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的投资滑铁卢:2019软银投资连连失利,一大波独角兽中枪

拾物记

发布时间:01-1701:30

孙正义和软银愿景基金一手捧起的独角兽们,将如何收场?

作者 | Baldy

责编 | Zi

美编 | Ivana

如果说2019年风险投资领域有什么绕不过的大事件,软银愿景基金(Vision Fund)的投资遭遇波折估计要算作其中一桩。

这个2017年成立的1000亿美金规模,世界最大的VC基金,艰难地度过了尤其水逆的一年。

根据最新发布的财报,软银14年以来第一次出现季度亏损,愿景基金对Uber和WeWork的投资账面亏损达87亿美金。

去年创投圈排名前三的爆炸性新闻中,软银愿景基金至少与两个沾边。

5月份,当时全球最大的独角兽Uber终于在经历了种种风波后上市,然而这次上市可能连差强人意都算不上。

8月份,愿景基金投资的全球最大共享空间项目WeWork终于发布了招股书,开启上市流程,然而仅仅两个月后,WeWork估值腰斩再腰斩,丑闻不断,创始人出局,软银接手,这个独角兽上市闹剧暂告一段落,连草草收场都算不上。

此后,一场前所未有的传染病在软银愿景的Portfolio间爆发,Wag!、Brandless、Compass、Fair、Kattera、Rappi...

一个接一个不幸感染。

高管离职、大批裁员、估值摇摇欲坠,估值被孙正义动辄上亿美金投资撑起的独角兽们,在2019年经历了什么?又和软银有怎样的爱恨纠葛?

平价电商Brandless:管理层动荡,销量减半

爆发时间:2019年3月

2019年3月,Tina Sharkey辞去Brandless CEO职位,据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最主要原因是“与软银关系紧张”。Tina离开后,Brandless又花费了3个月,才找到新的CEO,而在此期间多位高管离职。

作为一个平价综合电商,Brandless主打家居和健康生活类产品,许多产品售价仅几美金,是美国过去几年蓬勃发展起来的DTC(产品直销消费者)代表品牌。

2018年,软银看上了Brandless,开价2亿美金,按照5亿美金估值软银将获得40%股份。

然而有消息称,软银实际只投资了1亿美金,剩余1亿美金可能会因为Brandless并未达到财务要求而取消。

在经历了CEO更换风波和管理层动荡后,Brandless并没有朝更好的方向发展,而是一路下滑。华尔街日报12月报道称,Brandless今年的销售数据比去年同期同比减半,发展乏力。

遛狗服务商Wag!:全年裁员182人

爆发时间:2019年4月

2017年6月,Wag! 估值4亿美金左右;

2018年1月,Wag!接受软银3亿美金投资,投前估值6.5亿美金,软银占股45%。之后,软银又低调的再次买入价值4000万美金的股份。

转过年来,2019年1月,Wag!裁员38人,关闭一家办公室;4月,裁员54人;12月,裁员90人。

经历了4月份的裁员风波后,Wag!并没有如预期的一样扭亏为盈,Wag!的CEO也在11月份正式宣布离职。

12月,软银愿景宣布放弃在Wag!的投资,并将手中股票折价卖回给公司,具体折价范围没有公开披露,根据我们拿到的数据,Wag!在今年早些时候披露公司账上还有约1亿美金,即使全部用来回购软银的股份,投资3亿回报1亿的结果也是让人大失所望的。

网约车Uber:股价连跌

爆发时间:2019年5月

Uber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上市终于在5月份完成了,在Uber IPO前,软银在两轮投资中,下注金额接近90亿美金,一度成为最大股东,持有Uber 16%的股份。

然而从年初传言的1200亿美金估值,到定价时预计的800亿美金,到最终上市时的750亿美金,到现在的594.3亿美金,软银重仓的这个项目可以说是节节败退。

共享空间WeWork:估值腰斩

爆发时间:2019年8月

WeWork的上市风波大家可以在硅兔之前的文章(投资人驱逐创始人,WeWork真的不work了?)里看到。总而言之,这个软银一度重仓的公司,估值从最后一轮的470亿美金,掉到了上市招股时的200亿美金,直到最后软银将创始人买出公司时的80亿估值。

