一次玉其塔什边防连,她和胡甲俊的爱情经受住了考验。

“我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回河南的,每次去产检,人家都是丈夫在旁边看着,我就是自己一个人,心里面就会很酸,很失落很失落……”

刘航雁说相比恋爱时的甜蜜,婚后她常常觉得孤单。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胡蝶也是跟他爸爸只见过一次面。家里面要带她,还要自己挣钱,自己承受的没人能理解,没人能理解……”

买39元短裤,省下来的钱都给妻子和女儿

虽然胡甲俊无法照顾家庭,但在刘航雁心里,他却是一个模范丈夫。

“有一次,甲俊想要买一条短裤,他说穿上特别舒服,但一看价钱,168元!他说不要不要,我们两个就去地摊,买了一条39元的。”

胡甲俊总是最好的留给刘航雁和女儿:“他能省的都会省下来,每次发完工资都是先把房贷给还了,剩下的就是给我和胡蝶。我上班有工资,但他每次都还是说给你。”

刘航雁觉得自己很幸福:“嫁给他很值,真的很值。”

跨越4300公里探亲,只为一家团圆

2019年7月,胡甲俊调到吐尔尕特边防连担任指导员。考虑到连长春节要回家结婚,胡甲俊主动放弃了假期。

刘航雁说既然你不能回家过年,我就带着孩子去找你团圆。

吐尔尕特边防连坐落在帕米尔高原,与吉尔吉斯斯坦接壤,这里空气稀薄,常年积雪。为了给连队官兵带去温暖,刘航雁给每名战士都准备了礼物。

“我就问你们部队有多少人,他还不告诉我,说这是国家秘密。我说要不你把名单给我吧,他说你搞笑呢,这能给你吗?!”

刘航雁为胡甲俊也准备一份神秘的礼物,她说要见面时亲手交给他。

在准备了将近一个月后,1月13日上午11点,刘航雁带着小胡蝶从齐村出发,踏上了4300公里的探亲之路……

1月14日凌晨 00:12分,在历经了7小时45分的飞行后,刘航雁和胡蝶到达新疆喀什。

在接机的人群里,她没有看到丈夫的身影。连队只有一名主官,胡甲俊无法下山,只好委托战友周超前来接机。

离开机场,刘航雁带着胡蝶连夜赶往阿图什市。短暂的休整后,中午12:00,她们继续赶往吐尔尕特。

此刻,胡甲俊也满怀欣喜,等待着爱人的到来。

“这里方圆十里都没有草木,也买不到鲜花,我就在网上找教程,学着叠一束鲜花,送给她。”

她用849个字将思念落成亲笔信件

吐尔尕特柯尔克孜语意为“枣红色的达坂”。一路上,海拔逐渐升高,车窗外山体的颜色由黄变红,最后到达一个冰天雪地的世界。

一望无际的雪山提醒我们,吐尔尕特边防连就要到了。然而,就在接近终点的时候,刘航雁发现,小胡蝶的嘴唇变紫了。

刘航雁也着急起来:“小胡蝶在车上一直哭闹,看她舌头也有点发黑,我特别担心,自己就偷偷抹眼泪……”

从老家出发,经过约29个小时的千里跋涉,1月14日下午16:18分,刘航雁终于到达了吐尔尕特边防连。

看着布置一新的房间,和快一年没有见到的爱人,刘航雁再也控制不住眼泪……

“这么大老远来了,你见到我应该高兴,怎么哭了?别哭了,你一哭我也难受!”胡甲俊一把揽过刘航雁安慰说。

稍作休息,刘航雁带着小胡蝶来到战士们跟前,给他们分发从老家带过来的礼物。

夜深后,胡甲俊回到房间,刘航雁从行李中拿出给他准备的礼物:一身保暖内衣,几张出发前母亲烙的饼,还有一封长长的信。

胡甲俊当着刘航雁的面把信读完,靠在沙发上仰起头说,你让我缓一缓,我要把眼泪收回去。

亲爱的胡甲俊同志:

犹豫了好久,还是决定给你写点儿东西。拿到这封信,你会是怎样的表情呢?咱俩从认识到现在已经有五年之久了,现在想想,好感谢当初的自己,下定决心和你在一起。你不浪漫,却很实在,你不体贴,却很有安全感。写到这里自己竟然还在傻傻的笑。你对我的任何小细节我都记得。谈恋爱时在山上找信号和我聊天;结婚后只要你在家从不让我干家务;压马路时你总是让我在你的右手边,保护着我;还有每次给你打电话时,听到你的第一句话,永远是老婆。老婆,这两个字对我来说是那么的暖。

我知道,你无论有多么忙,多么辛苦,都每时每刻牵挂着我。前几天和你视频时,打开你就看着我,眼睛红红,泪光闪闪,我问你怎么了?你对我说太想你和胡蝶了,工作天天很多,不能每刻陪着你,对你和孩子太多亏欠。我其实知道,我都知道,你的辛苦。在别人眼里军人是严肃的,光荣的。而在这荣耀的背后,也只有你们自己知道身上肩负着什么。

我看过你工作到凌晨两三点的状态,我体验过你在边防巡逻时的艰辛,我听过你战友对我说,你谈起我和胡蝶时的幸福,我懂的你所有的辛苦,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现在我告诉你,胡甲俊同志,我爱你,我爱你,深深地爱着一身光荣使命的你。请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你是我的天地,你是我的军哥哥,你是小胡蝶的榜样,你是咱爸妈心中的好儿子。所以我只要你平平安安,不要为我担心。你这么强大,我一定也会很坚强的。虽然我们只能两地相思,对着电话诉说思念,隔着屏幕看彼此的脸庞。无论我们时差有几个小时,我的心一直和你在一起。

我好自豪,我是你的妻子。我知道,对于我,你内心一直充满了愧疚。因为你所在环境,迫于无奈。但是我从没有真正怪过你,尽管有时会有小小的抱怨。每次看到你给我发过来对不起时,心里真的不是滋味,所以以后不要觉得对不起我,不用说对不起。因为我都理解。爱是理解与宽容。我们要一直这样走下去。小小的幸福,暖暖的回忆,慢慢地变老。亲爱的,你是军人,我是军嫂,我会和你一起承担这所有的一切。你安心守护国家,我全心照顾咱家,我们一起努力,一路相伴,无怨无悔。

你的爱人:刘航雁

2020年1月12日晚

这个春节,边防军人胡甲俊过了一个团圆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