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公司A股2019年零上市,风险投资全面退潮

第一财经

发布时间:01-2313:09

在知乎话题“2019年游戏行业还值得从事吗?”多数人的回答并不乐观。虽然2019年全年有近3000款游戏获得版号审批,但游戏行业在资本市场的表现并不乐观。

根据日前陀螺研究院与Sensor Tower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移动游戏产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308.8亿元,同比增长7.7%。但就整体趋势而言,中国游戏市场从2018年开始已正式驶入“慢车道”,同时又进入了一个更规范化、更具秩序的存量时代。

风险投资全面退潮

在一级市场,游戏行业的风险投资开始全面退潮,趋于理性。

根据报告显示,2019年前11个月中国游戏行业总计发生35起投资事件,涉及投资总额62.88亿元,而2018全年的这两个数字分别为122起和174.46亿元,2015年更高达452起和203.38亿元,这意味着经历了四五年的狂奔后,资本市场终于重归理性。

从投资轮次上来看,2019年前11个月游戏行业有14起投资事件发生在种子轮和天使轮,其余21起均为Pre-B/B/B+轮、C轮、C轮以后轮次,以及战略投资事件,资本市场对于标的的态度已经渐趋慎重,对尚属成长期的团队不再轻易出手。

“2017年以前,国内游戏市场投资主要有三类人,土豪、投资机构和老牌游戏厂商,但在2018年游戏版号暂停之后,投资游戏的不确定性开始增大,王思聪事件加重了场外人员的流失,所以土豪和投资机构开始退出舞台。”边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战略投资经理金洪运表示。

伴随投资的退潮,具有规模优势的老牌游戏厂商成为投资的主力,并形成了以内容和产品为导向的投资逻辑。市场开始出现两极分化现象,大量有融资需求的团队无人问津,而部分头部制作人带领的团队被资本竞相追逐。

市场马太效应的加剧,令不少游戏制作人放弃创业加入大的游戏厂商。“对于制作人而言,一个残酷的现实是,辛辛苦苦一两年赚的钱不一定比在大厂上班赚的多,其次做国内路线的独立游戏,在发行那一天还要依靠有发行力的大厂,甚至在商业化上还要做出一些妥协。”金洪运说道。

上市进程放缓

回顾2019年国内新上市的游戏公司基本都在美股和港股。其中心动网络、中手游、玩友时代、家乡互动、火岩控股、禅游科技均赴港上市,而斗鱼则在美国成功上市。

事实上,2019年,A股市场上市游戏公司数目依旧为零。数家游戏厂商早在两三年前就提交了招股书,但至今仍在排队等待审核。

老虎证券投研团队一位分析师告诉记者,“相较于A股市场对于上市游戏公司的严格审核,美股港股上市周期更短,且对公司的盈利能力要求低一些,同时投资者主要来自大中华区,对游戏公司的业务了解程度更佳。”

除此之外,上市公司频频暴雷、商誉减值、企业屡遭警告以及产品生命周期所导致的营收不稳定等因素也屡屡成为游戏公司上市途中的拦路虎。

2019年恺英网络、长城动漫、众应互联、富春股份等上市公司商誉悬顶,天神娱乐、游久游戏等则屡遭监管警告,乱象丛生的资本运作成为游戏公司饱受证监会质疑的主因之一。

这一现状与市场竞争现状不无关系。反观国内游戏市场二八效应更加明显。头部产品及头部厂商抢占的不只是收入空间,从用户时长来看,游戏行业集中度趋高的现象越发严重。

报告显示,截止到2019年10月,TOP100的手游产品占据了用户总使用时长的 86%,TOP55和TOP10的的产品分别占比55.6%和62.3%,5款头部游戏攫走了用户一半以上的游戏时间。

面对国内竞争环境,不小中小游戏厂商开始出海或转向研发休闲游戏、小游戏、女性向游戏等,这些游戏研发周期较短,成本投入也比较低。但如今出海并非降维打击,大厂商也在携带巨额资金和资源激进入场,拉升了出海门槛。而休闲游戏等竞争壁垒较低,行业同质化现象严重,突围并非易事。

报告分析认为,2020年价格战将会进一步加剧。在此过程中,头部厂商、上市游戏公司以及手中握有优质产品和资源的企业可以充分发挥杠杆优势,占得先机,甚至就此赢下价格战。

而志在做创意游戏、精品游戏的中小厂商一方面要随时应对版号、大厂挖角等外部因素,另一方面还要有足够财力支撑没有收入的前期阶段。此外,产品上线后的营销成本、后续开发成本都是威胁厂商生存的一部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