前后投资150亿美金买下一个估值80亿美金的公司,还让创始人套现17亿美金离场,这波操作包括小编在内的很多人估计都看得一愣一愣的。

房产交易/租赁中介Compass:

高管集体出走

爆发时间:2019年9月

9月份华尔街日报爆出,过去18个月,Compass C-级别管理团队走了一大半。

CFO(首席财务官),CMO(首席营销官),CTO(首席技术官),CPO(首席人力资源官),COO(首席运营官)相即离职。

图片来源:CRETECH

起因是公司内部就发展战略产生了纠纷,一方认为应加注产品科技含量,一方认为应该做好传统的房产中介角色。

从2017年12月到2019年6月,软银连续领投三轮。Compass 估值也从18亿美金涨到了64亿美金。

作为新型互联网房产经纪公司,Compass服务买方、卖方和房产经纪人,买方通过Compass 平台寻找房源,卖方通过平台挂出所出售的房屋信息,并帮助买方、卖方对接Compass 专业的房产经纪人团队,在买卖过程中,利用大数据等技术,达到最优的房源锁定、房屋定价、房产交易的目标。

如果横向对比,Compass目前的估值是上市公司Realogy的9倍,而Realogy旗下拥有两家房产经纪公司。

汽车长租平台Fair:裁员40%

爆发时间:2019年10月

10月份为了减少亏损,Fair宣布裁掉CFO(首席财务官)Tyler Painter、联合创始人Scott Painter以及公司40%的员工。

Fair创新了汽车长租模式,为消费者提供价格更低、手续更简单的租赁选择。只需要驾照和信用卡信息,消费者即可获得不同租赁计划。

2018年12月起,Fair陆续拿到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4亿美金股权融资与6.5亿美金定向债务投资,估值也增长到12亿美金。

裁员前,Fair拥有45,000月付费用户,App总下载量达320万。CEO接受采访时表示:裁员是为了更好的盈利,这是不得不做的艰难决定。

模块化房屋建筑商Katerra:裁员+关厂

爆发时间:2019年12月

2019年Katerra数次裁员,最近一次发生在12月,一次性裁掉了200个员工,甚至关停了一座位于凤凰城的工厂。

2017年Katerra C轮融资后估值10亿美金,2018年1元软银领投D轮8.65亿美金,投后估值达到30亿美金。

Katerra将一座房子拆分成不同部件,在工厂设计生产模块化的房屋组件,直接运输到工地组装成型,解决从一户公寓到整座建筑的建设问题。

在充足现金流的支撑下,Katerra走上收购扩张之路,先后收购多家小型建筑公司,但业务整合之路并不顺利,多次出现建筑工程延期、质量不过关问题。

不过裁员、关厂,这样的调整是为了更高效的利用资金,在2020年实现盈亏平衡。

在关厂的同时,Katerra以1.3亿美金成本在华盛顿州Spokane开了一家占地27万平方英尺的工厂,预计2020年还将再开一家。

说到2020年,进入新一年的软银,似乎还没摆脱“霉运”...

平价连锁酒店OYO:欠款导致绑架案

爆发时间:2020年1月

2019年12月的融资中,OYO CEO自己投资了7亿美金,占当轮的接近40%。

1月份有新闻指出,这7亿美金是他质押了自己接近10%的公司股票兑换出来的,而质押股票的价值又是基于他这7亿美金的投资给公司带来100亿投后的估值得出。

这个做法在业界引发了一些质疑。

除此之外,在OYO的大本营印度,近来接连爆出了OYO拖欠酒店主资金,导致警方介入调查的新闻,更夸张的是,刚到2020年没多久,就爆出了有OYO的加盟酒店住因为资金纠纷绑架了OYO的员工的事件。

2016年OYO C轮融资投后4.6亿美金,2017年软银介入,此后连续三年领投三轮,OYO的估值眼见着从10亿美金、50亿美金涨到100亿美金。

网约车Uber:再传换帅风波

爆发时间:2020年1月

在经历了风雨飘摇高开低走的2019年后,Uber几乎在进入2020年的第一时间便爆出了董事会对CEO Dara Khosrowshahi不满,在深度讨论是否要求其引咎辞职并引进新的CEO带领公司扭转颓势的新闻。

一个科技公司,上市还不足一年的时间,便要更换CEO,说明2019的高开低走已经让内部矛盾激化到接近无法调和的地步了。

机器人披萨公司Zume:裁员80%

爆发时间:2020年1月

Zume是一家坐标美国硅谷,用机器人做披萨饼的公司,其商业逻辑是通过能装在小货车里的自动机械化披萨饼制作机器人,在最优化人工成本的情况下,为用户提供标准化且最新鲜制作的披萨饼外卖。

2018年11月拿到愿景基金3.8亿美金投资,投后估值18.8亿美金,这家公司在当初得到软银愿景投资时就有不少争议,而在2020年1月第一周,Zume宣布裁员80%,一夜回到解放前。

P2P租车Getaround:裁员25%

爆发时间:2020年1月

Getaround是世界上最大的P2P租车公司之一,2018年软银投资前,Getaround估值1.7亿美金,在软银D轮领投3亿美金后,估值飙升至8亿美金。

其后,Getaround斥资3亿美金收购了欧洲最大的P2P租车公司Drivy。不过在2019年高速增长后,Getaround却在今年年初宣布裁员150人,相当于其总员工数的25%。

拉美版饿了吗Rappi:裁员+法律诉讼

爆发时间:2020年1月

2019年4月,软银领投Rappi E轮,投资金额高达10亿美金,投后估值更是达到25亿美金,相比上一轮翻了2.5倍。

在拿到软银投资后,Rappi迅速打开了9个新国家的市场,并把自己的送餐业务覆盖的城市提高到了100个。在一片利好消息中,今年一月份,Rappi突然始料未及地宣布在CEO和董事会成员的共同决定下,裁员300人。

此外,Rappi目前还面临着窃取商业机密的指控,三名哥伦比亚商人分别在哥伦比亚和加州起诉了Rappi的创始人。

更多负面消息...

据科技媒体Axios报道,包括Honor、Seismic、Creator等多家初创公司在内的创始人不约而同地抱怨软银愿景撕毁了他们之前给出的Term Sheet(投资条款)。

在创投界,一般给出投资条款说明基金已经决定投资,除非有重大非可预见风险或事件,否则基金不会随便撕毁投资条款。

这些反悔事件基本都发正在12月份,在被撕毁的合约中,最早的签订于6月份,这对于很多初创公司来说哪怕不是毁灭性的,也是伤筋动骨的打击。

千亿美金的软银愿景基金,采取的打法一直是巨额投资、吃下相当数量的股份并撑起公司高估值,而拿到充足弹药的初创企业,许多则走上了烧钱换速度的道路。

当Uber在二级市场遇冷,WeWork估值腰斩,越来越多的公司出现危机,软银是否能复制投资阿里巴巴的成功,越来越难以看清。

Photo Illustration: Eniola Odetunde. Photo via Yoshikazu Tsuno/Getty Images

在经历过这一系列的动荡后,软银愿景基金的CEO孙正义先生公开向自己所投的公司发声,要求他们减少在营收和用户增长上的关注和投入,转而将关注点放到健康现金流的增长。

这个可能也是全球主要市场的创业公司共同面临的一个转型趋势。

2019已经过去,2020刚刚开始。我们衷心希望软银愿景的水逆早点结束,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风投基金,在新的一年给创业投资行业带来更多的正能量。

参考信息源:

TechCrunch,Crunchbase,WSJ,Business Insider,Bloomberg

返回顶部